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山水有灵,盈盈合璧

2011年06月18日 14:12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钟哲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亲历台北故宫《富春山居图》合璧特展

  黄公望画像,郑慕康画,现藏浙江博物馆

  黄公望画像,郑慕康画,现藏浙江博物馆

  黄公望自跋《富春山居图》

  黄公望自跋《富春山居图》

  沈周跋《富春山居图》

  沈周跋《富春山居图》

  通过多媒体技术“合璧”后的《富春山居图》 新华社发

  通过多媒体技术“合璧”后的《富春山居图》 新华社发

  遍布乾隆印章和题词的《富春山居图》赝品《子明卷》局部

  遍布乾隆印章和题词的《富春山居图》赝品《子明卷》局部

  文物南迁,历尽艰险(该图选自《台北故宫》)

  文物南迁,历尽艰险(该图选自《台北故宫》)

  人们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争睹《富春山居图》  吴景腾/摄

  人们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争睹《富春山居图》 吴景腾/摄

□羊城晚报记者 钟哲平

2011年6月1日,“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在台北故宫拉开帷幕,特展将分两期展出至9月5日。《富春山居图》是元代画家黄公望的传世名作,曾在顺治七年遭遇火烧而断为两段,前段《剩山图》现藏浙江博物馆,后段《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现藏台北故宫。“山水合璧”特展将《富春山居图》前后部分联袂展出,完成了古画合璧的夙愿。我有幸亲历了这一瑰宝合璧的文化盛事。据了解,台北故宫目前每日迎客七千余人,其中八成是大陆游客。

三百年和三小时

排队的人群在台北故宫二楼转了几道弯,像一笔写意的清泉,从蔼蔼云山中流出。队列时而缓慢地前移几步,时而停下完全静止。没有人鼓噪不安,没有人询问还要等多久。身穿湖水色套装的工作人员不时在队列中走动,发一些小册子,带着歉意地说:“让大家久等了,大家辛苦了,先看些小资料吧,有老人家可以到那边坐一会。”有人问:“几点闭馆啊,来得及吗?”工作人员说:“我们六点半闭馆,但是连续几天都开到晚上八点多呢。放心吧,会让大家看到的!”

工作人员的安抚相当奏效,再说看画本来就是一件气定神闲的事情。没有耐心的人,也不在这个队列中。人们不时低头看着名画的简介,不时和同伴低声交谈,不时轮流出列买点小工艺品。也有人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地默默等候。队伍始终是安静的,酝酿着一种随缘入画的情绪。山水合璧,都等了三百多年了,还在乎那一会吗?

我也以同样的心态站在队伍中,听着自己激动的心跳,默默等了三个小时。我终于体会到最虔诚的佛教徒参拜年代久远的寺庙之前,要先绕寺三周才能进入的心情。这三小时,仿佛是一个必不可少的仪式,是一种气场的凝聚,是一次触觉的净化,好让你的身心腾出最纯净最敏感的神经,来感受一件旷世神品所带来的震撼。

这是2011年6月5日,我身处台北故宫。公元1650年被烧成两段的元代古画《富春山居图》,就在前方不远处的展厅里合璧。

山水合璧,跨过了时间的长河,跨过了空间的两岸。我一直认为,这是黄公望在显灵。

熟谙命理的黄公望,在画成传世名作《富春山居图》后,已经不是第一次显灵了。

两个端午节

元至正七年,即公元1347年,时年79岁的黄公望开始创作《富春山居图》。一生命途多舛的黄公望给自己起了个号叫“大痴”,老年隐居在浙江富春江一带。他逍遥于江南的灵秀山水间,“早晚得闲,当为着笔”,到至正十年基本完成了这副传世名作。黄公望对这一作品颇为得意,在自跋中写道:“兴之所至,不觉亹亹布置如许。”漫漫积累,成于胸壑。兴之所至,意不求其佳而自佳。黄公望道出了艺术不朽之真谛,也道出了他对宇宙山河的理解。山水有灵,并无兴亡。

在这篇自跋里,黄公望对自己作品的自信,还在于他的一句预言。“无用过虑,有巧取豪敓者,俾先识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大难也。”无用是黄公望的师弟,他陪着黄公望游历富春山,担心《富春山居图》日后会引起争夺,就叫黄公望写明将此画赠予无用。黄公望在自跋中写下此事,后世果然应验了“巧取豪敓”之说。黄公望说“无用过虑”,是否一语双关,我们已无从得知。事实上,即便写明了又如何?人的生命永远不及艺术永恒,无论谁短暂拥有这幅画,都只是画的过客,是富春山水的过客。

自跋预言出此画后世的经历,这是黄公望第一次显灵。有意思的是,黄公望这一自跋题写于“至正十年,青龙在庚寅,歜节前一日。”歜(chù)是切碎的菖蒲,歜节即端午节。而我看到《富春山居图》真迹的这一天,也正好是端午节的前一日。两个端午,跨过661年。黄公望笔下山河,犹有流光。

沈周的情怀

黄公望的第二次显灵,出现在明代大画家沈周的笔下。

沈周素仰慕黄公望,得到《富春山居图》后,如获至宝。他见画中有其他名辈题跋,“岁久脱去,独此画无恙”,就认为是“翁在天之灵而有所护持”。后来沈周被人把画骗走了,又自嘲说:“又岂翁择人而阴授之耶。”沈周觉得自己不配拥有此画,是黄公望显灵收走了它。

痛心之余,沈周凭记忆背临了一幅《富春山居图》,聊以自慰。这一背临图实则沈周的再创作,笔法秀逸,山木稍有着色,另有清新可喜之处,现藏于北京故宫。这次在台北故宫的山水合璧特展中,也一并展出。

大痴和画痴

沈周深知天地万物,无所谓真正的“拥有”。《富春山居图》随后的收藏者董其昌,也心领神会。什么是真正的“得到”?在他看来,是看一眼此画,便得“一日清福,心脾俱畅”。对于知音者而言,每一次欣赏,都是“虚往实归”。

如果说沈周和董其昌对《富春山居图》是一种热恋,那么明代收藏家吴问卿对此画,可谓销魂蚀骨的绝恋了。他惊世骇俗的火殉名画之举,令人喟叹千古。这一次,是黄公望最大的一次显灵。

吴问卿名吴洪裕,出身江苏望族,家有云起楼,藏名器名画。《富春山居图》传到吴问卿手中时,已是第三代了。他对《富春山居图》,爱到了共卧同食、不离左右的程度。明末清初书画家邹之麟留下的长跋,记录了问卿对《富春山居图》的痴爱。

富贵如神仙时,问卿以“名花绕屋名酒盈樽名书名画名玉名铜环而供一富春图”。

国变家亡流离失所时,“问卿一无所问,独徒跣而携此卷”。

邹之麟饱含理解之情的笔墨,使一位光着脚走难,依然紧抱名画不放的画痴跃然纸上。无论富贵贫穷,都不离不弃、生死相随。邹之麟认为这种感情,不是“情好寄之”,而是“性命徇之”。他甚至认为,黄公望是一位仙人,留下此卷给问卿,是故意与之游戏。大痴与画痴,谁比谁更痴?

这种说法显然不被其他爱《富春山居图》的人所接受。他们不能原谅吴问卿临终火烧《富春山居图》陪葬的做法。所幸名画并没有烧毁,而是被问卿的侄子救出。《富春山居图》被烧成了两截,较小的前半幅被命名为《剩山图》,较长的后半幅称为《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两幅”画从此在不同的收藏家手中辗转流传。

火海余生,更添传奇,《富春山居图》命不该绝。

留了一手给乾隆

烧都烧过了,还有什么劫呢?专门帮人占卜问卦的黄公望,似乎早已算到自己的画会落到史上最大牌的书画爱好者———清代乾隆皇帝的手中。王羲之《快雪时晴帖》、赵孟頫《鹊华秋色图》等名作,几乎布满了乾隆硕大的印章和题字,大大损害了原作的神韵。

公元1746年,《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也在乾隆手中历了一次险。也许是黄公望冥冥中要保护此画,在真迹进宫的前一年,乾隆已经得到了一幅无用师卷的赝品,世称子明卷。乾隆爱不释手,在子明卷上题词五十多处,写到实在没地方写了,干脆写到山景中。全画面目全非,惨不忍睹。

乾隆看到后进宫的《富春山居图》真迹时,傻眼了。只好命大臣在上面题写一段“声明”,硬说真迹为赝品,草草收场。于是,被判为“伪作”的真迹,没有“失身”于天子,在宫中安然度过两百载悠悠岁月。

当我在台北故宫看到清白如玉的《富春山居图》真迹,以及体无完肤的“乾隆藏品”子明卷,不禁会心一笑。我听到了老顽童黄公望狡黠的笑声。

文物史上的奇迹

《剩山图》离开《无用师卷》独自飘零,先后辗转于吴其昌、王延宾、吴湖帆等人手中。吴湖帆不惜用商彝换回此画,并给自己起了个别号,叫“大痴富春山图一角人家”,可见其欢喜之心。1956年,吴湖帆将《剩山图》捐献给浙江博物馆。

《无用师卷》则在清宫静养,卧听紫禁城外风雨飘摇。

朝代更替,风云变幻。1933年,连同《富春山居图无用师卷》在内的紫禁城文物开始避战南迁。国宝在大陆经历了七次迁移后,大部分渡海到了台湾,又经三次搬迁,终于1965年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安家,结束了32年的颠沛流离。19557箱文物在烽烟中迁徙,翻山越岭,历险无数,总算是死里逃生,安然无恙。

《无用师卷》与《剩山图》从此隔海相望,遥遥相待。当年与古画一样分离的还有人间无数夫妻、母子、兄弟……人不如画,又能等多久?

亲情无法消停,山河无法割裂,黄公望又显了一次灵。2010年3月,温家宝总理在全国“两会”中外记者会上,提到了《富春山居图》的故事,希望古画能合璧。总理深情地说:“画是如此,情何以堪。”于是“山水合璧”成了一件意义非凡的文化盛事,于是有了今天台北故宫的特展,有了这个千载难逢,让我们大饱眼福的机会。

《富春山居图》跨过六百多年的岁月,其中经历了三百多年的二卷分离,当中又有六十年的分隔两岸。多少人为了它的合璧辗转奔忙,用心良苦。如今盈盈山水跨越海峡的阻隔,深情合璧。当我望着二卷接合处那互相趋合的印章,仿佛听到《富春山居图》首尾相触那瞬间发出的叹息,回荡山河。

画中游历富春江   

传世名作,世人仰慕。但游客太多,如匆匆流水,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尽可能地领略到名画的风采呢?台北故宫考虑得很周到。

他们将特展分为一、二两期,第一期合璧展出《剩山图》和《无用师卷》真迹,并有“黄公望书画珍迹”、“富春山居图临仿本”、“黄公望的师承与郊游”等单元。第二期主要展出“明清时期黄公望的影响”及“黄公望传称作品”等单元。为了使展览内容更丰富,台北故宫专门向北京故宫、中国国家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云南省博物馆,还有台湾的一些私人收藏家借展了部分藏品。

我看到的第一期特展,是“山水合璧”的菁华。看真迹的人,在耐心排队。如果要看展馆内的其他展品,如黄公望另一名作《九珠峰翠图》、黄公望题曹知白《群峰雪霁图》、沈周背临《富春山居图》(北京故宫借展)、乾隆所爱的赝品子明卷等,则不需排队,可直接进入。观众在对作品的背景和身世有了大致了解后,才看真迹,也能在比较之下得到更多的领悟。

《剩山图》长约51.4厘米,《无用师卷》长约636.9厘米,加上前后题跋,合璧后全画约长11米。为了方便观众看画,在真迹上方,还放置了画作某些局部的印刷图,呈现容易为人忽略的细节。

当观众排队排到真迹前时,台北故宫的讲解员就分批带领人们参观,进行大致的讲解。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来让观众看得明白,二来有效疏导队列,不至于一堆人挤在壁橱前,谁也看不清,还影响了后面的进度。

为我讲解的是一位姓曾的中年女士,语言生动,表情丰富。她领我们细看画卷骑缝处吴之矩(吴问卿之父)的印章,说明两图合璧的位置。为了更形象地说明火烧的情景,她用手指着旁边一位观画女子的衣领说:“这火烧可不是我们裁衣服啊,哪有剪得那么整齐的,救出来以后就要重新裁,重新裱,所以你看,那接缝处有缺失部分,但又是对得上的!”众人一起低头细看画卷,同时发出一声:“哦!”她又指出画中椭圆形的火烧痕迹说:“画是卷起来的,中间没有空气,所以不会一下子烧断。瞧,火印是从外面向里面逐渐变淡的。”

曾女士每每指出画中妙处,观众都频频点头。她像一位对富春山水怀着深厚情感的导游,带着观众慢慢游历富春江。

走到山的向阳与背阴处,她叫大家留意光线丰富的变化,看湖面的波澜,看水草的摇摆。一位亭中观鹅的高士,一位扁舟垂钓的渔人,两人遥遥相望,会有怎样的心灵对话呢?那群小鹅活了六百多年,还将继续嬉戏。

走到卷尾一峰独立处,她又停下,叫大家回头:“看,从这边望回去,天地明净,多么壮阔!画只有30厘米高,却展现了如此高远、阔远的意境!”我们随着她的引领走走停停,在画卷中左顾右盼,如沐春风。

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山水合璧,黄公望有灵,也应长笑了。

黄公望的灵魂与画境合一。他是一个借画笔以抒情的诗人,借画笔以寓意的哲人;邹之麟则把黄公望视为书中之王羲之,把《富春山居图》视为画中之兰亭。黄公望已把“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的境界画进山水。《富春山居图》潇洒磅礴,而细节完美。每一褶皱都嵌进老画家对天地万物的欣然感念之情。静观《富春山居图》者,无不被黄公望豁达悠扬的心境所折服。图卷展开,观者如泛舟江上,“从流飘荡,任意东西”,阅尽两岸重峦叠嶂,四时风光变幻。行至潮平岸阔,物我两忘。最后一笔简意的远山,描出生命淡淡的喜悦。

范仲淹曾在富春江畔凭吊严子陵,写下“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有了今天的跨海合璧,黄公望之风,也如山高水长了。

沈周对黄公望的风采有过很生动的描述:“(儒释道)三教之人,杂然问难,翁论辩其间,风神竦逸,口如悬河。”他的道骨仙风与放浪形骸,为其同时及后世人所倾服。元代文学家柳贯为黄公望《天池石壁图》作歌,题写道:“大痴道人骑鲤鱼,梦入神山采蛾绿。”黄公望的朋友郑元祐也说他是“众人独黠我独痴”。贡性之说得更直接:“此老风流世所知,诗中有画画中诗。晴窗笑看淋漓墨,赢得人呼作大痴。”

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到底谁是真正的大痴?是骑鲤鱼入神山的黄公望,是心与天游的沈周,是情根难断的吴问卿,是真假不辨的乾隆,还是尽心尽力保护并发扬传统文化的文物工作者?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台北故宫的《富春山居图》“山水合璧”展厅。回头再看一眼黄公望参透生命的山水,天长地久,风烟俱静。

链接

从6月2日起,《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在台北故宫正馆中最主要的书画展览室210陈列室与公众见面。两卷并列放在一个逾16米长的恒温恒湿大通柜中,《剩山图》在前,《无用师卷》在后,两幅画卷虽然独立装裱,但前后呼应山水相连。

由于《富春山居图》当年被火烧成两截后,分别装裱、各自成画,已经不可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合璧”。虽然两卷不会拼接在一起,但馆方独具巧思地运用多媒体技术,模拟图卷合璧后的情景并叠加了黄公望其他作品以及中国山水画的一些意境和手法,最后通过3D技术呈现到40米长的电子屏上。

台北故宫不仅为《剩山图》购买了1.5亿元的巨额保险,还在安保工作上大下工夫。

台北故宫的安全设备包括监控系统、防爆装置、感应割碎玻璃的碎音装置、红外线侦测系统。监控系统每天24小时收集整个院区的情况,红外线遍布馆内外,夜间如红外线侦测到有人在附近徘徊,警卫会上前盘查。警卫严守门禁管制,防窃、防劫、防破坏是每天的日常工作。上百名的警察和安全管理人员还有四条警犬来回巡逻,部分警员身着便装隐藏在游客之中。无论是安保人员还是柜子的设计,内外都在掌控之中,观众每一个动作都能够被看到。

钟哲平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