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5年前1年赚10万,如今还挣这个数海外劳务输出输不动了

2012年11月16日 00:03
来源:城市信报

原标题:5年前1年赚10万,如今还挣这个数海外劳务输出输不动了

业务少、愿意干的人也少,海外劳务输出遇“寒流”。11月14日和15日,城市信报记者连续走访岛城多家外派劳务企业,多数企业的业务量大幅缩水,一家今年通过审批的企业自称整个行业都处于“半瘫痪 ”状态 ,“我们家一个打工者也没有送出去。”

根据市商务局在网上公布的有资质的外派劳务企业名单,城市信报记者拨打了其中10家企业的电话,听到城市信报记者想采访劳务输出情况,大部分都表示“情况不好”并拒绝接受采访。城市信报记者随后以本科毕业生的身份探访了多家外派劳务企业,了解到输出的劳动力八成以上去了日本、韩国、新加坡。

企业现状目前大多处于“半瘫痪”状态

市商务局的网站上公布了一份青岛市“外派劳务企业名单”,这份名单是随时更新的,截至11月15日,青岛市有资质的外派劳务企业有36家,其中三家是今年新审批的。城市信报记者拨打了这三家企业的电话。青岛海瑞国际交流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说,“没法跟你说情况好不好,我们到现在还没送出去一个客户呢,谈什么?”工作人员表示,他们公司还有其他业务,海外劳务派遣业务还没真正开展起来。

青岛市外国企业服务总公司的工作人员说得更直接,“现在大多企业处于‘半瘫痪’的状态,没啥好说的。”

根据名单,城市信报记者一共拨打了10家公司的电话,只有3家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青岛环太经济合作有限公司的情况相对较好,据一位姓胡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一年能送出去近300个打工者。不过,与往年相比,数量下降了不少 。“我们主要往日本派遣劳务,不过招的人少了,愿意去的人也少了。”胡女士说,不过目前的政策还未改变,公司有很多“老客户”,所以业务量还算可以。

城市信报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虽然已经做了多年的企业情况相对好一些,但整体上业务量都是大幅缩水。缩水到什么程度?大部分企业表示,“已经减半。”

随后,城市信报记者决定以一名本科毕业生的身份实地探访几家外派劳务企业,看看现在都有哪些人出国打工,到了哪些国家,收入如何。这样的企业在香港中路上有好多家,城市信报记者决定一家家走访。

11月14日下午,城市信报记者来到位于世贸中心的青岛国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整个楼道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很多房间都锁着门。敲门走进一间房间,三四个工作人员正在电脑桌前坐着聊天,房间内没有人进行咨询。

根据青岛市商务局网站上公布的地址,该楼内还有两家外派劳务企业,但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城市信报记者无奈下楼询问大楼的保安,保安说前段时间有的外派劳务企业倒闭了。随后城市信报记者来到福泰广场,楼道里也没人出入,找到青岛盛田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后,城市信报记者按门铃进去了,办公室里的工作人员正在坐着聊天、上网,还有人在吃东西,见到有“客户”上门咨询,马上有一个业务主管热情地跑过来接待。与投资移民公司的大力宣传不同,这里并没有什么宣传广告。

工作地点大部分去了日本、韩国、新加坡

“现在出国打工基本都到日本、韩国、新加坡,以前主要是日本,现在去韩国、新加坡的人多了。”青岛国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劳务代理介绍说,他们单位现在基本上只做去这三个国家的业务。

青岛盛田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邓代理也说,现在主要就是去日本、韩国、新加坡这三个国家打工。因为这三个国家基本上对打工者没什么要求,“你去了这三个国家的任何一个,都能看到不少中国人。”邓代理说。

据青岛国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新加坡劳务代理介绍,除了这三个国家,欧美、澳大利亚等国家也对外招工,但是比日本、韩国、新加坡有更严格的要求,更多地倾向于有一定技术的人,而且出国费用也要高出不少,所以很多打工者经过比较,一般都会选择去日本、韩国、新加坡,去别的国家的劳工一般是因为在那里有熟人。

采访多家企业后,城市信报记者了解到,日本以前一直是中国劳务输出的主要国家,因为受大地震等事件的影响,虽然政策没变,但是去的人明显减少,进而转向去韩国、新加坡打工。且到这三个国家打工的能占到八成以上。到德国、澳大利亚、美国等国家打工的人也有,但比较少。

出去都能打什么工?对于这个问题,有企业介绍说,大都是不用什么技术的工种,像是电子产品组装、水产品加工、农场养殖、种草莓等体力劳动。当然也有别的工种:厨师、泥瓦工、建筑工、缝纫工、司机等,但是这些工作需要有相关劳动经验或者技能的人来干。

“餐饮业、制造业、销售业是主要的用工行业,国外这方面的劳工一直都比较缺乏,用当地劳工成本太高。”青岛盛田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邓代理说,发达国家之所以愿意从发展中国家引进打工者,看重的就是价钱便宜,所以主要是一些劳动密集型的企业在“招人”。

青岛国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新加坡劳务代理说,国外提供的工作除了餐饮方面对劳工有语言水平的要求,其他工作基本没有什么要求,如果去新加坡做半导体装配工作,中介只培训半天或一天就行,面试很简单,在网上视频一会儿就算完事了。“餐饮、养殖、半导体装配、水产品加工之类的工作,要的人多,有体力去干就行。”

通过外派劳务企业出国的打工者中,青岛人并不多,省内出去的大部分是菏泽人、临沂人等。

工资水平 加班加点,年收入也就10万

背井离乡出国干活为的就是能多赚点,当城市信报记者询问,外出打工能够赚到多少钱时,得到的答案并没有预期的高。在日本、韩国、新加坡三个国家中,去日本的工资还算是比较高的,加班加点地干,年收入也就10万元。

青岛国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新加坡劳务代理举了个例子,去新加坡做麦当劳服务员,一个月能拿到8000多元。

之所以去日本打工的人多,主要还是因为当地的工资高。在日本的企业上班,加班费会高于日常工资,所以加上加班费,一年能赚10万元。

据青岛盛田国际经济技术合作有限公司的邓代理说,“如果去日本工作三年,除去吃住费用、交通费用、保险费用等,最少能带回来15万元。”

采访中,城市信报记者了解到,去韩国、新加坡的工资不及日本,但是去韩国、新加坡的好处就是可以续签,去日本三年后必须回来。相比这三个国家,去澳大利亚的收入可能更高,年薪能达到二三十万元,但要求也高,所以通过海外劳务派遣方式出去的人很少。

当听到城市信报记者称自己是本科毕业生,一位刘代理马上表现出不满的情绪。刘代理说,高学历的容易被拒。因为高学历的人与那些只有初中、高中学历甚至没有学历的工人做同样的体力工作,心态容易失衡。“下车间做体力工劳动,没有学历都行,只要肯吃苦、肯出力,干活麻利就可以了。”刘代理说。

“初、高中学历就可以,出国之前还要接受面试。”刘代理说,劳工要接受日本、韩国企业的面试,不仅要看劳工的语言水平,也要看这个劳工的人品,看看劳工是不是能吃苦耐劳、踏实肯干,因为这关乎到企业的形象,不合格就没有这个出国的机会。

在出国之前,外派劳务企业都会安排打工者进行语言以及一些风俗礼仪的培训,培训时间的长短根据个人情况的不同而不同。有的只需要一天,有的则需要3~6个月。“不过,你不用担心。因为我们这边为劳工提供的可选项目很多,这个雇主不用你,咱还可以找别的雇主。”一位工作人员说。

服务费用 中介费相差很大,可以帮着办假证

“通过面试后,我们会签一份合同,一次要签三年,也就是说,去日本的劳工要做满三年才能回国。打工回来后我们会退还1万元押金,这些押金不包含在我们的服务费中,我们的服务费是35000元。”刘代理说,“这三年,我们会一直提供服务,对工作不满或者受到那边企业不发工资,我们都会帮着处理,不会送出国就不理不睬。”

负责往新加坡派遣劳务的张代理说,根据从事的工作不同收取不等额的服务费,“比如说我们去年送劳工去新加坡做半导体装配工作,我们只收了8000块钱服务费,这其中包含了去新加坡的飞机票,可以服务两年。”

邓代理说,想要去日本工作得准备6万元,包含了服务费、培训费等,去新加坡的话要准备4万元。

随后,城市信报记者咨询了其他外派劳务企业,中介费相差很大,去同一个国家,高的要收取五六万元,低的可能只要几千元,主要跟打工者到国外所从事的工作收入挂钩。“去新加坡,收取1万元、2万元、3万元、4万元的项目我们都有。”一位工作人员说。

根据劳工技能水平的差异,一家企业将出国劳工分为WP、SP、EP三等。WP是最普通的劳工,做最基本的工作,不需要任何技能水平,一般对学历没有要求。SP是学历在专科到本科之间的客户,如果表现好可以允许其移民定居。EP级的就是大学本科以上学历的劳工,这类就属于高级人才,如果有特别的技能,更容易得到雇主的赏识,这样的劳工一个月能拿一两万元工资。

城市信报记者随后改称自己是高职院校未毕业的在读学生,称自己可能因为一些问题拿不到毕业证书,询问劳务代理可不可以帮忙办理一个假毕业证。该劳务代理说他们公司不办,但可以到外面找人帮着办理,不过办证的费用要额外交,可能出现的风险由客户自己承担。“帮你办证,大概要几百块钱。”该工作人员说。

遇冷原因 在国内就能挣钱,不愿出国打工

海外劳务输出为何遭遇“寒流”?城市信报记者采访了解到,首先是大形势的变化。“国外遭遇经济危机,大多数国家都希望你去投资,帮助当地人解决就业问题,而不是你去打工,跟人家的老百姓抢饭碗。”

青岛越洋出入境服务有限公司的刘德峰经理说,他公司现在主要做投资移民,之所以投资移民火了是跟国外经济不景气有关系,国外那些不景气企业的用工量肯定会减少,所以提供的岗位就少了很多。另外一方面就是,国内遭遇“用工荒”,国内打工者的收入在提高,尤其是“蓝领”,有的工资能拿到五六千元一个月,“在国内每个月能赚5000元,很多人就不愿意出国赚10000元了,出国的人肯定就少了。”

位于开发区的一家外派劳务企业的孙经理跟城市信报记者说,还有一个问题就是,“5年前年赚10万元,现在还赚这些钱,让不少打工者觉得出国打工没意思。”

去年,本报曾经做过海外劳务输出的调查,当时从市商务局得到一份权威数据:每年以青岛为跳板出国务工的人员近6000人。近几年,通过青岛的中介机构前往海外工作的人员超过两万人。

日前,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海外打工者数量已经出现下滑趋势。虽然各中介机构表示业务缩水,但全市的数据还没有统计出来,所以具体的情况他不方便说。

记者 尚青龙 实习生 徐洁 李红梅

标签:城市信报 劳务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