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吕碧城与秋瑾

2011年05月03日 10:46
来源:新快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秋瑾

  ■吕碧城

总有一些事情让我们头头是道

非常道

COMMENT

近代吕碧城真称得上是一个神秘人物。她的身世,她的经历,她的思想和结局,在很大程度上,都称得上是一个谜。同样,吕碧城与“鉴湖女侠”秋瑾之间的交往,同样也是扑朔迷离。

■ 赵焰

吕碧城在天津少年成名时,秋瑾正跟丈夫王子芳住在北京。丈夫在清廷度支部,也就是以前的户部谋差,秋瑾无事时则读读书、写写诗、练练字什么的。也就是在那段日子,秋瑾认识了丈夫同事的妻子吴芝瑛。吴芝瑛是吴汝伦的侄女,安徽桐城人,出身书香门第,博览全书。在吴芝瑛的家中,秋瑾接触到大量进步书籍和报刊,思想上也越来越趋向于革命,行动也越来越富有激情。因为诗写得好,人漂亮又豪爽,秋瑾在北京南方文人的圈内很有一些小名气,常以“碧城”为号写一些诗文在圈内流传。当吕碧城的诗、词、文不断在《大公报》推出的时候,秋瑾看到另一个“碧城”佳作叠出,很震惊,很快就成为吕碧城的“粉丝”。1904年的时候,秋瑾决意要改变一成不变的生活,考虑去日本留学了。那一次去天津办些手续,就顺便去了《大公报》馆拜访时任副刊主编的吕碧城。

秋瑾来报馆的时候,很有点特立独行的样子:头上梳一个女人的发髻,身上却一袭男人打扮,穿一袭长袍马褂,看起来风流倜傥,把一帮男编辑看得一愣一愣的。秋瑾见到吕碧城之后,没想到碧城如此年轻,也如此漂亮,一叙之下,得知吕碧城比自己小九岁,更是啧啧惊叹。当晚,吕碧城邀请秋瑾留宿自己屋内,彻夜长谈,直至天明。两个谈些什么,吕碧城并没有提及,不过可以推断的是,双方都是有主见的人,秋瑾想以自己的革命主张说服吕碧城;吕碧城也以自己的改良和立宪说服秋瑾,只不过谁也没有成功。并且,双方对于满人的态度也不一样:秋瑾是坚定的民族主义者,而吕碧城则温和得多,并且吕碧城当时正跟旗人英敛之坠入情网,自然不会赞同秋瑾的“偏激”主张。第二天早晨,二人友好地分手了。吕碧城后来在叙述这一段情景时,不无得意地说:秋瑾一看才华不如自己,便将自己的名号“碧城”让出,以后再也不用“碧城”这个号了。

女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永远是微妙的———秋瑾在与吕碧城见面之后,不久就东渡日本了。到了日本之后,秋瑾给吕碧城写了两封信,吕碧城都把它刊发在《大公报》上。在此之后,两人断了联系,思想和行动南辕北辙:秋瑾忙于革命,也与徐锡麟有了非同一般的友情;吕碧城呢,则先坠入情网,然后由情悟道,对宗教和解脱有了浓厚兴趣。一直到秋瑾1907年从日本回国,大约是约吕碧城写稿吧,才跟吕碧城重续旧情———吕碧城后来回忆,她曾为秋瑾创办的《女报》撰写了发刊词,不过后人查实《中国女报》创刊号,发刊词的署名却是“秋瑾”。这当中的误差,是吕碧城记忆有误,还是秋瑾篡改了吕碧城的名字;或者是吕碧城答应自己写文章以秋瑾的名义发表。故人皆逝,一切都不得而知了。不过两位才女的交往,似乎彼此一直不咸不淡。颇有意味的是,虽然两人诗词绝佳,但从未见二人你唱我和———才气是一种锋芒,这两个人,大约都有些忌惮彼此的寒光吧?

这一段续缘也没有延续多长时间,到了七月份,秋瑾因徐锡麟安庆暴动一事被捕,很快被杀于绍兴古轩亭口。吕碧城在听说秋瑾被杀一事后,五味俱陈,用英文写了《革命女侠秋瑾传》,发表在美国纽约、芝加哥等地的报纸上,叙述了自己与秋瑾的交往,表达了一些悲伤,也表达了一些困惑。那一个“碧城”的激奋,是这一个“碧城”所无法理解的。秋瑾被杀后,很多资料说是吕碧城冒着极大的风险,派仆人到绍兴为秋瑾收殓遗体,暂厝于卧龙山下;后来又委托吴芝瑛、徐自华等人移至西湖边上安葬。我没有看到材料的具体来源,很多资料在叙述一段时,都语焉不详;也有的干脆说没有这回事,指出秋瑾的遗体是由当时的慈善组织“同善局”出面收殓的。还有资料言之凿凿地说吕碧城的这一番举动差点惹出了麻烦,只是因为有着袁二公子等人的背景,清廷才没把吕碧城怎么样。吕碧城到底是不是出面替秋瑾收过尸,现恐怕很难验证了。

不过秋瑾的死,对于吕碧城的触动是很大的,这样一个既漂亮、有才气,且有胆识的女子,就那样死了。一想起这事,吕碧城对于人生又增添一些虚幻感。

赵焰

标签:吕碧城 秋瑾 日本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