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大学辅导员可有可无?

2011年04月06日 14:11
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夏杨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辅导员兼职工作且弹性大,能否发挥应有作用,值得关注

  天津大学生评选出自己“最喜爱的辅导员”。想让学生喜欢,不能不管,也不能管太多   姜宝成/CFP

羊城晚报记者 夏杨

实习生 朱娟

最近有个网络热帖在广东高校网站上流传,话题是“谁能告诉我,辅导员是干嘛的?”此帖一出,立即引起网友争鸣。多数人认为,“辅导员”本来应该是和学生打成一片,引导学生学习和生活的,但现实中往往并不受待见,学生对他们怨言颇多。

甚至有网友说:“辅导员只会上拍领导马屁,下训导学生,在我看来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近日,羊城晚报记者在广州地区多所高校中采访时发现,辅导员管理内容宽泛,工作弹性较大,并且不少是兼职,以致“不愿在学生身上花费太多精力,和学生关系疏远”的现象较为普遍。一位老教授说,目前的这种状态应该引起大学的重视!

现实状况

难得一见,何谈辅导

辅导员是干什么的?上网一搜索,就会跳出来解释:辅导员是从事辅导工作的人员简称。如心理辅导员、班级辅导员、技术辅导等或专指高校辅导员。辅导员制度是目前大学普遍采取的一种学生管理制度。新生入学时,从高年级学生或教师中挑选专职或兼职人员担任学生的辅导员,从事学生的思想政治教育、学生管理以及学生党团建设等方面的工作。每个辅导员一般管理一个或数个班级。

现实中辅导员给大学生们的印象如何?网友“ultrazw”留言:现在不知道辅导员是谁,班长是同学和辅导员的中间人,一般出了什么影响较大的事件,辅导员才会亲自出现。网友“nkwhahaha”说:有时发些通知,有时开些没什么用的会,我记得就这样了。网友“君心如月”说:就开学见过他两次,后来,如果不是教《形势与政策》,恐怕也只能到下学期见了吧。

学生见不了辅导员的面,辅导学生自然谈不上。为何出现这种情况?一位“过来人”分析,辅导员本是大学生活里面非常重要的角色,惩、贷、助、党、团、就业、宿舍、心理、思想、救急、学生会、团委、竞赛等都要管,“只不过,辅导员工作,亦是充满弹性,担任者可自由发挥。有些辅导员已经忘了本职工作。”

辅导员回应

兼职太多,忙不过来

华南师范大学政治学与行政学院10级辅导员王鹏向记者介绍,辅导员的工作主要有四块:一是学生事务管理,比如奖学金、助学金、学生贷款、宿舍方面的工作;二是社团工作。学生社团开展各种各样的活动,辅导员都要进行统筹与指导;三是班级、年级管理。这部分的工作比较繁琐,学生干部会参与协助;四是政治学习,辅导员一般会上一门“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的课。“因为辅导员评职称要相应的课时量与科研项目,同时与学生在课堂上的交流也很重要。”

为何当代大学生与辅导员的关系比较疏远?王鹏解释,白天是辅导员的工作时间,学生在上课,学生与老师的交叉点仅是在课后和晚上。而一些参加社团、兼职活动较多的学生,往往与辅导员没有空闲时间的交集,所以见面时间、沟通与交流都比较少。

还有几位高校教师认为,辅导员与学生有距离,还反映了辅导员对自身工作认同度问题。一些辅导员仅把这个职位当作兼职,甚至是“跳板”,心思根本没有在服务和引导学生上。

“辅导员不是专职,有时候忙不过来。”华师教育科学学院08级辅导员王睿,已经从事辅导员工作9年之久,他除了是学院08级170多人的辅导员,也要负责270名毕业班研究生的日常事务管理,同时还身兼院团委和学生会的指导老师。

王睿说,以前只带大一、大二年级时,每学期至少可以去男、女生宿舍四五次,对学生状况很了解。自从身兼多职后,时间便被大大小小的社团活动会例会所占据。“现在的学生对学院的向心力也不如从前了,外面世界的诱惑力太大。”王睿感慨。

学生心声

强调管理,不如引导

顾名思义,“辅”谓之拐杖,有辅佐之意;“导”,谓之风向标,有引导之意。但是在部分大学生的印象中,似乎辅导员既不是朋友,也不是老师,而是以管理者的面目出现。

“第一次在宿舍打边炉,就被辅导员抓个正着。”广东某重点大学的小宋,放寒假前和三个舍友开“小灶”。几个大男生借来电磁炉、平底锅,买来鸡翅、牛肉丸、青菜、啤酒等各种食物。当他们正为一场舍内“边炉之旅”忙得热火朝天时,舍门被敲响,打开门,四个人傻眼了,原来是辅导员。

“一年难见几次辅导员,没想到见面就是挨批。”当被问起对辅导员的看法时,这是小宋留下的最深刻印象。

当然,也并不是所有辅导员都难得一见,记者采访中,也有不少同学反映,辅导员管得很多,“像个管家婆,什么事都管”,“一个活动的整个流程、发展阶段、结果展示她都要看,而且还会随时‘添一笔’。”广东高校大学生阿静是学生干部,平时与辅导员沟通较多。

在阿静眼中,辅导员着实是个严厉的“管家婆”,一开始上交给辅导员的工作汇报很少一次通过,每周迟到的同学都要去办公室反省。上周阿静和其他十几个同学,因为没去参加级会,被辅导员请到办公室重开了一次会。

“我们已经是大学生了,需要自我生活空间,并不想别人干涉太多,希望辅导员多帮我们处理在学校的程序化工作,具体的事务不要干涉太多。”阿静说。

“我们希望辅导员多做好引导者的角色。”华南师范大学的蒋家骏同学无论在学生工作上还是私下里,都与辅导员有沟通。“如果你跟辅导员聊个人事情,他们的建议还是挺中肯的。” 蒋家骏说,毕竟辅导员是过来人,人生经验丰富。有段时间,在学业和未来职业上很迷茫的他,第一个想到倾诉的对象就是辅导员。

夏杨、朱娟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