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潜逃犯“漂白身份”为何屡屡得逞?

2012年06月09日 08:17
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张大辉

在浙江涉罪的嫌疑人逃亡13年后,成为江苏省张家港市委党校副校长,这个消息近日经媒体曝光,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横店影视名角竟是潜伏13年的袭警疑犯、涉嫌杀人的董燕摇身变为董文艳并办理了正规身份证,联系到近年来频频发生的此类案件,人们不禁要问:在逃犯罪嫌疑人“漂白身份”为何屡屡得逞?到底是谁在为他们“漂白身份”提供方便?公安部“清网行动”能否堵住这些“漂白身份”的在逃犯罪嫌疑人?

嫌犯逃亡13年摇身变为党校副校长

5月28日,“嫌疑人成为党校副校长”一案主角,曾经化名高山青的史宝月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受审。13年前,史宝月是轰动全国的“金华税案”的犯罪嫌疑人,案发后潜逃。

1990年代初,史宝月下海经商,先后在金华开发区和磐安县注册成立了4家公司,为多家公司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32份,价税合计1908万余元,从中收取2%至2.5%的开票费。为避免多交增值税,1994年11月,史宝月从江西买了24份江西省增值税专用发票,为自己的公司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合计843万余元。“金华税案”案发后,史宝月被网上通缉。

13年后,化名为高山青的史宝月,已成为江苏省张家港市委党校副校长,获得了诸多荣誉,仅全国性奖项就不下50个。在他的履历登记中,其为江苏武进人,2011年43岁(事实上应当是50岁),高级编辑,在读博士研究生,拥有复旦大学、中山大学等名校的毕业证。正当史宝月风光无限时,公安部开展的“清网行动”将其锁定。2011年9月,史宝月被江苏警方抓获。

当年“金华税案”案发后,史宝月第一站逃到了成都市,花了1万元,通过办假证的广告,办理了居民身份证、户口本、大学毕业证等假证件。2008年6月,已经把身份“漂白”的高山青进入张家港日报社工作,2010年4月,担任张家港市委党校副校长。

横店影视名角竟是潜伏13年的袭警疑犯

无独有偶,此前媒体曾经曝光过横店影视名角竟是潜伏13年的袭警嫌疑人,同样引人关注。

2011年12月8日,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警方在浙江省东阳市警方的配合下实施“清网行动”,演员张国锋在东阳横店影视基地被抓获。张国锋的真实身份是潜逃13年、实名吉思光的袭警犯罪嫌疑人。

在近几年热播的电视剧《潜伏》里出演保密局档案股股长盛乡,在《神医大道公》剧中饰演大太监崔然,在《少林猛虎》剧中出演方丈,和大牌明星刘晓庆等在《武则天秘史》、《唐宫美人天下》等剧中共同出演角色并有多部片子等待其出演的“演员张国锋”,在横店影视圈子里是被多位导演看重的前途无量的名角。

1998年12月6日晚,齐齐哈尔市公安局铁锋分局警察杨琳陪同妻子正在街上走路,突然4名歹徒从后面跑上来对他们实施抢劫。面对亮明身份的杨琳,吉思光的同伙刘先鹏并未停手,朝其刺了两刀,另一同伙李明则夺下杨琳随身携带的手枪,魏长江在后来将枪支藏匿起来,吉思光干脆抢劫了杨琳的妻子。后来,刘先鹏、李明、魏长江等三人陆续归案,吉思光却一直逍遥法外。

2007年10月中旬,案发后已经奔波多地的吉思光跑到横店影视城,用假身份证复印件在横店派出所办了暂住证,又拿暂住证去“演员工会办公室”登记后领了“张国锋演员证”,这样开始在影视城发展,从此有了安身之地。

把“清网行动”落到平时,让“漂白身份”无法得逞

据公开的数据显示,公安部于2011年12月16日结束了近7个月的“清网行动”,共抓获A级通缉令在逃人员16人,B级通缉令在逃人员174人,部督在逃人员201人,潜逃10年以上的2.3万人,从77个国家或地区劝返和抓获重大在逃人员900多人。

在公安部“清网行动”中抓获的形形色色在逃嫌疑人中,有陕西省淳化县城关派出所原所长张浩林,他为因涉嫌杀人而在逃的女嫌疑人董燕更名为董文艳,并办理了身份证;有13年前酒后刺死他人外逃,2010年11月用另一名字出现在一档电视相亲节目中被观众认出并报警,半年后落网的东北人吴刚;有10年前将妻子打成重伤被网上追逃,后改名进入安徽省利辛县公安局看守所从事管理犯罪嫌疑人工作,被捕时身着警服的王治家;有贩卖17名女子后潜逃32年,归案时已是商界富豪的王明亮等。

“清网行动”的成果是明显的,令人振奋的。但行动结束了,却带给人们更多思考。

“问责给力是这次‘清网行动’取得重大战绩的主要因素。”致力于研究法与社会问题的清华大学教授高鸿钧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的很多问责制度常常流于形式,一旦认真起来,任何事情都会立竿见影。”高鸿钧指出,这次全国范围内的集中行动除了高层领导高度重视,广大公安民警积极行动,人民群众积极参与配合外,最为关键的就是公安部对下级公安机关实行了从严问责,动起了真格。

“这次行动也暴露出一些问题。譬如,在逃人员更改姓名是如何逃过有关部门监管的,一些不复杂的案件为什么只有在上级督办后才得以侦破,没有上级的压力后如何做到自律,等等。”高鸿钧特别指出,屡屡发生的在逃人员“漂白身份”案件,应当引起高度警惕。因为这些案件的社会危害性更大,更具有隐蔽性,也暴露出一些单位在识人、选人、用人方面存在巨大漏洞。高鸿钧指出:“只有人人负责,把严厉打击犯罪的各项工作做在平时,把短期、集中的‘清网行动’落实到平时,在逃人员‘漂白身份’也才不会得逞。”

 
标签:漂白身份 潜逃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