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情义老张

2012年02月17日 01:52
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刘梅

再次拿出当年出差南阳时的照片,年轻稚气的我被一群结实的小伙子围着、开心地笑着,老张就在我旁边——犹如一双坚强的臂膀。转眼17年过去,转眼阴阳两隔,无缘再见。

初次和老张打交道是因为一篇稿件。那时我担任文艺部《剑之光》版面的责编。老张那篇反映南阳执法一线检察官工作和生活的文章中写到一种植物,名字不记得了,我没有听说过,由于担心是作者笔误,于是便打电话咨询。说明问题后,他的笑声立时从千里之外传递过来:“那是我们当地特有的植物,你肯定没有见过。你找机会来吧,我带你去看!”浓重的口音伴着爽朗的笑声,让我立时记住了他,由此也便有了我们近20年的忘年友谊。

初次与老张见面是在1995年秋天,我受命采访南阳市检察院队伍建设工作,时任市院政研室主任的他全程陪同。采访市院结束,他又带我深入淅川、内乡、西峡等县院了解情况,他总说南阳的各项检察工作均出色,一定要我多走几个地方。看得出,老张与县院的那些年轻同志关系非常熟络融洽,小伙子们称他为“有情有义的好大哥”,他更经常像个小伙子一样与他们打闹玩耍,那场面让我很是感动,于是也有了那张采访后拍摄的照片。

基层的同志非常热情,尤其老张的到来更让这热情高了许多,每离开一个地方,饭菜或许不算丰盛,但酒是少不了的。此时他会告诉我:“基层的同志很辛苦,他们特别高兴《检察日报》的记者能来采访。你一定要多写写他们,这些小伙子都是我的小兄弟,敬酒是他们的真心意,喝酒有老哥给你挡着。”于是那一路,老张真的像个老大哥一样一直在我身边。现在想来,这个身上常常揣着救心丸、年龄只比我父亲略小几岁的长者更让我痛惜了。

在随后即将发表的通讯《伏牛山下执法歌》作者栏上,我按惯例署了两人的名字,他断然拒绝:“稿子不是我写的,就不要落我的名。”我尊重了他的想法,只是在他拍摄的照片后写了他的名字——这篇文章也让我和他有了同时出现在一篇稿子里的机缘。

之后我们见面就多了,南阳也成为检察宣传工作频出亮点的地方,老张成为编辑、记者们共同的“老哥”,“去南阳,找老张”是我们常说的话。他是个热情而细腻的人,每次来北京总是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带些特产,那些特产也成为他的特有符号。1997年年初我做了妈妈,那年夏天我见到老张,他立即从书包里掏出两个小盒子,高兴地说:“哎呀,小丫头都当妈妈了。我找人做了两个生肖挂件,我想小孩子不是属鼠就是属牛,你都拿着。”我推辞,他有些恼了:“又不值什么钱,就是老哥一点心意。”女儿是农历小年的生日,而在女儿15岁生日前一天,那个曾送给她真诚祝福的人却匆匆走了……

他对妻子情义最深。老张是个爱聊天的人,聊天的内容除了谈工作,就是说妻子。我特别喜欢听他夸妻子,那是一个男人溢于言表的幸福与骄傲:“你嫂子年轻时可好看了,又贤惠。”他曾说过,妻子与他恋爱时穿的一件毛衣,破了补,烂了拆,重新织成背心,一穿就是三十年……1990年的一次意外让夫妻俩经历一场生死劫,他写给妻子的《凡仙恋歌》中记录了当时的情景:他跪在妻子因烧伤昏迷的病床前说:“如果恋爱时没有山盟海誓的话,今天我向你发誓:愿你活着,使我屋里有个说话的人,这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妻子失去了美丽容貌,但却没有失去老张深厚的爱,两人不离不弃,相濡以沫携手37载。“爱之酒,甜而苦。两人喝,是甘露;三人喝,酸如醋;随便喝,毒中毒。”这是老张的爱情观。

2009年9月,妻子平静离世。因为极度悲伤,一夜间他的牙齿几乎全部松动脱落。在妻子墓前,他约定:“六十年轮转不休,深情挚谊比地厚。待赴黄泉觅重逢,天庭仙界您等候。”2010年春天,再见老张时,竟感觉他一下苍老了十多岁。我安慰他:“您也要注意身体,不要太辛苦了。”他摇摇头:“你嫂子不在了,我就把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了。停是停不下来了,老哥跟报社有感情啊!”

……

老张,大名张有成,1947年出生于河南省内乡县张楼房村,1968年参军,检察日报社驻南阳通联站站长,著有《张有成文集》12卷等。

2012年1月15日,老张离世;1月19日,报社主要领导赶赴南阳参加老张遗体告别仪式。是日,北京大雾,据说南阳当地落雪,很大……

老张,像约定的那样,你去另一个世界与挚爱的妻子团聚了;在这个世界,请一定记住,还有我们时常在想念你这个老大哥,非常……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