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女子收养弃婴遭质疑 媒体吁对草根慈善多些宽容

2012年02月18日 02:44
来源:大河网-河南商报

■韩青(媒体从业者)

救助流浪汉,组织其打工,近10年来,河南信阳的杨正海先后收养了400多名流浪汉,供他们吃喝,也给他们找活干,没活干时还会带他们开车去要饭。对杨正海的行为,民政部门既不支持也不鼓励。民政部门称,民间救助在硬件、软件、管理方面都有欠缺,而政府有能力、有物力也有责任去做好。(2月15日、16日《河南商报》)

“杨正海式救助”的存在,弥补了现有社会救助体系的漏洞。试想,如果政府救助到位、覆盖全面,这些人怎会衣食无着、流落街头呢?是的,政府有救助站、养老院、儿童福利院、精神病院,等等,但这些机构多有明确的条件限制,不少需要提供身份证明,可这谈何容易,一些智障人士连自己名字、家乡地址都说不清。

这种草根慈善不是个案。比如,洛阳市的韦建设夫妇,他们也收养了一些流浪汉,但同样摆脱不了“合理不合法”的境地。类似的还有开封兰考的袁厉害,20多年来她收养过上百弃婴,被一些人质疑为骗低保,不同之处在于她已逐渐取得社会信任和政府认同,去年河南省慈善总会便一次支持了她两万元钱,还有一些社会人士和企业开始捐赠。

“杨正海式救助”引发争议,主要因为他让这些流浪汉打工,甚至组织乞讨,但如果不这样做,钱从哪里来?在政府不给资金支持、社会捐款有限的情况下,如何负担这些人的吃住?还有些人认为,做公益就不该想着赚钱,这种说法并不准确,公益组织的确不能以营利为目的,但适当盈利是允许的,也是该鼓励的,目的不是为了让股东利益最大化,而是为了将公益事业做大做强。

就公益慈善事业来说,有些领域是能够也适合盈利的,比如为流浪汉或残疾人提供工作岗位,让他们生产产品,用销售收入给工人提供生活保障,并为公益项目提供动力。这种有自我造血功能的公益组织在国外叫“社会企业”,“杨正海式救助”可说是中国草根版的社会企业。

将心比心,这些人不容易。我去年去兰考看望过袁厉害和她收养的孤儿,当时说到外界的非议和质疑,袁厉害潸然泪下。试想,一般人就算有些爱心,顶多捐些钱,偶尔去看望一次,要是整天和这些流浪汉、被遗弃的孤儿待在一起,要照顾他们的吃喝穿戴,就有些犹豫了。所以,袁厉害、杨正海等人值得敬重,这些底层民众正用疲惫之躯为社会兜底。

对这样的草根慈善,民政部门不能只是抱着“不支持不鼓励”的消极态度,任由他们在灰色地带的生死线上挣扎,而是要出手相助,善意沟通,有条件支持,帮助他们建立清晰的账本,给他们必要的资金支持,将这类草根慈善纳入由政府主导的社会救助体系当中,将这类热心、实干的项目发起人当成专业性人才看待,推动这些组织“由灰变白”。

河南省民政厅社会事务处处长彭国平提到,给这样的草根慈善“转正”,国家没政策,也没先例。但如果给其转正有利于完善社会救助体系,做第一个吃螃蟹的省份又有何不可?这不是多管闲事,而是民政系统的分内之责。制度改革不是沿海省份的专利,锐意创新方能化解社会的顽疾沉疴。民政部门与其对不够规范的草根慈善睁只眼闭只眼,不如放低姿态去扶助,给其有条件支持,这样既能避免草根慈善给政府带来的尴尬,也能消除这些项目存在的隐患,还能赢得公众的掌声,何乐而不为?

[责任编辑:PN039] 标签:草根慈善 兰考 流浪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