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罗丹背后的女人

2012年08月12日 23:18
来源:新快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罗丹作品《吻》

■罗丹作品《吻》

少年罗丹被手指间产生的立体空间迷住了,试着捏了一个人像,他听到了灵魂的锐叫。

潦倒的日子里,他认识了缝纫女工罗丝·贝莉。如花美貌,似水流年,都付予了这位艺术“荡子”。她甘心与他同居,拉扯两人的儿子,生活中无微不至地照顾他,管理他的账务,甚至,还要忍受,别的女子对他的情感的掳掠与侵吞。她永远站在他的背后,无怨无悔地等着他,和别的美艳女子纠缠累了,再回到她的身边,将他疲惫的头靠在她的怀里,酣然入睡。罗丝,一定让罗丹想到了姐姐玛丽亚,她们是同一种类型的女子,富有自我牺牲精神,为了所爱之人,甘愿付出全部。所以,对罗丝,罗丹可以不爱,却不忍丢弃。同居半个多世纪后,在他逝世的前一年,他还出人意料地和罗丝注册结婚,给她一个正式的婚礼,使婚姻合法化,这应该是他的人性亮点——虽然,直接造成了对天才女子卡米耶·克洛代尔的人生悲剧。

《米侬》,便是以罗丝为模特的青铜像。此时的她仍保留一头金黄的长发,一双美丽的大眼已经有些失神,她的五官依然不失精美,却没有多少生气。她扛起了生活的沉重,他才有更多精力用刻刀去刻梦痕。她很劳累,缺少快乐。包围着她脖颈的上衣的褶皱,就像汹涌在她冷静外表下的心事的起伏波动。

《最后的罗丝》,她垂着眼睛,在无限的时空里打着盹,时光太长了,她等待得太久了。她以常人难以相信的耐心守候着他,一心一意,忠贞不渝。她终于等得让高飞的鸟儿也充满了歉意,于是,她等到了她所要的一切,迟到的名分,迟到的婚礼。在那么多女人中,唯有她是笑到最后的赢家。她紧抿着薄唇,脸上,全是克制与隐忍,是情感长期消耗引起的消瘦与哀伤。

她是卡米耶的天敌。她的深海般的平静,是对抗卡米耶的卷起千堆雪般的激情的不二法门。遇到如此平静的女人,卡米耶注定败北。

《吻》,一个美的极致。这座大理石雕塑创作于1886年至1889年,那正是罗丹和天才女雕塑家卡米耶激情燃烧的年代。卡米耶是罗丹生命里最结实的馈赠,他俩在一起纠缠15年。她是虚心求教的学生,也是敬业的粗雕工、模特,更是忠贞的妻、灵魂的伴侣和灵感的源泉。但她终于因想求证独立的艺术品格及人格而疯狂。

在这场刚占有便已失去的爱情对峙中,卡米耶表面强势实则损失惨重,罗丝以地母式的宽厚不动一兵一卒而尽得城池,罗丹是结结实实的受益方。

失去了爱情,卡米耶躲在工作室里养伤;失去了卡米耶,罗丹依然情场得意,在雕塑界风光依然。

1915年,罗丹给忠实的妻子罗丝迟到的婚礼。微笑,在罗丝多皱的脸上灿然开放。那个以才华为砝码向自己挑战的骄傲的天才女子卡米耶,仍在精神病院里苦捱着,任红颜和才华一道枯萎风干。

画中有话

 
标签:罗丹 卡米 罗丝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