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东北人老张

重阳

一晃新年就来了,过了个年,赫然发现,家门口的小区保安队伍改弦更张。老张不见了!

在那老少不一的保安队伍里,老张算是特立独行的一个。他是东北人,说话一口大碴子味儿,这就和本地保安们拉开了距离,本地保安交流都说俚语,老张听不懂,而老张一开口,其他保安都嫌土,懒得跟他多费口舌,这就让老张显得有点孤独了。

孤独的老张六十来岁,干瘦,脸上的褶皱多少让人想起罗中立的《父亲》。老张有个儿子,也在这城里打工,可能也是某个公司的保安,这就有点世袭的意味了。老张和儿子不常见面,但这不妨碍他向年轻人积极靠拢。也让人觉得,老张身上有点不一样的东西。

有一年的寒风天,我深夜回家路过保安室,见老张在跟某个年轻人分析,第一代计算机和第二代计算机的本质区别,芯片节能性数字运算什么的,又说二十年来计算机的微型发展趋势。我当时有点发傻,根本没想到这话能是老张嘴里说出来的。一转念又看不起自己的“精英意识”——凭什么老张就不能精通高科技?

跟这样的老张熟悉起来是因为车。我买了车后才发现,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停车带来的痛苦远远高于能够享受到的便利,而这会儿老张已经知道我的籍贯在东北了,于是他大手一挥,豪迈地告诉我:老乡,你的事儿包在我身上!

虽然我的老家和老张的故乡隔着两个省,但老张认定了我是这个小区唯一可以信赖和交流的人,所以,好多次,老张都热心地用手电给我照明,指挥我倒车。有一回,我被逼无奈只能挑战高难度动作,把车挪进一个几乎不可能挪进的车位,老张比我还着急,他不停地喊着“向左一点,向右一点”,半个小时后,在老张的指挥下,我还是满头大汗地把车停了进去,不幸的是,车还是擦伤了。老张满头大汗中透着兴奋,“怎么样老乡,我指挥得还不错吧?”我连忙点头说不错不错,谢谢谢谢,一边想着明天得赶快去把漆给补上。老张压根不知道怎么开车啊,唉!

本地的一个老保安,说起老张,满嘴都是不屑。“那个东北人,什么都不懂,坏得很!”我也不争辩,所谓地域偏见这回事儿由来已久,也不是我能解决的。为了让老张感觉不那么孤独,我时常把别人送的冷饮券馒头券转送给老张,老张很激动,恨不得我每天停个十八次车。

近郊一个小区看好了老张的踏实和热心,要挖他过去工作。老张很犹豫,一来,那会离儿子更远,二来,老张问我:你说那豪宅区能有咱东北人吗?我说:张师傅啊,树挪死人挪活,你也考虑考虑吧。

大概这就是考虑的结果,过了个年,老张不见了。祝他找到精通计算机的东北老乡,也祝他快活!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