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当好人大代表不容易,因为有更多责任”

2011年11月23日 07:10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张玮

字号:T|T
0人参与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深圳劳务工人大代表谢素珍。 丁玎 摄

深圳劳务工人大代表谢素珍。 丁玎 摄

16年前从江西来深圳打工的谢素珍从没想过,有一天她会被人叫做“谢代表”,成为媒体争相采访的对象,并开始出席各种会议,与市、区两级领导面对面交流。

作为深圳首批农民工人大代表,龙岗区赐昱鞋业招聘主管谢素珍在去年6月的深圳市五届人大代表换届中成功当选,成为3名农民工代表中年纪最长的一名。此后,谢素珍的生活节奏发生改变,常常不能正点下班,业余时间也拿出来上课充电。

“我真是觉得,当好人大代表不容易,组织信任你,你要投入进去、要做事情,有更多的社会责任在里面。我想多帮助我们这个群体,我是这样的心态。”谢素珍说。

“之前对‘人大代表’概念模糊,只知道是为群体说话的”

谢素珍1995年来深圳打工,一路从最底层做起,如今是龙岗区赐昱鞋业的招聘主管。“在当选市人大代表之前,区政府在各企业筛选对深圳比较了解的农民工代表,我们公司规模比较大,我又是公司的工会委员,跟一线劳务工打交道特别多。”

谢素珍说,自己平时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解决最基层员工反映的问题。由于公司里七成以上是女工,但宿舍里只设置了冲凉房,而并未配备洗手间,因此对于女工生活造成诸多不便。谢素珍便带头跟老板提出来,在女工宿舍条件上要更人性化一些,改善宿舍环境、生活环境。最终,老总听从了这个建议,对宿舍逐栋逐栋进行了改善。

“10多年来都在基层一线,非常了解我们这个阶层的思想。”谢素珍猜测,这是她最后被选出来代表农民工这个群体说话的原因。“我当时心情是很激动的,但也对自己是否能当好这个代表感到很大压力。”

谢素珍坦言,尽管在这之前也在媒体上关注过“人大代表”和“人代会”,关心与自己切身利益相关的新闻,尤其是民生类。但都不是从自己要去履职这个角度来看待的,也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要当人大代表。

“之前对‘人大代表’这个概念并不清晰,具体要做什么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人大代表是要代表群体说话的。可是我们这个群体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如何把他们的心声讲出来,我觉得自己还不够成熟,必须不断学习,我想把这个代表做得更好一些。”谢素珍说。

“明年两会我至少准备5个建议”

与其他两位农民工代表一样,谢素珍刚作为市人大代表参加深圳市人代会时,心情忐忑,言行都较为小心谨慎。在今年1月的人代会上,她提交的近十个建议中,只有一个是独立署名的,其余八九个都是以其他代表为首联名提交的。

“当时我主要关注的是劳务工子女上学难问题,尤其是上公立学校特别难。虽然有‘5+1’的文件,但还是学位稀缺,所以我就提了建议要增加学位,让来深建设者能享受到一些应有的待遇。”谢素珍的女儿今年10岁,从幼儿园起就在深圳读书,因此对这一问题最有体会。

尽管在人代会上提交的独立建议不多,会场的发言也不算踊跃,但谢素珍的身份仍然快速受到了广大劳务工群体的关注。一年里,她粗略计算,来找她反映问题的务工者不少于八十人次。“他们在电视上、报纸上了解到我,就会跑来跟我反映一些问题,比如他们公司的问题或生活中遇到的困难。”

就在前不久,一位在坪地务工的40岁劳务工还专门写了一封求助信,用特快专递寄过来。“我起初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看是一封信。后来才知道,他在一家不规范的小工厂工作,工资不发放,后来辞工了,但因相貌问题找工作又有困难。我马上按他给我留的电话号码打过去,告诉他,工资不及时发放,可以找相关的政府人员去跟踪、去处理,并要他到我们公司来应聘。现在他已经在我们这里上班了。”

谢素珍说,像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而本公司员工反映的次数更是数不胜数。“有不少是共性的问题,比如工资加了,但是物价上涨速度更快,所以反而觉得没有增加收入,希望政府可以调控物价等。”谢素珍说,许多务工者都认为,现在在深圳、在珠三角务工的优势已经不明显了,不少人想回乡,因为家乡也出了许多好政策,也有了工厂、小工业园。

“我这几年也感觉越来越难招工了,所以希望政府相关部门有更多的优惠政策,让劳务工对深圳有更多的归属感。大部分劳务工来深圳十几二十年,但还是买不起房,还是没有什么优势。”谢素珍很感慨。

“再过几个月,明年‘两会’就要开始了,我现在正在基层调研走访,会形成一些文字的东西。我会多提建议,特别是关注我们劳务工的生存状态。这次我个人至少会单独提四五个建议。”

“我不在乎外界质疑,尽量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当人大代表已经一年多,谢素珍的生活明显变得忙碌起来。“以前6点就可以下班,现在经常要忙到8点。只要劳务工来找我求助,我就不能准时下班,要帮助他们处理一些事情。有时也觉得时间比较难分配,但时间是挤出来的。”

另一方面,谢素珍做代表后,也感到自己必须不断地去充实和学习一些舆论知识、法律法规。“我要帮助劳务工,没有这些理论的话,就没办法去帮他们,就没办法履行职责。我也有很困惑的时候,比如涉及劳动法的一些问题,我就会问代表里面的一些专业人士,然后再反馈给劳务工。”

她还自己去书店买了一些相关书籍,还参加一些培训班,有的是龙岗区政府组织的,有些是检察院组织的,自己则花钱参加了一个工商管理研修班。“劳务工真的很信任你,有什么问题都会反映给你,把我们当大姐一样看待,这时自己也会觉得很有成就感。”

“现在我真是觉得,当好人大代表并不容易,因为有更多的责任。组织信任你,你要投入进去,要做事情,有更多的社会责任在里面。我想多帮助我们这个群体,我是这样的心态。”谢素珍坦言,当人大代表要做的事比想象中要多、要困难,而自己的觉悟和意识则比以前高了许多。“以前对一些事不会深入了解,不会去问症结在哪里,现在不一样了。”

目前,谢素珍已参与过各种调研近四十次,其中自己去走基层调研十多次,包括社区、工厂和企业等,涉及的问题则是住房、水电、医疗和教育。“我们不在乎别人说什么,我只要自己履好职,尽量帮助劳务工解决问题,能够做多少就做多少,多提一些意见反映他们的心声就问心无愧了。”针对当选之初,外界对劳务工代表履职和议政能力的质疑,谢素珍这样回应。

不过,她也针对当前劳务工发言渠道提出两个建议,一是增加劳务工人大代表的名额。二是开通劳务工官方微博群。“劳务工有苦,但很多人不知道去哪里诉。如果有一个平台给他们会更好,单靠几个代表是不够的。深圳几百万外来工、农民工,我们能够代表这么多人的声音吗?不能的。”谢素珍认为,通过微博群可以让政府更多地了解民声,不仅能听到代表的声音,也能广泛地听取民意。

声音

“现在我真是觉得,当好人大代表并不容易,因为有更多的责任。组织信任你,你要投入进去,要做事情,有更多的社会责任在里面。我想多帮助我们这个群体,我是这样的心态。”

“劳务工有苦,但很多人不知道去哪里诉。如果有一个平台给他们会更好,单靠几个代表是不够的。深圳几百万外来工、农民工,我们能够代表这么多人的声音吗?不能的。”

——深圳首批劳务工人大代表谢素珍

记者手记

让农民工群体再多一些声音

深圳目前至少有720万外来劳务工,占深圳常住人口的80%以上。作为城市建设者,由于户籍和收入水平等限制,他们时常面临着经济负担过重,住房难、孩子上学难等诸多问题,但常常无处诉说。让其他群体的代表出于责任替农民工说话,往往也只是隔靴搔痒。

为顺应这一变化,从全国到地方都逐渐出现了农民工人大代表。而深圳在去年新一届人大代表换届中,谢素珍、姚琼英和黄玲玲三名女工被选为深圳首届农民工人大代表,她们都是从底层做起,在企业担任招聘主管、车间主任和生产线课长等职务。

但她们被选出后,其议政能力随即受到外界质疑,一方面她们提交的独立建议案极少,许多都是跟在其他代表后面联合署名;另一方面在分组讨论现场,也基本保持沉默。

从客观角度上看,长期以来,农民工利益表达的困境一直存在,再加上文化水平和见识的差距,初次登台时议政能力比其他行业代表弱,其实无须惊讶。履职能力可以提升,关键是选出的代表一定要有责任心,比如针对自己的不足,能否主动去充电或向其他代表学习;能否利用业余时间深入到各个工业区去了解民意;能否耐心倾听群体中兄弟姐妹集中反映的问题;能否积极参与人大的调研等。

此次记者联系采访,谢素珍正代表农民工在区委、区政府开会,言谈中,她明显比去年自信。为了当好代表,她专门去参加培训和阅读法律书籍,并主动表示明年两会至少独立署名递交四五份建议案。

笔者认为,农民工的议政能力可以逐渐培养起来,而赋予农民工的表达权利还可以有所增加,毕竟目前,这一庞大群体在市人大代表中仅占3个席位。

深圳市总工会最新发布的“深圳新生代农民工生存状况调查报告”显示,新生代农民工已经开始意识到要提高自己群体的社会地位需要相应的政治权利,大多数人都希望获得平等的政治权利,对政府充满期待。

其中,有46%的人希望选出更多的农民工人大代表,能够有更多的话语权。有28.6%的人希望在工作地有参选资格,他们要求参政、议政的意识明显比老一代要强。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张玮

实习生 陈怡

策划/统筹 吕冰冰 张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