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记中国潜艇核动力之父、核电事业“垦荒牛”彭士禄院士

2011年08月31日 10:34
来源:新华网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彭拍板”的“三张牌”

“有人叫我‘彭拍板’‘彭大胆’。我的体会是不怕拍板,不怕拍错板,因为拍错板可以改,最怕不拍板。有一条我每次都讲清楚,搞成了,功劳是大家的;搞不成,责任在我。”

彭老说,凡事有七分把握就“拍了”,余下三分通过实践解决。时间就是生命,效益就是财富。有些问题定下来,让实践检验,错了就改。改得越快越好,这比无休止的争论高效得多。

然而,大胆拍板是需要底气的。彭老无畏,因为他手里有“三张牌”。

第一张牌:数据为王。“但凡工程大事必须做到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心中有‘数’。上世纪60年代搞核潜艇时没有计算机,只有计算尺和手摇计算器。科技人员夜以继日计算了十几万个数据,建立了自己的反应堆物理计算公式。”彭老说。

中核集团科技委常委张禄庆对彭老很是佩服:搞核电,他有超前意识,对问题有新思路、新见解;亲自计算主要经济数据;对工程进度能说出某年某月应办哪几件关键事;对技术攻关亲自挂帅。

第二张是“简单牌”。凡事越简单越好,做事要做“减法”。这是彭老的座右铭。他善于把复杂的工程问题和经济问题作最简单的求解。

第三张,被彭老戏称为“懒汉牌”。彭老善于发动大家,依靠团队的力量完成使命。

“他善于培养年轻人。他总说世界变化很快,新技术发展更快,年轻人思想活跃,接受新生事物快,要放手让年轻人去干。”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原总工程师黄士鉴说,跟着彭老干活很痛快。

人们说,彭老手下出了很多优秀人才,都是他的“懒汉牌”打出来的。

  百家衣 百家饭 百家姓

彭湃,我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国农民革命运动的先导者和著名的海陆丰苏维埃政权创始人。他出身富贵,却毅然烧田契干革命,献出生命在所不辞。

身上流着父亲的血,彭士禄的人生注定澎湃激昂。

“我3岁母亲牺牲,4岁父亲就义,奶奶背着我东逃西藏。不久,我被转移到潮州一带,穿百家衣、吃百家饭、姓百家姓。我有20多个‘爸妈’,都是贫苦善良的农民,对我特别厚爱。”

“逢年过节有点肉,我吃肉,他们啃骨头。”彭老低缓地讲起自己当“小萝卜”的故事——

那时,我住在红军哥哥陈永俊家,称他的母亲“姑妈”。1933年7月16日的早晨,由于叛徒出卖,我和“姑妈”被捕。8岁的我成了小囚犯,关在潮安县女牢房。国民党报纸大登“共匪彭湃之子被我第九师捕获”。在那里,我还见到了抚养过我的“山顶阿妈”。两位妈妈忍受着残酷的审讯,宁把牢底坐穿,也不供认我是彭湃的儿子。出狱后,我跟着一位“婶娘”乞讨度日,什么苦都吃过。后来祖母从报纸上知道我的下落,1936年把我带到香港。12岁时我才读了两年书,勤奋之状就不用说了。受到轰轰烈烈抗日救亡运动的影响。我横下一条心,与堂弟从香港奔向惠阳平山,参加抗日游击队,以图救国、救家、救百姓。

1940年底,历经磨难的“红孩儿”被送抵延安。开荒、种地、纺线、争分夺秒地学习。

“坎坷童年磨练了我不怕困难艰险的性格。几十位‘母亲’的爱抚,给了我热爱百姓的本能。父母为革命抛头颅,给了我为祖国奉献一切的热血。虽然我姓彭,但心中永远姓‘百家姓’。”彭老深情地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