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和癌症做斗争的拉美领导人们

2011年10月31日,曾经有过癌症经历的巴西现任总统罗塞夫(右)来到圣保罗一家医院看望患喉癌的前总统卢拉(左)。新华社

2011年10月31日,曾经有过癌症经历的巴西现任总统罗塞夫(右)来到圣保罗一家医院看望患喉癌的前总统卢拉(左)。新华社

2011年10月20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古巴进行癌症治疗后返回委内瑞拉,宣布自己的身体已经痊愈。新华社

2011年10月20日,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在古巴进行癌症治疗后返回委内瑞拉,宣布自己的身体已经痊愈。新华社

2011年12月28日,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在被告知罹患癌症后首次公开露面。她对自己战胜病魔充满信心。新华社

2011年12月28日,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在被告知罹患癌症后首次公开露面。她对自己战胜病魔充满信心。新华社

虽然查韦斯的猜测有些耸人听闻,但长期以来,位于“后院”的左翼势力一直是美国希望遏制的力量,而“癌症”则为拉美领导人加强团结提供了新的推动力。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刘莉莉发自墨西哥城 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最近经历了不幸中的万幸,她在接受了甲状腺癌手术治疗后,被告知癌症诊断为误诊,手术切除的组织经病理分析后没有发现癌细胞。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克里斯蒂娜那样幸运。近两年来,拉美地区多位领导人罹患癌症。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甚至宣布将于年初举行“癌症峰会”,邀请包括巴西总统罗塞夫、巴西前总统卢拉、巴拉圭总统卢戈这些近期患癌的领导人参加。

多位领导人相继罹患癌症

在数位近期宣布患癌的拉美领导人中,克里斯蒂娜无疑是最幸运的一个。她上月宣誓就职开始第二个任期后不到一个月,就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查处脖颈右侧肉瘤中有癌细胞,确诊为甲状腺癌。她于本月4日接受了肿瘤摘除手术。

克里斯蒂娜的患病带有更多的悲情意味。自从阿根廷前总统、克里斯蒂娜的丈夫基什内尔2010年底因心脏病去世后,喜爱时装和化妆品的克里斯蒂娜一直穿着黑衣服。正当人们怀疑克里斯蒂娜的政治生命可能会随着基什内尔的去世而消逝时,这位阿根廷历史上第一位民选女总统带领政府在经济和社会保障领域取得一系列政绩,并在2011年10月的大选中稳操胜券。

可就在此时,这位女强人却让阿根廷人联想到了著名的“埃维塔”、阿根廷前总统庇隆将军的第二任妻子爱娃。爱娃虽然没当过总统,但献身社会福利和慈善,被尊为“精神领袖”。1952年,年仅33岁的爱娃死于宫颈癌。克里斯蒂娜患病后,她的支持者们效仿当年阿根廷人为爱娃祈福,聚集到医院门外通宵守候。包括马拉多纳和梅西在内的多位球星也为总统送上祝福。

不过,令阿根廷人庆幸的是,手术后的克里斯蒂娜很快被告知甲状腺癌诊断为误诊,因为在病理切片中并未发现癌细胞。她的主治医生说,总统的治疗已经完成,无需化疗,但仍需休息一段时间。

手术前,克里斯蒂娜还接到了同样身患癌症的查韦斯的慰问电话。查韦斯去年6月在古巴确诊换上盆腔癌,并在哈瓦那接受了手术和治疗。

查韦斯在开玩笑说,将成立一个由战胜癌症拉美领导人组成的委员会。如果这个委员会真的成立,成员除了他本人和克里斯蒂娜外,恐怕还要包括巴西总统罗塞夫、巴西前总统卢拉和巴拉圭总统卢戈。卢拉去年10月底被诊断患有喉癌,为保护他的声带,医务人员没有对卢拉进行手术,而是采取化疗,目前效果良好。经过三轮化疗后,卢拉咽喉部的肿瘤缩小了四分之三,目前他已经开始长达6个星期的放射治疗。

此外,罗塞夫和卢戈已经宣布“战胜癌症”。罗塞夫于2009年参加总统竞选时被查出换上淋巴癌并接受了手术和化疗。同年4月,她宣布痊愈,完全可以胜任总统工作。2010年8月,卢戈在腹股沟处的淋巴组织中发现了癌细胞,随后也在圣保罗叙利亚-黎巴嫩医院接受了手术,并于年底宣布康复。

乐观与病魔同在

尽管身患癌症,拉美的领导人们都表现出了乐观积极的心态。在拉美及加勒比国家共同体首次峰会上,查韦斯公开拿自己化疗后的光头开玩笑:“谁的光头更漂亮,卢拉的还是我的?”

查韦斯宣称,经过4个疗程的化疗,他已经完全康复了。“我感觉很好,”他说,“这是个全新的查韦斯,不光是个病人。”

现年57岁的查韦斯还对在今年10月举行的大选中获胜信心满满。对于有关查韦斯身体欠佳可能会让反对派得利的疑虑,分析人士指出,查韦斯仍具有很大胜算,来自贫穷人口的支持、经济好转和出口石油带来的巨额收益,都给这位已经执政14年的总统加分不少。

确诊患癌后,卢拉不仅剃去了头发,还有那标志性的浓密胡须。卢拉同样对自己恢复健康信心满满。“生活中,你得保持乐观,我想化疗结束后,我将开始为期六周的放射治疗……我非常乐观。”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作为一个国家的元首,身患癌症的总统们在病中仍将工作放在首位。卢戈在确诊患上癌症后立刻表示,治疗需要数月时间,其间他会带病工作,以顺利完成自己的任期。克里斯蒂娜在接受手术前还不忘嘱咐暂时行使总统权力的副总统布杜要“小心行事”,并强调自己在休养期间也会密切关注政府的动向。

罗塞夫患病时正在参加总统竞选。当时她的事业如日中天,被视为卢拉的接班人,却被确诊患上淋巴癌。她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公开了自己的病情,由于正在接受治疗,只能头戴假发亮相。2010年2月,罗塞夫被巴西执政党推举为候选人,并于当年10月成功当选总统。

“癌症无法阻止拉美复兴”

鉴于近期患癌症的几位拉美领导人均为与美国“保持距离”的左翼人士,因此查韦斯在一次讲话中公开质疑美国与领导人罹患癌症有关。

他在一次面向军方人士的电视讲话中说:“如果他们(美国)研发一种技术,植入癌症(到领导人体内),同时没人知晓,这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我不知道,我只是纳闷。”

查韦斯指出,他这番讲话并不是在控诉,而是质疑,因为患病的都是不为美国马首是瞻的左翼领导人,“从概率学的角度无法解释”。他还特别提醒了他的亲密盟友、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一定小心”。

对于查韦斯的质疑,美国国务院女发言人维多利亚·纽兰说:“对于查韦斯的陈述,我只感觉十分可怕,应该受到谴责。”

虽然查韦斯的猜测有些耸人听闻,但长期以来,位于“后院”的左翼势力一直是美国希望遏制的力量,而“癌症”则为拉美领导人加强团结提供了新的推动力。

目前,拉美依旧保持着左翼和中左翼占据大半壁江山的政治格局。2011年12月,来自拉美和加勒比地区33个国家的领导人和代表在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正式成立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该组织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以期抛弃“美国后院”头衔,逐渐瓦解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自己协商和决定本地区事务。

作为东道国总统的查韦斯在会上直言不讳:“新成立的共同体将替代‘已经过时’的美洲国家组织。”美洲国家组织总部设在华盛顿,将古巴排除在外,与之不同的是,新成立的共同体将古巴吸收进来,还将其与委内瑞拉、智利一起视为“三驾马车”,共同领导之一多边机制。

此外,查韦斯还计划于今年初举行一次“癌症峰会”,邀请那些已经战胜癌症或正与病魔抗争的拉美领导人参加。“我们将举行一个峰会,包括迪尔玛、卢戈、卢拉和我自己,”他说,“无论是癌症,还是什么外力,都无法让我们倒退,因为拉美正在复兴。”

《国际先驱导报》法律声明:本报记者及特约撰稿人授权本报声明:本报所刊其撰写的稿件和提供的图片,未经本报许可,不得转载、摘编(有需转载者请致电至010—63073377或发邮件至ihl-market@vip.sina.com)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