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潜艇“猎杀潜航”
中国海军舰队从西太平洋演练归来,自卫队研判潜艇究竟在哪里?
卖肾小伙沦为器官中介受审

2011年02月11日 01:09
来源:京华时报

字号:T|T
0条评论 打印 转发

▲董兵岗(右)由“卖肾者”沦为“肾贩子”。昨天上午,他与主犯刘韫璐在西城法院受审。 本报记者 欧阳晓菲 摄

肾脏移植手术中肾源的“紧俏”,使得非法器官中介有了市场。

陕西小伙董兵岗,自称因母亲生病家中困难成为卖肾者。接触了人体器官买卖黑市的他认定这个行业能赚钱,便铤而走险沦为“肾贩子”的同伙。

昨天上午,董兵岗与主犯刘韫璐因涉嫌非法经营罪在西城法院受审。他们被控通过网络招募多名“供体”,并居间介绍“供体”与患者进行人体器官移植手术,非法经营金额46万余元。

困境小伙决定卖肾

伪造手续通过审批铤而走险沦为肾贩

现年24岁的董兵岗是陕西省农民。他供述说,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又碰上母亲生病,急需用钱。曾在医院门口的大柱子上看到过卖肾的小广告,让他萌生了卖肾挣钱的想法。

2008年12月,董兵岗从网上找到了做肝肾中介的QQ群,并联系上自称钱某的中间人,两人约在天津见面。像董兵岗这样愿意出售自己肝肾的人,被称为“供体”。二十四五岁的健康男青年是中间人挑选“供体”的首选对象。

董兵岗被带入一处三室两厅的房子里,里面住了二三十个“供体”,有人专门负责看管和做饭。免费吃住二十多天后,他被中间人介绍到山东,后在做完血液配型检查后,被“转”给了刘韫璐。

中介刘韫璐今年30岁,高中文化,河北人,为了做人体器官的中介生意,特意化名“刘鹏”。他通过在医院散发小广告、网上发帖,寻找到需要进行肝肾移植手术的患者。

伪造手续通过审批

同年年底,在北京房山区,51岁的刘某被确诊为尿毒症患者,需要进行肾脏移植手术。刘某的女婿通过网络寻找肾源,与刘韫璐取得联系。

刘某的血液配型数据刚好与董兵岗相符。因此董兵岗来到西城区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与患者刘某等人见面,并进行体检。而这笔器官的交易,刘韫璐开价15万元。

因《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受体限于活体器官捐献人的配偶、直系血亲或者三代以内旁系血亲,或者因帮扶等形成亲情关系的人员。董兵岗需要相应的身份证明。经刘某一方的同意,董兵岗“变成”了他的外甥赵某。刘韫璐花150元找了个办假证的,给董兵岗制作了名为赵某的身份证。

医院还需要患者和捐献人的亲属关系证明,刘某提供了关系证明交给医院。董兵岗签下自愿捐献肾脏的声明书,表示其充分了解手术和术后可能存在的风险,自愿无偿捐献一只肾脏给他的“舅舅”。

所有材料提交给医院后,医院伦理委员会书面审查后通过了审批。在董兵岗被安排进入手术室后,刘韫璐便从刘某家属手中拿到了15万的费用。其中刘韫璐在内的3个中介,分别获得2万至4万元不等的费用。原本说好分5万元的董兵岗只拿到了1.5万元。

铤而走险沦为肾贩

此后,董兵岗认定做器官买卖中介生意能赚钱,铤而走险沦为器官中介。检方指控称,刘韫璐伙同董兵岗,从事居间中介供体与患者进行肝肾移植手术,非法经营额达46万余元(包括董兵岗卖肾的15万元,其中董兵岗涉案11万余元)。

2009年5月,警方接到事主杨某的线索,赶到现场后发现是一起因出卖人体器官引发的费用纠纷。杨某自称在一名器官中介的安排下,出卖肝脏进行器官活体移植手术,因出卖器官的费用问题与中介发生纠纷,并遭对方殴打致伤。

警方获得线索后,很快将这名器官中介抓获归案。此后,同样从事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董兵岗进入警方的视线,不久和刘韫璐相继落网。据检方指控,刘、董二人还在石家庄租赁房屋,通过互联网招募“供体”,准备从事介绍进行人体器官的非法买卖。

昨天,董兵岗和刘韫璐在受审时表示认罪。

此案未当庭宣判。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查看跟帖]我要跟帖 已有 0 条跟帖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同步到微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