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顺天府秋闱填榜

2012年12月03日 04:48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顺天府秋闱填榜

晚清民初的顺天府贡院

李慈铭《越缦堂日记》起咸丰四年(1854),迄光绪二十年(1894),积40年心力,记载朝章国故,学术人心。在李慈铭生前,其日记所包含的丰富内容已为同时代人所认可,日记稿本也在朋友间阅读传抄。

光绪十九年九月十一日(1893年10月20日)是癸巳恩科顺天府秋闱的最后一天。明清两代每三年在各省省城(包括京城)举行乡试,考中者为举人。乡试因在秋八月举行,故称秋闱。考试地点在贡院,贡院又称闱,无论考生还是考官,进入考场都称入闱。乡试逢子、午、卯、酉年为正科,遇皇家万寿、登极等各种庆典举行的为恩科。光绪十九年恩科是为庆祝慈禧太后明年六十大寿举行的。

李慈铭自八月初六日以顺天府乡试内帘监试身份入闱履职,当九月十一日这天结束的时候,他像往常一样记下一天的见闻经历,使后人得以窥见顺天秋闱最后一天的详细情况。此时,阅卷已毕,录取名次已定,余下的任务就是在聚奎堂内拆封、对号、写榜、发榜了。

此日,作为正考官的翁同龢也有日记,却极为简单:“卯初开龙门,天将明填榜起,诸事迟滞,日落尚剩数名。戌初三刻填五魁,接填副榜,丑初二刻迄,送榜。丑正出闱。”此前,翁同龢已多次参与、主持过乡试、会试,加上这次,已经是他第八次入闱了,对最后一天纯技术性填榜工作早已失去新奇感,其记录简单自属情理中事。

而李慈铭此次参加顺天府乡试的内监试工作,却是他生平仅有的机会。李氏一生虽文名满天下,但科场经历却蹉跌不顺。先是经4次落榜后,于道光三十年22岁时考中秀才。后来20年间,历经11次落榜,于同治九年42岁时才中举。最后又历10年4次落榜,终于在光绪六年52岁考中进士。他因此刻了一枚“道光庚戌茂才,咸丰庚申明经,同治庚午举人,光绪庚辰进士”的履历闲章来表达其胸中的郁闷与科场的坎坷。

从李慈铭日记看,他此次入闱担任监试的工作范围是监督试卷的印制、内闱需求物资的供给、试卷的出闱与接受以及监督考官们的阅卷等。他没有阅卷抡才资格,当然也没有责任压力,比较悠闲,读书吟诗之外还可从容记他的日记。于是,就有了李慈铭日记中有关秋闱填榜的全景式扫描记录。兹以广陵书社2004年影印本转录如下,并以陈左高先生发表的《癸巳琐院旬日记》(《李慈铭〈癸巳琐院旬日记〉未刊稿》,《社会科学战线》编辑部编:《古籍论丛》,福建人民出版社1982年,第334-335页)为补充,补文以【】标识:

“五更,出坐聚奎堂,灯火灿然矣。启内龙门,延监临良詹事、孙府尹,提调李府承,外监试唐给谏、讷侍御入。(留外监试和、王两君守至公堂)仍封前后门,拆弥封,填榜。主考南面,监临在主考之西,亦南面。满内外监试二人坐东楹,汉内外监试、提调坐西楹,皆北面。堂中故事,以南北相对为居中之位,皆设帷案。东西两旁,分坐十八房,各九案,(今年左只八案)不设帷。东房之后,北隅为外收掌官案。西房之后,为内收掌官案。外收掌主对红号,内收掌主写试录。主考、监试中间,横设五桌为写榜之案,旁列两桌为拆弥封之案,皆书吏分职之。先从第六名起,既拆封,吏以朱墨笔,呈主考、监临、监试、提调验讫,付本房核对朱墨卷,写名条,然后一吏持条,环堂唱名,声引而长,唱毕,始书榜。凡朱墨卷姓名,主考分书之。房官所书之条,监临以朱笔点之。日中日晡,各设点心一巡,晚设酒馔果席,皆官给也。是年只出十七魁,建德周生学熙以南官中第十八。浙江中者八人,沈庆平,山阴监生;孟润奎,会稽附贡生,皆不知其人。余杭吴正声、炳声兄弟同登,皆礼部吴郎中景祺子。天津书院生徒陶喆甡等,中者十八人。【中皿都为四川灌县监生夏冕,南皿河为江苏元和副贡生杨光昌,皆名下士。百一名为牛棨,河南唐县增贡生。百五名为杨灦生,奉天吉林府学附生(即葆良房之夹察九)。破题辟老氏者,为八十九名湖南长沙监生章华,年止十八岁。】夜饭后,始填五魁,然灯数百枚。南元为孙师郑(同康),出黄学士(卓元)房,济宁所中也。解元马镇桐,冀州新河县廪生。一更后,填副榜,人疲烛烬矣。其末为四川遂宁监生韩延杰,收掌官错对红号,误拆弥封,遂以为四川德阳恩贡生方以直,既本房核对墨卷不符,始更正焉。【顺天乡试,直隶生员为贝字号。贡、监皆为北皿字号,河南、山东、山西、陕、甘五省附焉。满洲、蒙古为满字号。汉军为合字号。宣化府别为旦字号。承德府别为承字号。江南、浙、闽、江西、两湖贡、监为南皿字号。广东、广西、四川、云贵为中皿字号。官卷分北官、贝官、南官、中官、满官、合官字号。满官十人中一,不得过三名。南官、北官、中官、贝官、合官皆十五人取一,南官不得过二名。北官、中官贝官、合官皆不得过一人。今年贝官、合官俱不成,仍散入民卷中。凡官卷取中,皆于民额拔出。此皆科场掌故,世所当知者。】三更,对榜毕,监临钤印,每名俱以朱笔点之,始送榜出,并进呈试录,以中卷交礼部。与主司各官揖别,先后出闱,间亦有留俟明晨者。余归家已将曙矣。”

据此段日记,参以翁同龢记载,试将这天的工作场景复原如下——

这天一大早,5点不到,李慈铭已来到聚奎堂内,堂中灯火通明。5点刚过,打开内龙门,请入监临良弼、孙楫、提调李鸿逵、外监试唐椿森、讷澂之,另留两位外监试去守卫至公堂。其他主考官、同考官、内外收掌、众多执事人员即书吏,也都到位。然后封闭前后门,在天将明亮的时候开始拆卷填榜工作。

正副主考官翁同龢、孙毓汶、陈学棻、裕德四人面南而坐,监临良弼、孙楫两人在主考官的西侧,也面南而坐。满内外监试讷澂之等二人坐在东楹的位置,汉内外监试李慈铭、唐椿森及提调李鸿逵等坐在西楹的位置,都面向北。堂中的老规矩是,以南北相对为居中之位,都设有帐幔和案几。在这居中之位的东西两旁,分坐十八房,一边各有九案,今年左边只有八案,他们不设帐幔。东边房官的后面北角是外收掌的案几,负责对红号;西边房官的后面北角是内收掌的案几,负责写试录。

在主考和监试的中间,横列五桌为写榜用,旁边又有两桌为拆弥封之用,这些都由书吏这类的执事人员负责。

书写榜单的次序是先从第六名开始。拆封后,一书吏将红笔、黑笔写的评语记号分别呈给主考、监临、监试、提调一一检验,之后又给取此生的房考官核对其朱卷墨卷,由房考官写出一张名条,一书吏持此条围绕大堂高声唱名,唱完后,即写在榜上。如此一一依次进行下去。凡是朱墨卷的姓名由主考官们分别书写,房考官书写好名条,监临就用红笔点一下。到日落时候,尚有几名没有写完。李慈铭的学生建德周学熙中第十八名,他曾任山长的天津书院的生徒陶喆甡等十八人亦中,这对他来说是极感欣慰的。浙江中举的八人虽多不熟悉,但家乡子弟中举,显然也让他感到高兴。

中午、下午时分,各有一次点心供应,晚餐是酒席,这都是官府供给。

晚饭后,约十九点四十分左右才开始填五魁,此时大堂中点燃蜡烛数百枚。五魁是从第五名到第一名的次序填写。五魁出自哪位房考官,就在该房考官前的案几上放一对红烛,以示荣誉。此时,唱名的声音也特别高,书吏们纷纷去抢夺房官前的红烛以求吉利,这叫做闹五魁,是一天紧张机械工作中的一次高潮热闹场面。

填完五魁之后接着填副榜,此时人已经十分疲劳,蜡烛也已燃尽。副榜所取一般是按正榜五名取一名。填副榜到最后一名时,由于收掌官对错了红号,还出了一点小错,由房官核对墨卷时发现更正。

顺天乡试不同于其他省的乡试,除直隶生员外,各地贡生、监生以及众多官二代、官三代乃至官四代都可到顺天府参加乡试。这使得顺天府乡试规模浩大,不亚于会试场面,本年第一场入场的考生就达12000多名。因此,顺天府乡试的旧例是,直隶省的秀才都是“贝”字号,贡生、监生皆为“北皿”字号,河南、山东、山西、陕西、甘肃五省的贡生、监生都在其中。满洲、蒙古为“满”字号。汉军为“合”字号。宣化府为“旦”字号。承德府为“承”字号。江南、浙江、福建、江西、两湖的贡生、监生为“南皿”字号。广东、广西、四川、云贵的为“中皿”字号。官卷分‘北官’、‘贝官’、‘南官’、‘中官’、‘满官’、‘合官’字号。‘满官’十人中一,不得超过三名。‘南官’、‘北官’、‘中官’、‘贝官’、‘合官’都是十五人取一,‘南官’不得超过二名。‘北官’、‘中官’、‘贝官’、‘合官’都不得超过一人。今年‘贝官’、‘合官’都没有录取成功,这没有取中的名额还是散归到民卷中。凡官卷取中的名额,都是从民额中拔出的。

凌晨一点半左右,核对榜单完毕。因乡榜是张贴在顺天府尹署前,所以由监临顺天府尹孙楫盖上他的官印,上榜人员的名字都用红笔点过,才送出去张贴。其他进呈的试录、以中卷交礼部的工作也都完毕,随后闱内诸人相互道别。翁同龢出闱已在凌晨2点之后,李慈铭到家时天也将明。也有人就一直留在闱内,天明后才回家。

(作者单位:曲阜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