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抗战老兵,我们没有忘记你们

2012年02月20日 08:42
来源:晶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深圳志愿者梅州探访抗战老兵,用爱抚慰他们的晚年

李妍琦 周子珈

  谢德华

  谢德华

  黄德祥

  黄德祥

  杨达祺

  杨达祺

  郑军炜

  郑军炜

  李雪萍

  李雪萍

  余立

  余立

  黄浩长

  黄浩长

  叶植进

  叶植进

  (左)黄埔同学会证书内页。

  (左)黄埔同学会证书内页。

  (右)余立老人当年在黄埔军校时的照片。

  (右)余立老人当年在黄埔军校时的照片。

  志愿者海少、阿茹为谢老戴上纪念章,讲述挂历中的照片。

  志愿者海少、阿茹为谢老戴上纪念章,讲述挂历中的照片。

  老人们居住的老屋,楼梯很狭窄。

  老人们居住的老屋,楼梯很狭窄。

晶报记者 李妍琦 实习生 周子珈/文

(图片由关爱抗战老兵网志愿者拍摄)

六十多年前,风华正茂的他们,怀着保家卫国的理想,远离家乡,奔赴战场,为民族独立、自由而浴血奋战。他们中的很多人,从此再也没能回到家乡与亲人团聚。活着走出战场的英雄们,如今已白发苍苍,步履蹒跚。有一群“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用自己的微薄之力,寻觅老兵踪迹,记录老兵抗战历史,尽所能改善老人生活,满足老人心愿,用爱抚慰他们的晚年生活。

这是一个不该被遗忘的群体,他们是民族的英雄,他们理应得到却没有得到认可,翻开这段尘封的记忆,他们应该得到尊重与关怀。”

——专门为抗战老兵拍摄的纪录片中有这么一句话,这也是关爱抗战老兵网的志愿者们共同的心愿!

2012年2月10日,3辆小车承载着兴奋和期待由深圳向梅州驶去。一群“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发起的此次寻访活动,源于从黄埔同学会得到的一份名单,名单显示在梅州市五华、兴宁、丰顺三县还有多名抗战老兵在世。记者以志愿者身份参与了此次寻访。

“我们年前得到名单时就准备出发,临时两位队员身体不适,才推迟到如今。”负责人胖哥说,“希望老兵们都还健在,我们经常接到新的线索,但可能像这次一样,只知道老人住在哪个村,没有电话,甚至连名字都不确定。”像这样地毯式的搜索很普遍,对志愿者们来说已是常事。“这次来,主要是想看看老人的生活是否需要帮助。这也是我们第二次来梅州。”

贫困老兵急需资助

2月11日上午,记者一行4人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南口镇侨乡村。经村民指点,找到了山脚下一所遗弃的老房子。名单上第一位的谢德华老人就住在这儿。谢老曾参加过国民革命军第62军452团,1944年增援衡阳方先觉第10军,战斗惨烈,担任副团长的同乡钟景湖不幸阵亡。1949年10月江门起义,战役结束后,谢老返回梅州老家。

踏入大门,只见庭院内杂草丛生。记者一行人进入低矮黑暗的小屋,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面而来。屋里潮湿、凌乱、窄小,没有落座的地方。从村民口中得知:谢老本有二子二女,但由于一些现实原因,现独居在此,生活全靠自己料理。100多年房龄的老房子里没电没水,烧的是蜂窝煤,点的是煤油灯。老人家没有固定收入,仅靠儿女有限的接济和自己养的两箱蜜蜂。

虽年过九旬,谢老身体还算强壮。与志愿者谈及抗战经历时满脸激昂,忆及同乡阵亡难掩伤悲,庆幸自己“好彩,没死”。当年的起义证书和黄埔军校学员证早已在动荡中遗失,但是1987年后补发的证书谢老都仔细珍藏,他小心翼翼地捧出来给大家看。

志愿者把纪念抗战胜利65周年纪念章和“国家记忆”关爱抗战老兵论坛挂历送到老人手中,“怒潮澎湃,党旗飞舞,这是革命的黄埔”,志愿者将挂历翻到黄埔军校那一页,老人便情难自禁地唱起了熟悉的校歌。

老人们更需要心灵慰籍

志愿者阿茹将纪念章上面刻着的“献给为我中华独立自由而浴血奋战的老兵们”字样读给老人听,“你们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我们本以为老人会因这份迟到的承认感动落泪,没想到老人反而哈哈大笑,连连摆手,“我不是什么英雄,只是一个普通老兵。”

这是发生在92岁的杨达祺老人家里感人的一幕。杨老1937年入伍参加淞沪会战,14年抗战,从南到北,战斗履历辉煌显赫,抗美援朝归来后被安排在山西榆次担任教育局局长,1958年被认定为历史反革命,妻离子散21载。

杨老的军人风骨犹在,提起往事也已云淡风轻,得知我们此行的目的,不忘告诉我们,蕉岭与兴宁是当年的兵源大县,应该好好到那边去寻找……“我们一定去!”听到志愿者的回答,老人又一次笑了。

老人眼睛不好,因近期得过中风,现基本卧病在床,在我们和老人及其家人商量是否需要请位护工或将老人送往敬老院时,杨老频频摇头,当地志愿者半空翻译说:“老人说‘国家强大了,他离休了,有人来看他,他已经很高兴了。’”最后,老人还是婉拒了志愿者的资助。

“与经济资助相比,心灵的慰藉更为重要。”志愿者海少对此深有体会,志愿者筹集善款制作的纪念章和挂历,老兵们收到总是很高兴,会把它们放在家中最显眼的地方。“我们希望将这枚不是勋章,却蕴含着晚辈敬意和感激的纪念章送到老兵手中,传递一份赤诚和尊重!”

身份被承认是一辈子的愿望

2月12日上午,当地阴雨绵绵,志愿者的心情也很沉重。因为接到消息:名单上的一位老人在9天前去世了!老人一直身体很好,去世毫无征兆,“要是你们早几天来就好了”,老人的女儿说,父亲临走前,仍放不下自己曾是一名“国民党兵”的历史。“我无愧于国家,有愧于家人。”这位父亲留给女儿的话令在场的人如斯痛心。

不是每个老兵都这么幸运,能在有生之年被寻找到、被承认。此次寻访,名单上的两位老人已与世长辞。“我们还是来迟了一步。”志愿者阿茹虽然常遇这样的情况却还是难掩悲伤。“我们要在老兵们感觉到,社会承认他们的抗战功绩,党和国家承认他们的抗战功绩。”

“留给我们的时间的太短了,我们现在不缺说话的人,缺乏的是有行动力的人。”志愿者大侠说,目前一二线城市容易聚集人气、财力,而老兵比较多的农村地区志愿者反而很少。当地志愿者除了能解决语言不通的问题,还是我们的“活地图”。

“关爱老兵也属于小众行为,不是每个老兵都有凭证,我们会认真听每一位老兵诉说,鉴别话中的细节,做志愿者需要对抗战的历史非常了解,从中可以分析出真伪。”胖哥希望多一些人尝试参与进来。“只有身临其境,亲自和他们接触、交谈,关于老兵的点滴才会从文字里面清晰起来。”记者对这句话感触颇多。

□背景

与时间赛跑,

抢救被遗忘的过往

2008年底,胖哥发起建立“关爱抗战老兵网”,论坛属于纯民间公益,不具任何政治立场,只希望找到更多的抗战老兵打捞起这份历史,也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其中。

据胖哥介绍:多年来已寻访到抗战老兵1000多位,这群平均年龄不到40岁的志愿者,是来自民间的“草根”,他们的职业不同,但对抗战老兵的感情相同。

记者登陆网站,看到志愿者为每位寻访到的抗战老兵都做了简单介绍:抗战经历、生活近况等,并配有老人近照。网站上还会公布每一笔捐款的来源、支出等财务凭证。

随着时间的推移,老兵们年岁已高,记忆不清,身体不好,不宜过度激动。“还原历史日渐困难”,胖哥担忧,“志愿者正在与时间赛跑,极力抢救这些被遗忘的过往。”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