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无标题

2012年06月07日 05:43
来源:城市信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嗨,别看那些忽悠我的评论,那都是书上胡写的。”林楠摆了摆手,“什么一手拿枪、一手拿笔啊,这两手都占着了连厕所都上不了了,呵呵。”

“哈哈,你真恶心。”雪晨笑。

“说说你吧,为什么叫雪晨呢?”林楠问。

“嗯,这个简单啊,要说我和姐姐出生那天,正好是一个早晨,据说我妈妈生我们的时候天空就开始飘雪,等我们俩出生的时候,产房外面的世界都已经一片雪白了,特别美,所以我妈妈就取这个意境,叫我姐姐雪娟,叫我雪晨。”雪晨慢慢地说,仿佛眼前就是那场美丽的大雪。

“啊,你们的妈妈一定很爱你们。”林楠微笑。

“我妈妈……”雪晨停顿了一下,“已经去世了……”

“哎,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林楠关切地说。

“没事,妈妈是在我们很小的时候去世的,所以现在我对妈妈都没有什么记忆了。”雪晨说。

“哦,那你们姐俩也真不容易。”林楠点头。

“呵呵,所以啊,我们姐俩是相依为命、缺一不可的二合一。”雪晨说着就做出了一个奥特曼的动作,那样子可爱极了。

“嗯,你们俩在一起一定很快乐。”林楠笑着说。

“是啊,不不不,应该是曾经是吧。”雪晨补充了一下,“原来我们是二合一,密不可分的,干什么都在一起,可现在不一定喽,姐姐有小严了,就没那么多时间陪我了。”

“小严?”林楠问。

“是啊,我姐夫啊。”雪晨说,“巨温柔,人特好。”

“哦……”林楠想想,该是自己那天看见的那个人。“那你觉得什么是快乐呢?”林楠问。

“快乐?”雪晨顿了顿,“快乐就是现在我要吃一根‘小神童’。”

“小神童?”林楠不解。

“雪糕啦,大叔……”雪晨笑了。

过去的总会过去,就像归于荒漠的尘土,无声无息。在回忆中看透过去,亦看透自己,在寂寞中期盼温暖,亦把自由放弃。一次次擦肩而过的收获,都寄托在了对明天的期待上,而两手空空的赞誉,只是满载而归的错觉而已。于是乎走走停停,将喜怒哀乐作为一路上的记号,于是乎跌跌撞撞,将爬起作为跌倒的动力。时光穿梭在自己变老的脸颊上,越发凝重。

那些阳光灿烂的蓝天白云,可以重复却不会相同;那些阴雨绵绵的清冷夜晚,味道不同却感觉无异。自己的改变来源于内心的成长,而自觉的妥协来自于心灵的宁静。到底是自己驾驭自己的生活,还是该找个驾驭自己的人;生活是为了心灵的丰满,还是肢体的获得。一切一切只有自己把握,没有老师,没有指南,更没有范例,有的只是一次次迷失后的选择,一次次惶惑后的坚定,于是我们长大、成熟、变老、衰亡,直至有一天一声叹息:不过如此……

生活有时像一支离弦的箭,有的目的明确,有的盲目飞奔。到底什么是生活的真谛?平平淡淡、真真实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以别人评判为鞭策,不以别人感受为依据,对待谋生的工作可以如鹅卵石般圆滑,而对待乐生的生活该像河流般清澈,这些熟悉的字眼有时只是传说,我们要做的,只是要将悬空的双脚踏在地上。

25、爱情,水深雷多

晚上十点了,三居室里的三个小警察还是没有一丝困意。

按那海涛定的规矩,今天该章鹏负责收拾屋子了,而章鹏却最晚回来,一点没有动手的意思。

“哎,你丫动动,跟猪窝似的,你看还有下脚的地方吗?”那海涛催促章鹏。

 
标签:雪晨 林楠 标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