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中国啥时能有一流大学?

2011年04月12日 01:13
来源:北京晨报 作者:周怀宗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4月8日,在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新闻发布会上,学校方面宣布:“清华计划在2020年达到世界一流大学水平,并在2050年跻身世界一流大学前列。”

对于“世界一流大学”的追逐,清华并非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最近两年,诸多中国大学都曾宣言向“世界一流大学”进军,与此相对的是,至今在亚洲的大学排名中,内地大学都不曾跻身前列。

一流大学没有标准

所谓一流大学,就是学生和老师的精神都可以得到自由的挥发,教师可以自由地去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学生则可以在学校里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

什么是一流大学?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答案,世界上各种有影响力的排名,其标准也并不一致,学者教授也各有自己的认识。

对此,著名学者秋风表示,其实我们不一定要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我们不妨用最朴素的方式去想象一下,所谓一流大学,它应该是一个好大学,或者说是一个美好的大学,学生和老师的精神都可以得到自由的挥发,教师可以自由地去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用自己喜欢的方式去表达对社会、对公共事务的思考。学生则可以在学校里学到自己想学的知识,学到做人的品德。倘若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它会在乎排名多少吗?排名第十和排名第九十九,对它有什么区别呢?

建一流可能走偏

我们科技人员发表的期刊论文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但同样有数据统计说,这些科研论文的平均引用率排在世界100名开外。

然而,对于大学来说,一流还是二流,社会上是存在着标准的,不管是否准确,但的确是有量化的数据为凭。

对于大学排名的标准,西方一些知名大学一直都有非议和不满,秋风表示,一旦量化指标成为大学办学的指向,可能会导致大学最终走偏。

秋风说:“现在很多大学宣扬要建一流大学,其实走的是量化指标的老路,这个路我们已经走了很久了,它的弊端也已经被大家所认识到。以论文来说,注重论文数量是一直以来的弊病。”

而现在大学建一流,很可能就会变成另一种“论文数量”式的路,秋风说:“学校若按照那些排名的标准,把资源全都集中在这些标准方面,而荒废和忽视其他方面,最终必让大学建设走上偏路。”

大学为何在退步

近年来,大学的口碑日趋下降,大学毕业生就业也越来越难,即便是北大清华,在网上也多是批评,少有赞誉,连北大清华等国内知名大学也受到一些学者的批评。

中国有没有一流大学?对于这个问题,学者们基本都持否定的观点,即便是原北京大学校长,也曾表示中国目前无一流大学。而清华北大要建一流大学,也说明他们尚不是一流大学。

那么,中国有没有可能建成一流大学?这则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秋风说:“过去十年,我们的大部分大学都经历了高速的发展,大学大起建设之风,学生越来越多,大楼越来越漂亮,地方越来越大,但同时,大学也越来越不像大学了,你可以随便问问学生、家长,甚至大学的教师,大学除了钱多以外,还有哪方面变得更好了?”

秋风表示,大学其实一直是在退步,而不是进步,不能让师生有归属感,不能让人在其中获得身心的升华,不管有多少高楼,有多少学生都不能称作一个好的大学。

做好大学再谈一流

以北大来说,不说未来要怎么样,先把自己恢复到西南联大时的那种状态,在那么困难的时代尚且能培养出获得诺贝尔的学生,那就是一流大学了,其他标准都是空谈。

在秋风看来,所谓一流大学,首先要是大学,才能谈一流,而现今的中国大学,先要做的,就是把自己变成一个真正的大学。

秋风说:“大学本来就是一个安安静静做学问的地方,而今中国大学的高度商业化、行政化等,让大学变成了闹市,不再是学术的净地。这其中也包括清华、北大等名校。所以,建一流首先要让大学还归清净,让学生能够自由学习,教授能够自由安排研究和教学。”

然而,做成真正的大学,在秋风看来也不容易,他说:“仅这一点,恐怕就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至于那些什么几年目标之类,并不切实际。”晨报记者 周怀宗

■延伸阅读

秋风:

“官员大学”是祸首

说到建一流大学,我们首先要做的是让大学回归正常,我个人认为这恐怕需要十年二十年的时间,为什么要花这么久的时间,中国大学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我想,目前大学最大的问题,在于行政化严重,用权力主导学术。其实不管是中国古代还是西方,大学都是一个师生自治的共同体,比如孔子的教育,虽无大学之名,但是也颇得几分大学的意味。即便是在二战之后,西方很多政府都开始出资支持大学教育,但是并没有影响到大学的机制,大学依旧还在以它固有的方式运转。

中国的大学则不然,我们的大学长久以来都是行政化的管理模式,是官员管理学术,这种管理模式是导致管理指标化的原因,因为那些“官员大学”看不懂学术论文,但是又要有一个评价,那怎么办呢?就只能看数量了,谁发表的多谁的水平就高。事实显然不是如此,现在的情况也足够说明问题了,低质量的论文无限量地发表,甚至抄袭、剽窃屡屡发生。这种量化的管理模式让大学变得急功近利,不论是教学还是研究,都非常浮躁。现在要建一流大学的潮流,同样也很可能走上论文的老路,变成另外一个指标管理的潮流。

别水./整理

标签:大学 秋风 学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