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安倍请胡德平传话有用吗?

安倍请胡德平传话有用吗?

安倍发出“缓和”信号同时日本在钓岛挑衅升级,错判习近平态度。

柳传志:我不难为政府

柳传志:我不难为政府

你是一个企业,只能顺应环境,你要强硬去做就会被灭掉。

《易见》赵薇特别节目

赵薇:我从不执着于金钱

我不想制造精神垃圾给观众;我不爱世俗美,从未打过瘦脸针或玻尿酸。

双重骗局

2012年07月08日 03:08
来源:现代快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除了麦道夫金融诈骗案外,美国还有一起涉案金额达4.5亿美元的“庞氏骗局”,这就是巴尤基金诈骗案。巴尤基金从1998年到2005年8月虚报收益,隐瞒损失,掩盖财务造假。该基金在2005年破产,负责人塞缪尔·以色列被抓捕起诉,判处20年监禁。

近日美国《纽约杂志》发布了对此案的研究报道,虽然塞缪尔本人也是金融骗子,但在巴尤基金诈骗案中,他成了一个精心设计的骗局的受害者。塞缪尔骗走了客户的钱,一个叫做罗伯特·布斯·尼克尔斯的人则骗走了他的钱。

□现代快报记者 李欣 编译

隐患

巴尤基金

急需弥补亏空

美国《纽约杂志》记者2008年首次在监狱中见到塞缪尔,因为巴尤基金诈骗案,他被判处20年监禁。在监狱中,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所参与的“欺诈游戏”,塞缪尔认为,它不仅关系到巴尤基金的未来,还关系到世界经济的偿还能力和世界各大政府的命运。虽然这听起来有些荒唐,但塞缪尔却十分相信。

根据塞缪尔的叙述,《纽约杂志》记者发现,凡是牵涉到能够求证到的资料,经证实都是可信的。除此以外,塞缪尔的叙述中还牵涉到一些加密文件、机密财务记录等,这些暂时仍无法求证。在被捕之前,塞缪尔实际上处于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跨国骗局的中心。一个欺诈大师精心设计了这一骗局,提供了足够多的似是而非的细节,因此即使像塞缪尔这样本身就是个骗子的人,也渐渐对这个骗局信以为真。

人近中年的塞缪尔是一个商品贸易传奇家族的后裔,他希望能在华尔街扬名立万。他从1996年开始运营巴尤基金,当时他在美国韦斯切斯特用不到100万美元的投资建立起了这个公司。从第一次年度审计开始,塞缪尔就一直在伪造巴尤基金的盈利——刚开始是为了掩盖黄金投资的失利,后来是为了隐藏每个季度累积的损失。塞缪尔告诉客户称,他发明了一种计算机程序,能够在几秒钟内预见未来走势,作出投资推荐,准确率为86%。根据巴尤基金的文件,该公司数年中的“盈利”印证了这个程序的预见能力:1997年巴尤基金1000美元的投资到了2004年初时增值为4000美元。

但这种良好的表现仅仅是一种表演,事实上,巴尤基金的损失已超过1亿美元,塞缪尔通过伪造盈利来掩盖了这些损失。巴尤基金有一个伪造的审计公司来帮助造假,当巴尤基金的票据交换所SLK公司清楚地显示出该基金的亏损时,SLK的母公司高盛公司忽略了对巴尤基金文件的检查。最终在2004年,当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要求查看巴尤基金的财务时,该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只能慌忙地伪造材料。

由于生活在巨大的谎言之中,巨大的压力给塞缪尔的健康带来了危害。他曾多次进行心脏手术,医生诊断他患上了心理疾病,需要服用多种药物进行治疗。“我的心中有个黑洞。”塞缪尔回忆道,“它一直重重地压着我——压在我的肩上、心里和脑海中。我总是被黑暗所围绕。”

塞缪尔迫切想要填补空洞,他希望找到办法尽快填补1亿美元的财务亏空。“我知道如果我把钱挣回来了,就没人会在乎我的欺诈行为。”他说,“这里是美国,只要你在赚钱,没人会在乎你怎么赚钱。”

利诱

诈骗大师提供“生财之道”

塞缪尔开始病急乱投医,在一次投资者会议上,塞缪尔的首席财务官认识了Debit Direct公司的广告人员杰克·奥哈洛伦,并把他介绍给了塞缪尔。满口谎言的奥哈洛伦告诉塞缪尔,自己是一个甘比诺犯罪集团头目的私生子,正在写一本关于肯尼迪被刺真相的书。塞缪尔向Debit Direct公司投资了200万美元。

几天以后,奥哈洛伦把一个名为罗伯特·布斯·尼克尔斯的人介绍给了塞缪尔,并声称尼克尔斯知道一种能帮助塞缪尔投资盈利的方法。奥哈洛伦说尼克尔斯对中情局的内幕十分了解:“他是这个世界大秘密的守护者,这也是他至今依然活着的唯一原因。”

后来塞缪尔在网上搜索了尼克尔斯的资料,资料显示,尼克尔斯是中情局杀手、非法军火商,有黑社会背景,同时还是一个骗子,他跟过去30年中美国政府实施的每一个阴谋几乎都有关系。但真正引起塞缪尔注意的是这样一件事:网络资料显示,在20世纪80年代,通过门面公司,中情局偷偷售卖一个名为“PROMIS”的程序,针对的买家是银行和像美联储这样的金融机构。然后,通过程序中的一个“缺口”,中情局秘密监控金融交易数据。

“我脑中灵光一现。”塞缪尔回忆道,“如果我有了PROMIS,我就能追踪金钱的流向,就能知道美联储的内部运作。如果是这样,我就能在市场之前作出反应,就能主宰市场。我将能赚很多钱,它将成为真正的内幕交易。”

2004年春天,塞缪尔在伦敦的多切斯特酒店首次见到了尼克尔斯。尼克尔斯告诉塞缪尔,当今世界中看起来最强大的机构——美国政府、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实际上都是门面机构。“在世界上政府机构的内部有个秘密政府在运作。”尼克尔斯说,“他们运营着一个秘密的交易项目——高收益市场。只有一些被选中的人才能参与到这个项目中,它的收益非常惊人。所得款项被用于资助秘密行动、开展战争、贿赂外国政府等,我不知道能否将你带入这个市场中,不过我认识能带你进去的人。”

尼克尔斯把这个秘密团体称为“上流社会”,一些大型金融公司,比如高盛、德意志银行、瑞士联合银行等在这个秘密市场中也有业务。尼克尔斯说,美联储是一个私人公司,目的是为了掩盖美国政府破产的事实,如果塞缪尔能进入这个市场,那么他的钱在几周之内就能成倍增长。塞缪尔认真地倾听着,慢慢从怀疑变得兴奋,他轻信了尼克尔斯的话,并表示想要加入这个秘密市场。

上钩

巴尤基金汇给骗子上亿美元

2004年4月14日,巴尤基金将1.5亿美元汇入伦敦巴克莱银行的一个账户,塞缪尔相信“每10天就会收到100%的收益”。尼克尔斯向他解释称,在这个高收益市场中投资是毫无金融风险的,唯一的风险就是塞缪尔可能随时都会被来自对手阵营的人杀死,目的是为了控制这些利润丰厚的债券。而他们自己阵营的人,尼克尔斯告诉塞缪尔称,包括约翰·卡迪西和奈杰尔·芬奇,尼克尔斯曾在伦敦将这两人介绍给了塞缪尔,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尼克尔斯雇佣的参与骗局的“演员”。

尼克尔斯告诉塞缪尔称,芬奇曾是英国军情六处特工,在伦敦开一家古董店,现在是英国皇家艺术学会成员。卡迪西曾是中情局情报站站长,在越战期间曾是美国空军飞行员。尼克尔斯说,这些人多年以来一直在物色有钱人加入秘密市场,但都没有收获。现在,有了塞缪尔的1.5亿美元,他们就能得到进入市场的机会。秘密市场的交易除了能让他们都变得异常富有之外,还能改变世界。交易者只被允许保留一部分利润,因此任何阵营都必须建立属于自己的慈善机构,用掉这些多出来的钱。尼克尔斯告诉塞缪尔,他们的交易中多出来的利润将被用于治疗艾滋病的慈善事业。

接下来的几个月,尼克尔斯带着塞缪尔在伦敦寻找进入秘密市场的“内部通道”,并向他传授一些“知识”。“政府多年以来一直向人们隐瞒真相。”塞缪尔记得尼克尔斯曾对他说,“你认为掌控局势的那些人——政治家、银行家、外交官——甚至都未能抵达食物链的中层。”塞缪尔说道:“我听说过世界掌握在5大家族手中。”“是13个家族。”尼克尔斯纠正道。

2004年7月,尼克尔斯宣布自己在德国找到了一批债券,塞缪尔必须立即行动,把钱汇入位于德国汉堡的一家银行中。实际上塞缪尔把钱汇出之后,尼克尔斯就能拿到这些钱,为了令塞缪尔相信他的骗局,尼克尔斯还精心策划了一次在汉堡的会议,安排了一些来阻击塞缪尔的“刺客”,至此,塞缪尔终于对尼克尔斯的话坚信不疑。甚至在7年以后的今天,塞缪尔依然相信尼克尔斯和他所说的能够影响世界的秘密市场。

那么尼克尔斯到底是谁呢?根据1978年的一份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尼克尔斯是一个职业诈骗犯,但他跟情报机构确实有着某些不明的联系。报告显示,尼克尔斯曾被授权生产G-77冲锋枪,他自己曾声称被送往瑞士3年,学习情报知识。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总结道:“尼克尔斯应被视为危险分子。”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