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2012那些速生速朽的网络流行语

2012年11月22日 10:18
来源:北方新报

原标题:2012那些速生速朽的网络流行语

一个词语就可以把你卷入一个时代。屌丝、逆袭、吃货、高富帅、重口味、躺着也中枪……2012,每一个流行话语,背后都站着一类人群、一段时事、一个热点话题、一种生活方式。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赫塔米勒就说,一些看似平常的词,都暗含精准的政治态度。语言的历史就是人类史、社会史。

那边屌丝已然进入主流世界,这边同样在舆论场掀起轩然大波的“元芳,你怎么看”却只打了几回照面。谁能在前仆后继的信息更替中站稳脚跟,谁又只能在短暂的热潮中速生速朽?正如语言学家强调:每一个热词背后都有一段故事,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流传。无论是早几年的“躲猫猫”、“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还是今年的“高富帅”和“屌丝”,那些正在帮助我们记住和解构这个时代和群体的热词,才能在已经被信息轰炸得分崩离析的人类注意力上,多抢得几天的眷顾。

屌丝、卖萌、重口味……哪个词在形容你,又在监控你的生活?

造词运动是即时参与的语言狂欢

当不够优雅的“屌丝”一词登上《人民日报》;当孔子的“吾日三省吾身”被无端加上“高吗?富吗?帅吗?”的后缀,一场发酵于网络的语言狂欢似乎从草根登堂入室,获得了在主流社会通行无阻的身份证。互联网给予了每一个个体成为自媒体的可能,而微博的出现则最大程度扩张了人们的网络社交半径,空前繁盛的网络“造词运动”席卷而来!在中国传媒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颜浩看来,新的造词运动实则基于网络平台,并在微博普及后尤甚。目前中国网民数量已达5.3亿,其中微博用户超过3亿人。作为自媒体的微博,为个人提供功能强大的独立空间,空前释放个人在线活动的自由,同时消除传播者和受者界限,激发了平民大众的创作和发表欲望。“在中国,微博充当的角色其实是一个公共空间,人们在众声喧哗中释放被现实压抑的表达欲望,很容易陷入一种即时交互的语言狂欢状态,因而新词也层出不穷。”颜浩认为,即便没有特定指向的词句,比如“元芳,你怎么看”也能短暂走红,实则是人们在狂欢中会不自觉地趋同“周围人都用,马上就会形成病毒式传播。”

而新词的速生速朽实际也同样基于网络本身的传播特点。中国传媒大学电视与新闻学院教授刘宏认为,此前词语来源只有字典和传统媒体两种途径时,词语往往具有权威性和稳定性,“但在网络传播中,信息就是靠不断更新来实现轰炸的,人们的注意力总是被新的热点转移,基于某个热点的新词自然也就更替迅速。”

2012年部分热词解析

你妹:

你妹是形容词,表达一种不是吧、晕之类的感慨。起源于日和漫画的中文配音。2010年,“你妹”就在网络里初露头角,2011年它大红大紫,2012年,仍被大面积提及,并逐步转向口语化。你妹体现了网络热词从流行到普及的滞后性。很多新词在网上已经过气了,但大众却刚刚接受并尝试使用,这也是为何“你妹”在今年仍然大热的重要原因,它已经从网络跨界到日常口语范畴。

高富帅:

2012年4~6月,是高富帅频现的高峰期。一时间,全天下的男人似乎只能被分为两类,即高富帅和矮穷丑。高富帅一词整整火了2012全年的时间,并且还有继续火下去的趋势。和高富帅相匹配的女生,一定是“白富美”。白富美相对于高富帅一样具备广泛流行程度,所有人都接受高富帅+白富美的结合,天造地设、门当户对、佳偶天成……这些词汇都是为他们而设计的。

屌丝:

意指外形矮胖矬,或者举止笨拙、猥琐。屌丝几乎开启了一个人种划分的新时代。没有屌丝这个词,我们都要开始疑惑,以前究竟是用多么复杂的体系去描述生活中切实存在的这类人。2011年前后它只是出现在百度贴吧,被一小撮人提及,2012年因为微博上一众单身宅人的自嘲,从小众词汇变成大众通行语。德国系列短剧《屌丝女士》的出炉,以及接着中国版《屌丝男士》的问世,更是把“屌丝”推至顶峰。

屌丝一词已然从一个搞笑网络名词变身成日常用语,矮穷矬和土肥圆等是其同义词,甚至可以大胆预测,屌丝顽强的生命力会使其录入下一次《新华字典》的新词入选名单。

重口味:

一个原本形容人吃盐多寡的词汇被广泛运用到生活各个层面多少有些让人失笑。也好,你可以在音乐、电影、书籍甚至人际社交当中都带着这个词穿行。重口也会叫你看透很多事情,自己如此“重口”,所有事都显得那么云淡风轻。在这个浮躁的世界里,重口味说明你对事情有热烈奔放的追求欲望,说明你对生活充满热情。如果你重口,那么恭喜你,你还没有被时代所抛弃。

卖萌:

卖萌是“萌”的引申词,就是“显示自己的可爱娇憨”。2010年出现了“萌”,本来是读者看到动漫美少女的“热血沸腾”,后来“萌”变成了形容词“您怎么可以这么萌!”,直到“卖萌”出现,它最终尘埃落定为名词,掀起全民卖萌高潮。2012年1月1日“卖萌”搜索量达到最高峰,在爷爷奶奶和孙子孙女聊天时熟练使用“卖萌”的今天,这个词还会存活很久。

表叔:

2012年8月26日,陕西安监局长杨达才在陕西车祸现场微笑,激起网民愤怒,随后人们发现他手上戴着价值不菲的名表,因而称他为表叔,而“表叔”一词也在紧接着的一个月达到它词生最绚烂时期。

而最讽刺的是,在表叔热潮未完全熄灭时,广州房哥(拥有20多套房的官员)又横空出世,所以别怪热词冷却得快,只因这世界变化快。

干爹:

2012年3月13日,某国内知名模特,在其新浪微博发表了其干爹在两会期间抽空为她庆生的微博,随后被广大网民转载、评论。其干爹也很快被网友“人肉”。此前因为郭美美,干爹有了新的定义,被讽刺为可以送玛莎拉蒂、可以给总经理职务、只求付出不求回报的绝世好亲人。干爹本指义父,现在自带暧昧色彩,容易被解读为背后暗藏男女关系、权色交易以及强大的利益链。

吐槽:

2009年2月9日,“吐槽”从动漫的台湾翻译里跳出来,就像相声中的捧哏,意思是在同伴面前不配合,故意说实话,追求意外性,如今变成了发表看法和抱怨。2009年3月,“小沈阳遭朋友吐槽:台下最怕老婆”时,基本符合吐槽本意,2012年7月海南小姐三甲引起了网友集体“吐槽”,“吐槽”在当天达到它诞生以来的最高峰。事实上,每逢春晚或选秀节目热播,吐槽一词都会跟着热度上升。

小清新:

《新周刊》曾这样描绘“小清新”,他们追求淡雅、自然、朴实、静谧,想在精神世界自我陶醉。如果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小清新”就快要被列入《新华字典》了,网上早已罗列了十几二十条“小清新”外貌特征,对于如何成功变身“小清新”有着严格定义,当然你也可以忽而“小清新”,忽而“重口味”。

有话不好好说的各种“体”

舌尖体:

起源于央视很红的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从而衍生出了一种“舌尖体”的网络文体,具体表现为舌尖上的XXX。

2012年4~6月,这个语体达到顶峰热值。各地、各界纷纷推出了各自版本的舌尖上的XX,比如,舌尖上的中国传媒大学、舌尖上的成都、舌尖上的深圳……

进入2012年7月,舌尖体开始慢慢淡出网络和人们视线,有人预测舌尖体会正式退出网络语市场,但是又有人反驳《舌尖2》正在抓紧拍摄,舌尖体很可能会蓄势重返网络。

元芳体:

元芳体具体表现为,元芳,你怎么看?其句式多为前面陈述一件事情,在最后会加上一句元芳体的疑问。来源于《神探狄仁杰》系列电视剧,剧中狄仁杰的口头禅正是,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元芳体真的是莫名其妙地红,莫名其妙地被讨厌。2012年9~10月,元芳体突然红了,各种媒体都引用元芳体作为标题或结尾。一个词被过度消费会导致两个结果,要么长存,要么消亡。显然,元芳体属于后者。

甄嬛体:

一部古装剧若能够影响大众的说话之道,哪怕只有区区数月,也是极大的成功。没错,这就是电视剧《甄嬛传》里白话文言文夹杂的甄嬛体。用这个体说话造句,一度是网民每天最大的乐趣。5月3日,随着《甄嬛传》收视率飙升,甄嬛体也成为时下最流行的说话方式。从天涯到微博到豆瓣到淘宝,都一片本宫本宫,全民穿越就是这么回事,流行了几个月,终于有人受不了了,大吼一声:“说人话!”然后世界又正常了。

杨坤体:

《中国好声音》刚刚出现时,大家怎么都没想到最火的导师会是杨坤,他凭借着“32”这个神秘而强大的数字,凭借着“看着我的眼睛,我真诚地告诉你,你知道你现在最缺什么吗?我今年有32场演唱会……”,用最直接的鼓励方式给许多观众和学员留下了梦魇般的深刻印象。

随后“亲,我是淘宝店主,等待让我的小心脏动一下的你,购买我们的产品,32场我就不说了,但是我们今年的超级优惠活动真的不止32场哦!”、“我是你的男朋友,等待让我的小心脏动一下的你。接下来我有32个旅游目的地,我会把你打造成为中国!最幸福!女友!”一夜间满网络都在飘荡这励志的味道。而随着节目的结束,无论是小心脏还是32场这些杨坤体标志性语言立即被忘记了,单纯依靠一个特殊时期出现的人和事为依托的“体”生命短得可怜。

莫言体:

2012年10月11日,中国作家莫言获得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用莫言体造句,为祖国争光”的口号被人们喊出来,短短一个月,“他手里拿着一双吃饭用的筷子”、“那是一直写字用的钢笔”、“现在我知道,他长了一双看东西的眼睛”等句式被广泛模仿改写。

郭德纲体:

2012年2月2日,郭德纲在微博上怒斥一段不良现象被认为是吐槽利器,用了一段不带脏字的排比句,发展出一种吐槽专用句式:“你编出花来,我也不……;你骂出血来,我也不……;你喊出人黄来,我也不……;你学出龙叫唤来,我也不……?”由此引发创作热潮,迅速开发出了包括减肥版、三亚旅游版、旧爱绝情版等。

90岁体:

90岁体接过元芳体的接力棒,几乎标志着网络流行“体”进入了更加简单的“套用”阶段,它更像是一个公式:90岁的X X(你的好友)躺在床上,我说:“想吃饭吗?”某某说:“没胃口。”我说:“要不……?”某某说:“不了……”我说:“听说……”某某说:“是吗?那扶我起来,去……我试试!”

90岁的韩寒听说郭敬明的消息赶紧挣扎起来,90岁的庾澄庆听说吴莫愁参赛赶紧要去选她,90岁的孟非听说乐嘉变性女生来《非诚勿扰》找男友,赶紧去主持,90岁的C·罗听好基友梅西说有好的发胶赶紧去试试……90高龄不过是夸张地表达“狗改不了吃屎”的道具,但这样的“流行体”速朽程度让人感慨,使用这个词到底是时髦还是土鳖,相差的时间不到一天。

每个短语都暗藏一种流行价值观

我又相信爱情了:

2011年,王功权私奔让多少网友霎时间感受到惊天动地的爱情,纷纷出言力鼎,“相信爱情”便是对该私奔事件的最褒赞之辞。实际上这个浮躁的社会让人们历尽千帆看太多,对爱情早就是一万个不相信,一个“又”字表达出人们的半信半疑、左右摇摆的心态。而2012年10月30日,王石净身出户寻求真爱,大家让该句式重出江湖。地产界老大为了女人愿意放弃一切,商人如此,或许人间还是有真爱的吧。

杜甫很忙:

2012年底评选的本年度最忙古人奖,杜甫全票通过拿了第一名。人教版语文必修课本中古诗《登高》的配图,经过网友加工涂鸦之后,杜甫既要飙车、射击、足底按摩、跳芭蕾,还要cosplay各种人物,有女仆、樱木花道、忍者神龟、雷锋等等,忙得要死。

这场发生在语文课本上的狂欢在3月26日到达顶峰,据说大家为了画杜甫,连语文课本都脱销了。

江南style:

韩国歌手“鸟叔”PSY的一首单曲,于2012年7月15日发布。9~10月,江南style从歌曲演变成流行词、流行体,数字峰值也到达其热度顶峰,紧接着某某style成为新的流行短句在网络和口头传播。比如微博和人人网热传的杨浦style、武汉style,理工科男style、屌丝style、学前儿童style……《江南style》也许会被后来的某神曲迎头追上而消失殆尽,但“某某style”这种体例将会存在一段时间。

我可以说脏话吗:

全国人民都要感谢3月22日上电视那位油价哥,当天嘉兴电视台的记者面对油价上涨随机采访路人时,他耿直地说出“我可以说脏话吗”,在遭到记者拒绝后,更表示无话可说。如此的无奈却恰恰击中所有人愤怒而无处宣泄的心声,“水价上升你怎么看?”“煤气费上升你怎么看?”也许有了这位耿直哥的启示,国人面对不想说的事情至少能够做到除了脏话无话可说。

毁三观:

这里的三观指的是人生观、世界观和价值观。毁三观是2012年下半年热乎出炉的网络新鲜词。其峰值在2012年10月到达顶峰。频现于微博、天涯八卦和城市论坛等。毁三观会红,是因为其高度概括性,形容一件事情极端颠覆自己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我们的价值观世界观真脆弱啊。

你懂的:

在网络当红动漫配音剧《搞笑漫画日和》当中流传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所有新闻事件被冠上“你懂的”引发众人无穷联想,作为网络时代浪潮中的一员,你应该比谁都懂。实际上,哪有那么多“懂得”,只是“我不是夜,但我懂你的黑就够了”。

你幸福吗?

2012年中秋、国庆双节前,央视推出《走基层百姓心声》特别调查节目,当记者把话筒递向打工者问,“你幸福吗?”打工者愣了下神,回复说“我姓曾”。引发网友疯狂转发。人们再度思考什么是幸福,它有影儿吗?“你幸福吗”最先导致《还珠格格》角色福尔康躺着中枪,网友快速反应该外来务工者心理活动一定非常强烈,因为其“内心流血咆哮,我不是尔康”。

躺着也中枪:

缩写为“躺枪”,出自周星驰的电影《逃学威龙》里的一句台词,意思是无奈自嘲明明躺着也被子弹打中。躺枪在今年的使用率呈波浪形走势,是明星最喜欢用来解释新闻的关键词之一,A和B分手,记者往往要猜测CDEFG谁是第三者,这几位往往通通都要自称躺枪了。每一次有新闻事件发生而产生焦点模糊的时候,躺枪这个词就会出现在大家视野中。比如韩寒代笔事件中,最初发难的麦田被大众所忽略,也被人戏称为“跳起来都没中枪”。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有人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是天字号第一劈腿男徐志摩写给终极小清新林徽因的一句诗,这么总结出来,忧伤思恋的两行清泪顿时化为一泡大鼻涕。这也是这句话的命运,刚诞生的时候无数文艺青年为其折腰,纷纷列为QQ签名、校内状态、微博简介、人生座右铭,恨不得文在身上,比《爱情买卖》这首歌还红。愤怒的青年们看不下去了,“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霹雳”的改编版一出,无人能出其右。(据《南方都市报》)

标签:屌丝 微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