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蓝天野画叙心声

2011年08月31日 03:30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牛春梅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双鸽(儿时记趣)

观远图

塘边闲趣

屈子涉江

松鹰图

太公钓鱼

双英图

棲禽图

“蓝天野?这不是《封神榜》里的姜子牙嘛,他怎么还开画展?”日前,走进中国美术馆6号厅的观众们,看到正在签名的蓝天野时都是满脸惊讶,随即赶紧递上画展宣传册要求签名。

观众都知道蓝天野是人艺老艺术家,曾演过《茶馆》、《王昭君》、《蔡文姬》等70余部话剧,还演过《封神榜》、《渴望》等影视剧,今年7月,他还以84岁高龄在人艺登台演出话剧《家》。可是大多数观众都不会知道,蓝天野的表演生涯与丹青之路,其实都是在17岁那年开始的。

为革命荒疏画笔

“任伯年”重燃绘画激情最怕拘谨爱画鹰

1944年,一心就想学画的蓝天野考入北平国立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油画系,正式开始学习绘画。然而就在那年年底,他的中学同学、国画系学生苏民拉他去演话剧《日出》。中学时就演过话剧的蓝天野,在剧中饰演黄省三,这也是他第一次在真正的舞台上进行演出。让他没想到的是,原本的业余兴趣竟然成了他生活中的主旋律。从那以后,他就演出不断,倒是绘画专业渐渐被冷落了,有一段时间他甚至都不去学校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蓝天野自己也没想明白,那时为什么会放弃自己至爱的绘画专业去演戏。前几年在写回忆录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那时的革命工作要求他将工作重点放在戏剧方面,因为戏剧战线的联络面最广,可以深入到许多大、中学校。遗憾的是,经历了战争的硝烟和生活、工作的变迁之后,他当时的画作几乎全部遗失,只留下一幅木刻版画。

“任伯年”重燃绘画激情

自从1952年进入人艺工作之后,蓝天野就只能在业余时间练习绘画。开会时他就拿着小本练速写,到外地演出时也是走到哪儿画到哪儿,笔记本、餐巾纸……手边有什么就拿什么当画布。他虽然一直坚持着,可总归是不成气候的小打小闹。

直到1961年在上海的一次演出,蓝天野才有机会正式走上了国画绘画的道路。当时人艺正在上海演出,上海科技电影厂请他的夫人狄辛为影片《任伯年》配解说词。看到影片中一幅幅任伯年的精彩作品,蓝天野觉得自己的心都要沸腾了,“太精彩了,一幅比一幅精彩。”他又趁着演出期间,拜访了著名画家林风眠和潘天寿,“这一下,绘画的瘾彻底被勾了起来。”等回到北京后,他又重拾画笔,开始认真地学习中国画。

一次偶然的机会,蓝天野认识了画家李苦禅。在闲聊中,他鼓足勇气跟李先生说:“要不您教教我吧!”让他意外的是,大师居然没有拒绝,而是乐呵呵地让他把自己的画拿过来看看。也是在那年,他又开始跟许麟庐先生学画。“别看我只是个业余画家,可是即使在专业画家中,又有谁能像我这么幸运,同时跟两位大师学习?”虽然已是40年前的事,但蓝天野现在回忆起来仍是感慨万分。

最怕拘谨爱画鹰

这已经是蓝天野第三次在京开个人艺术展了。1996年8月和1998年10月,他两次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书画展。此外,他还曾于1996年参加了在日本福冈市举办的三人画展。

和李苦禅、许麟庐两位老师一样,蓝天野也主攻写意花鸟,兼作人物画。但无论是花鸟画还是人物画,他的画作中都有一种疏朗、旷达的意境。

此次展出的作品中,尤以绘鹰的画作为多。《英踞苍茫》中两只白鹰翘首远望,立意深远;《松鹰图》中一黑一白两只苍鹰,似乎饱含着复杂的情绪;《在山之阿》中的两只苍鹰,则让人倍感厚重……蓝天野说,自己画鹰,一方面是随了老师们的爱好,另一方面也是自己生性爽朗,最爱自由,生怕拘谨。

美术方面的心得也反哺了他的话剧表演、导演。因为自己对审美的独特需求,演出时蓝天野都要自己设计造型,自己化妆。而他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导演作品《吴王金戈越王剑》,也以其独具诗情画意的导演处理而著称。

8月24日,画展开幕那天,当蓝天野出现在展厅时,总有观众围上来索要签名、合影,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几乎没有一刻休息。身边的年轻人开玩笑说:“下回您再来,化装一下让他们认不出您来。”老人却正色回答:“人家找你,那是看得起你,我不过就是个业余画家。”

本次画展将于9月1日结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