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钱其琛拿软钉子噎住葛罗米柯

2012年03月12日 10:00
来源:北方新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葛罗米柯是苏联著名的外交家,有“苏联政坛不倒翁”之称。二战期间,他成了斯大林的主要外事顾问,参加苏美英三巨头的三次会晤,为捍卫苏联的利益不遗余力,被西方视做“苏联外交强硬派首领”。

葛罗米柯每次花四五十分钟与我国外交部领导人交谈,而且大部分时间归他,留给我方的时间很少。他总是先讲,干巴巴的,连句客套话也不肯说,我方往往还没讲几句,他就不耐烦地打断,冷冷地说:“你们党的立场我清楚”,“我今天所讲的,请向你们中央报告”,说罢,就立即起身离场。

1983年春天,葛罗米柯在莫斯科会见钱其琛副外长时,并未谈及中苏关系本身,而是出乎意料地抨击起美国来,说美国人的打击目标是整个社会主义体系,既要搞垮苏联,也想整垮中国,讲话的口气相当硬。然后,他把话锋一转,冰冷地说:谁好谁坏,应从中得出结论;究竟该与谁发展关系,应作出明智抉择。钱其琛听后并没有过多理会他,只回敬了一个软钉子:中国与美国及其他西方列强进行严重较量的时间最长,对于它们,我们中国人最了解。他还一一列举出侵华八国联军的国名,随后也冰冷地说:对于如何与美国及西方列强打交道,我们最清楚,停顿了一会儿后也冰冷地说:“中国人不需要教师爷!”

回到宾馆后,钱其琛在院子里边走边对陪同人员说:“好一个教师爷!我刚才回敬他两句,好像也就把他给噎住了,真是自讨没趣!”

葛罗米柯不喜欢中国的改革开放,甚至“从根上”加以否定。读葛氏某些言论时,从字里行间就可以感到,连“改革”、“开放”这些概念,他都很讨厌。1984年秋天,中国副总理兼外长吴学谦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会见葛罗米柯时,很真诚地说:中国的对外开放是全方位的,既对西方,也对苏联,亦对东欧各国。“开放”这个字眼,似乎一下子触到了葛罗米柯的某根神经,他一听就把脸沉了下来,眼珠子滴溜滴溜地转了三四秒钟之后,冷冰冰地说:“我们对此并不感到受鼓舞!”会见后,吴学谦愤愤地说,都什么年代啦,他这个人的思想还那么僵!(据《世界报》)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