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周恩来和邓颖超的婚宴:新娘演讲 新郎醉酒 (2)

2011年11月03日 08:40
来源:人民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新娘演讲 新郎醉酒

黄埔军校的许多同事知道周恩来和邓颖超结婚了,非要见见新娘子,还闹着要他们请客,周恩来推却不了。周恩来和邓颖超在广州北京路上的太平餐馆请大家吃了一顿西餐,这顿饭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他们的婚宴。赴宴的有何应钦、钱大钧、张治中、恽代英、熊雄、陈赓等, 刚到广州的李富春和蔡畅也赶来参加了。客人们早听说邓颖超在“五四”时期便当演讲队长,大家热烈鼓掌,要求新娘子站在小板凳上报告恋爱经过。周恩来担心她应付不了这个场面。只见她落落大方地踏上凳子,脸色虽然有些绯红,但完全没有一般少女的那种忸怩和慌张。她轻轻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便从容不迫地述说起来。她先从“五·四”时期和周恩来相识谈起,接着又讲了他们几年相爱的经过。她侃侃而谈,口齿清楚,声音宏亮,讲得绘声绘色,不时引起人们一阵又一阵的掌声。特别是当她把周恩来在明信片上写给她的那首诗:奔向自由自在的春天!打破一向的束缚!勇敢地奔啊奔!她用深情优美的语调一字不落地背诵出来,赢得了全体客人长时间的鼓掌和喝彩。张治中连声夸奖:“周夫人名不虚传,和周主任一样,是极出色的演说家。”邓颖超抗议了:“什么周夫人,我有名字,邓颖超。”

站在后面的人嚷嚷说看不见新娘啥模样,张治中突发奇想,伸出双手把邓颖超抱了起来,放在桌子上,还大声说:“大家看,大家看。”这突然的举动把邓颖超羞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下面的人笑得前仰后合。客人们轮流着一杯杯地向新郎新娘敬酒。邓颖超不会喝酒,体贴的周恩来把敬给新娘的酒一杯杯全代她喝下去。只看到他一杯又一杯, 竟喝了三瓶白兰地。邓颖超心里又急又心疼他,却又挡不住客人的敬酒。周恩来喝醉了, 不过他有极强的自制力,没有失态,只是咕哝着,不放李富春和蔡畅走。邓颖超和蔡畅把周恩来扶到阳台上吹吹风,邓颖超找来一碗醋,让周恩来喝了醒醒酒。她知道明天一早,他还要赶到广东大学去主持黄埔军校新生的入学考试。李富春一面叫着“恩来,你好一些吗”,一面埋怨张治中、陈赓他们闹得太过分了。蔡畅打来一盆清水, 让邓颖超用毛巾浸透凉水给周恩来擦脸。凉风习习吹来, 时间已过夜半,周恩来渐渐清醒。他连忙谢过李富春和蔡畅,催他们快回房休息。邓颖超对他说:“我没有想到他们这样灌你,酒喝多了会伤身体的,以后,千万再不能喝这么多酒了!”周恩来见妻子这样心疼和责备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他和邓颖超又在阳台上待了一会。夜凉如水,邓颖超扶他回房躺下。晨光熹微,周恩来匆匆起床,

用凉水擦了擦脸,和陈赓一起赶到广东大学去了。几十年后,邓颖超深情地说到周恩来这次喝酒:“我没有想到, 恩来有这样大的酒量,整整三瓶白兰地呀!从那以后,我再也不让他喝那么多酒了。”邓颖超将革命工作和家庭生活同时安排得和谐、周到、妥贴。她是一位坚强的革命家,又是一位温柔体贴的妻子。婚后, 周恩来夫妇从中共广东区委搬到了文德东路的文德楼, 这是一个住着几十户平民的大杂院, 他们的新房在二楼约10 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 只有几件简单的家具, 生活十分简朴, 周恩来和邓颖超在这里经历了新婚的甜蜜。常到他们寓所去拜访的党的领导人和黄埔军校的同事发现,房子虽然简朴,陈设却很得体。邓颖超亲自挑选陈设品,亲自安排饮食。尽管邓颖超每天工作繁忙,回到家里,遇到客人来访,却从不让客人知道她很忙或很累。她总是殷勤地招待他们,使他们感到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

周恩来为孩子发火了

1925年10月6日,担任东征军总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率领部队出发进行第二次东征。邓颖超留在广州,和蔡畅一起协助何香凝开展广东妇女运动。只是, 这些日子她常常恶心呕吐,浑身酸软无力。她悄悄到医院检查,医生恭喜她怀孕了。邓颖超听了,心里又喜又惊,十分矛盾。邓颖超的妊娠反应很重,她吃不下, 也睡不好,拖着沉重的身子坚持工作,没过几个星期,人明显消瘦许多,眼睛也凹陷下去了,她刚刚21岁,刚到广东工作。广东的革命运动正在蓬勃发展,广东省的妇女运动正需要她全力以赴打开新的工作局面。恩来东征走了,邓颖超的母亲还在天津。“这个孩子来得真不是时候,我现在哪有时间、精力顾得上生孩子、带孩子呢?”和她一起在妇女部工作的陈铁军、张婉华都是没有结婚的姑娘,不好找她们商量。何香凝待她极其亲切,只是廖仲恺刚被暗杀,何香凝痛失亲人,怎好把个人私事麻烦她分心!左思右想,邓颖超认为革命第一,事业第一,她做了一个后悔一生的决定:瞒着周恩来把孩子打掉了。广州市面上各种各样打胎的中成药很多,她悄悄买来服用。未成形的婴儿打下来了,她流血不止,疼得在床上滚来滚去。她只好请了一星期病假。何香凝来看她,见她脸色蜡黄,关心地问她得了什么病。她说大概是妇女病,休息几天就会好的。母亲杨振德从天津来到广州,见到女儿这副模样,大吃一惊。听到她私自打胎,从来没有责备过女儿的杨妈妈忍不住责备她太不懂事了。

1925年11月4日,周恩来率东征军政治部人员进入汕头。国民党广东省党部任命邓颖超为潮梅特派员,到潮州、梅县、汕头一带整顿党务,开展妇女运动。11月20 日,邓颖超到了汕头。新婚夫妻小别重逢,周恩来格外高兴。只是,他看到小超脸色很不好,像生了一场重病似的。他不安起来,立即关切地问:“小超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生病了吗?怎么不写信告诉我?”邓颖超不得不告诉周恩来,她怀孕以及偷偷打胎的经过。很少发怒的周恩来勃然大怒,他责备邓颖超:“小超,你怎么会把生孩子和革命工作完全对立起来?孩子不是你个人的私有财产,他属于国家,属于社会。你有什么权利把他随便扼杀,而且随便糟蹋自己的身体,这完全是不负责任的行动!身体是革命的资本,不专属于你自己,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必要时我们随时准备为革命流血牺牲,可是决不允许任意糟蹋自己的身体。你要怎么处理,也该来信和我商量一下,怎么竟自作主张! ”邓颖超从来没有见到周恩来发这么大的火,她知道自己错了,耐住性子听周恩来这一顿数落。她轻声说:“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我一定注意改正。”周恩来轻轻拍着她的手,温柔地笑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