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作家,是否适合编剧这顶“帽子”?

2011年12月22日 02:2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王国平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漫画:影视圈里的作家 付业兴/CFP

取材于严歌苓的中篇小说,邀请刘恒和严歌苓共同操刀编剧,张艺谋以电影《金陵十三钗》再度回到之前惯常的轨道上——向作家要剧本!

张艺谋的电影生涯,身边不乏当代优秀作家陪伴:莫言、刘恒、苏童、余华……从《英雄》开始,张艺谋试图“远离”作家,自行创作剧本,用莫言的话说,结果“出现了技术豪华,思想苍白的‘大片’”。这一次,张艺谋强劲回归,两位知名作家犹如“双保险”,为这部电影的叙事“护航”。

不止是张艺谋,近期反响不错的电影,都浸染着作家的智慧付出:冯小刚的《集结号》编剧是刘恒,《唐山大地震》的故事框架源于张翎的小说《余震》,姜文的《让子弹飞》改编自老作家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

这不禁令人发问,作家戴上编剧这顶“帽子”,分别给影视和文学带来了什么?

“等于是铺上了一层厚土”

“作家从事编剧工作,对于影视创作而言善莫大焉。”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晖说。

他认为,作家参与编写剧本,一般情况下会提升影视作品的审美品位、思想内涵、语言表达、意境营造等基本水准。文学要素在影视中的地位,不是情节、冲突、结构等“硬”的东西,而是立意、情感、人性等立足于人性关怀的“软”的东西,而后者恰恰是文学表现的所长,最能够激发人和感动人。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认为,文学可以给影视创作以滋养,好的文学作品在叙事和人物形象塑造上都能达到一定的饱满度,而且具有历史的沉淀和思想的价值。作家介入影视创作,“等于是铺上了一层厚土”。

站在这一层“厚土”上,导演就有了底气。作家莫言在一次文学论坛上指出,张艺谋比较成功的电影都是建立在一个比较成功的小说文本之上,“就像园艺中的嫁接一样,他不断地将他的果枝嫁接到不同的母本上,由此产出不同的果实”。

据西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周燕芬观察,有实力铺上这一层“厚土”的高手,往往既是当代文学的实力派作家,又能真正深入到影视艺术的内部。他们的成功在于把真正的文学精神融入影视创作,从整体上提升了影视剧的思想和艺术水准,同时还深谙影视艺术的内在表现力,乃至熟稔影视剧的操作过程,并借助影视剧更广泛的接受群体,带动和扩大了他们文学创作的社会影响,达到了文学和影视创作的双赢。

“不能降低自己的调门”

双赢固然可喜,但更多的时候这只是个别现象。不少作家担心,与影视走得太近,将会给文学造成损害。

张艺谋的《红高粱》改编自莫言的小说,这部电影的成功让两人尝到了甜头,当时就决定再度合作。莫言随即拿出了《白棉花》,讲述的是棉花加工与收购的故事,结果被张艺谋婉言否决了。莫言觉得情有可原,因为他当初不仅处处为张艺谋着想,甚至女主角基本上是按着巩俐的路数写的。

“我忘记了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要在小说中表现自己的个性。这个性包括自己的语言个性,包括通过小说中的人物,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包括丰富的、超常的、独特的对外界事物的感受。”莫言这样表达自己的遗憾。

所以,他认为,在创作过程中,作家不能想到改编电影的问题,“写小说时,小说的准则是最高的准则,绝不能为了迎合电影而降低自己的调门”。

作家刘醒龙也表达过类似的看法。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凤凰琴》曾经风靡一时。就在1994年第三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典礼结束当晚,电影剧作家张弦打来电话,一再告诫刘醒龙,他自己放下小说当编剧实属无奈,后来的作家切切不可涉足编剧这一行当。

刘醒龙说,这之前,他就意识到,影视是影视人的事,对他来说,小说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影视界有人对我的小说有改编兴趣,我当然不会拒绝,而且,这时候我已认识到,只要不将人改编成猫狗,大可不必对由文字变成视频的过程太当真。”

“谈谁比谁更高级,都为时过早”

在王晖看来,作家大规模地为影视剧本操刀,可能会将影视创作的规则或隐或现地运用于譬如小说之类的文学创作中,使内在、细致、想象和舒缓的小说律动,变成更加靠近影视叙事的动感、直观、快捷。也许,这将会改变小说创作的面貌,使小说等文学创作更加贴近时代的节奏、契合受众的诉求。

更深入的问题可能在于,作家因此做出某种偏离于文学经典模式的改变。王晖说,作家介入影视,要面临“两难”:是坚守还是放弃经典与传统?是拒绝还是迎合世俗与时尚?在编剧利益远远大过作家收益的今天,在影视影响远远大过文学影响的今天,这些问题将以诱惑性的姿态考验着那些有读者号召力的作家。

所以他认为,作家戴上编剧的“帽子”,对于整个文学生态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这种影响也可能造成作家的急功近利,放弃构筑经典的创作,而走向写作的商业化,成为文化工业的写手。

不过,周燕芬表示,文学和影视的联手难以影响到整个文学生态,因为永远会有痴迷于文学的作家在成长和坚持着,“相较而言,剧本粗制滥造的现象更为严重,如果剧作家真正能够秉持一份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真正把影视剧也视为艺术品来精雕细琢,注重剧本的思想艺术品格,小说和剧本创作就会形成一种相互促进的良性运转状态,二者并不存在孰高孰低的不同,而只是艺术门类和形式的区别”。

王晖希望作家通过介入影视的方式,让自己重新回到社会生活的中心,引领时代文化的潮流。同时,他期待作家参与影视剧创作不仅仅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而是体现出他们对这一艺术形式的关注和热爱,“毕竟,文学与影视都有其作为独立的艺术形式存在的必要,现在谈谁比谁更高级,都为时过早”。(本报记者 王国平)

取材于严歌苓的中篇小说,邀请刘恒和严歌苓共同操刀编剧,张艺谋以电影《金陵十三钗》再度回到之前惯常的轨道上——向作家要剧本!

张艺谋的电影生涯,身边不乏当代优秀作家陪伴:莫言、刘恒、苏童、余华……从《英雄》开始,张艺谋试图“远离”作家,自行创作剧本,用莫言的话说,结果“出现了技术豪华,思想苍白的‘大片’”。这一次,张艺谋强劲回归,两位知名作家犹如“双保险”,为这部电影的叙事“护航”。

不止是张艺谋,近期反响不错的电影,都浸染着作家的智慧付出:冯小刚的《集结号》编剧是刘恒,《唐山大地震》的故事框架源于张翎的小说《余震》,姜文的《让子弹飞》改编自老作家马识途的小说《夜谭十记》……

这不禁令人发问,作家戴上编剧这顶“帽子”,分别给影视和文学带来了什么?

“等于是铺上了一层厚土”

“作家从事编剧工作,对于影视创作而言善莫大焉。”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晖说。

他认为,作家参与编写剧本,一般情况下会提升影视作品的审美品位、思想内涵、语言表达、意境营造等基本水准。文学要素在影视中的地位,不是情节、冲突、结构等“硬”的东西,而是立意、情感、人性等立足于人性关怀的“软”的东西,而后者恰恰是文学表现的所长,最能够激发人和感动人。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教授周星认为,文学可以给影视创作以滋养,好的文学作品在叙事和人物形象塑造上都能达到一定的饱满度,而且具有历史的沉淀和思想的价值。作家介入影视创作,“等于是铺上了一层厚土”。

站在这一层“厚土”上,导演就有了底气。作家莫言在一次文学论坛上指出,张艺谋比较成功的电影都是建立在一个比较成功的小说文本之上,“就像园艺中的嫁接一样,他不断地将他的果枝嫁接到不同的母本上,由此产出不同的果实”。

据西北大学文学院教授周燕芬观察,有实力铺上这一层“厚土”的高手,往往既是当代文学的实力派作家,又能真正深入到影视艺术的内部。他们的成功在于把真正的文学精神融入影视创作,从整体上提升了影视剧的思想和艺术水准,同时还深谙影视艺术的内在表现力,乃至熟稔影视剧的操作过程,并借助影视剧更广泛的接受群体,带动和扩大了他们文学创作的社会影响,达到了文学和影视创作的双赢。

“不能降低自己的调门”

双赢固然可喜,但更多的时候这只是个别现象。不少作家担心,与影视走得太近,将会给文学造成损害。

张艺谋的《红高粱》改编自莫言的小说,这部电影的成功让两人尝到了甜头,当时就决定再度合作。莫言随即拿出了《白棉花》,讲述的是棉花加工与收购的故事,结果被张艺谋婉言否决了。莫言觉得情有可原,因为他当初不仅处处为张艺谋着想,甚至女主角基本上是按着巩俐的路数写的。

“我忘记了一个作家最重要的是要在小说中表现自己的个性。这个性包括自己的语言个性,包括通过小说中的人物,表现自己的喜怒哀乐,包括丰富的、超常的、独特的对外界事物的感受。”莫言这样表达自己的遗憾。

所以,他认为,在创作过程中,作家不能想到改编电影的问题,“写小说时,小说的准则是最高的准则,绝不能为了迎合电影而降低自己的调门”。

作家刘醒龙也表达过类似的看法。根据他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凤凰琴》曾经风靡一时。就在1994年第三届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典礼结束当晚,电影剧作家张弦打来电话,一再告诫刘醒龙,他自己放下小说当编剧实属无奈,后来的作家切切不可涉足编剧这一行当。

刘醒龙说,这之前,他就意识到,影视是影视人的事,对他来说,小说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影视界有人对我的小说有改编兴趣,我当然不会拒绝,而且,这时候我已认识到,只要不将人改编成猫狗,大可不必对由文字变成视频的过程太当真。”

“谈谁比谁更高级,都为时过早”

在王晖看来,作家大规模地为影视剧本操刀,可能会将影视创作的规则或隐或现地运用于譬如小说之类的文学创作中,使内在、细致、想象和舒缓的小说律动,变成更加靠近影视叙事的动感、直观、快捷。也许,这将会改变小说创作的面貌,使小说等文学创作更加贴近时代的节奏、契合受众的诉求。

更深入的问题可能在于,作家因此做出某种偏离于文学经典模式的改变。王晖说,作家介入影视,要面临“两难”:是坚守还是放弃经典与传统?是拒绝还是迎合世俗与时尚?在编剧利益远远大过作家收益的今天,在影视影响远远大过文学影响的今天,这些问题将以诱惑性的姿态考验着那些有读者号召力的作家。

所以他认为,作家戴上编剧的“帽子”,对于整个文学生态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这种影响也可能造成作家的急功近利,放弃构筑经典的创作,而走向写作的商业化,成为文化工业的写手。

不过,周燕芬表示,文学和影视的联手难以影响到整个文学生态,因为永远会有痴迷于文学的作家在成长和坚持着,“相较而言,剧本粗制滥造的现象更为严重,如果剧作家真正能够秉持一份严肃认真的创作态度,真正把影视剧也视为艺术品来精雕细琢,注重剧本的思想艺术品格,小说和剧本创作就会形成一种相互促进的良性运转状态,二者并不存在孰高孰低的不同,而只是艺术门类和形式的区别”。

王晖希望作家通过介入影视的方式,让自己重新回到社会生活的中心,引领时代文化的潮流。同时,他期待作家参与影视剧创作不仅仅是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而是体现出他们对这一艺术形式的关注和热爱,“毕竟,文学与影视都有其作为独立的艺术形式存在的必要,现在谈谁比谁更高级,都为时过早”。(本报记者 王国平)

 
标签:作家 编剧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