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特立独行的王小波

2012年04月05日 02:38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小周

诗意荡然无存的这个年代里,我们不得不追寻着世俗大众的兴趣,而远离了自己的内心的真实喜好,王小波是一个例外。

许多年来,我们的内心世界都是荒芜的,这就是我们的文学丢失了他应有的精神目的的原因。而我们在这些虚幻的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甚至是垃圾的作品里找寻着精神,在情节的有趣里找寻着刺激。多年来,我一直试图远离着这样的小说,希望能靠自己的执着找寻到美的艺术的路径。可是到最后发现在艺术的殿堂里,没有所谓最高雅与最庸俗的区分,最俗的东西也许就是最高雅的。

第一次看王小波的文章是那篇《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喜欢到极点,从此开始读他的杂文和小说,《沉默的绝大多数》,《黄金时代》……在小资文流盛行的今天,王小波的文章着实可以给我一股清凉独特的风味。王小波的《红拂夜奔》,在一些评论家的口里被描述成:在历史的纸堆里寻找想象一个粗口,而这里面的想象空间挺大,甚至可以允许你胡扯。但如同我们在高楼大厦上仰望夏夜的群星,美妙动人。我喜欢《红拂夜奔》,字里行间有一种悠然的闲适,一种疾狂的想象力支撑着小说,孤独而唯美。他的长篇小说是个人性情的一次批现、展驳,如同摇滚。在本质意义上开拓了一个小说艺术时代。

我们需要纯文化,奔流的河一样的感觉,就是读王小波的文字时的感觉。王小波文字盛行是对逝去永不复返的事物的怀念,如同风的流向。我喜欢他的风格,给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写作方式和创作思路。年轻而高贵的思想是世俗所无法掩挡得了的,读他的文字使我想起了年轻时在街上的等候,这样的等候是多么的迷人。

小说是探讨可能性的文体,这是王小波给我最大的启示。当然有人不喜欢小说这样,或许在他们看来,可能性意味着不确定、不受控制、危险等等。对于这些人来说,世界只要一个就够了,世界的面貌也只呈现一种就好了。现代转型期的中国最缺乏的就是思想启蒙,而骑士一般的王小波却用最通俗的文字来给我们以醍醐灌顶。他是给予我们慧根的人,就凭这一点儿,在现在这样的社会时期,足以让我们永远纪念他了。

一位中学生告诉我:“王小波被太多人误读了,但他一定是不朽的,也可能是空前绝后的。”王小波的伟大之处在于他不但试图解构传统秩序,更在于努力要建构一个更加合理的秩序。王小波以性来描写是对中国现实和传统的颠覆,我这种理解绝不是哗众取宠,我想王小波的这种写法也肯定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他的一部分职业是研究社会学的,王小波这种试图颠覆传统秩序的努力渗透进了字里行间,他的思想已经不能用传统的文字来表达了。王小波受卡尔维诺及卡夫卡等人写作方式的影响很深,从王小波的作品中我能看到的是一种逻辑严谨的浪漫,一种数字化的图腾。王小波也许不是大师,不是主流作家,但是他和古龙一样,属于鬼才级别的人物,世界上只出现过一个王小波,以前不曾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了。

小说是起源于生活,是原始文本,是一种引发灵魂思考的辅助记载,是一种真实再现,是老来时的回顾。是真实生活的独创的讲述,是沟通,这才是小说的真实境遇。王小波的伟大之处在于当性在他的观念里已经不是什么道德障碍时,依然会有读者去为自己设置这道障碍。他的语言我更多的感觉是真实、直率,而不是下流。看看卡尔维诺的长篇和短篇之间的区别,就知道王小波那不叫流俗化,那是优雅的另一种形态。借用当年鲁迅的文字来揶揄一下某些所谓的评论家: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到易,道学家看到淫,才子看到缠绵,革命家看到排满,流言家看到宫闱秘事……”

王小波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可圈可点,抚慰了一大批人的心灵。他的杂文也是犀利的,也是无畏的,这一品性在现在的文人的作品中越来越少了。

无论思想还是行文,积累还是机智,品位还是洞察力,王小波是真正有理智有智慧的人。

《王小波全集》译林出版社出版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