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打死家人竟罪减一等?
2010年12月08日 15:55北京晚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插图/艾姗姗 J213

本报记者 邱伟

本报近日报道的《新婚妻子遭家暴被殴打致死》一案引起了广泛关注。公众关注的焦点,除了这起家庭暴力案件情节之恶劣令人震惊外,还集中在对施暴丈夫王光宇有期徒刑6年半的处罚过轻。有人认为,如果董珊珊和王光宇不是夫妻,那么毒打他人致死的行为应该定性为故意伤害罪,且属于故意伤害致人死亡,量刑区间在10年以上有期徒刑至死刑之间。可就因为他们是夫妻,属于“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就要适用虐待罪,最高刑期7年,结果竟成了“家人犯罪,罪减一等”。原本为保护家庭中弱小成员设立的虐待罪,竟然起到了保护施暴者的反作用,法律后果令人瞠目。

从公众角度评判,这样重罪轻判的处罚结果,如果不是法律本身出了问题,就是司法者对法律的理解出了问题。

新闻事件

新婚妻子被丈夫打死

王光宇与董珊珊于2008年下半年结婚。新婚后,董珊珊开始遭受家庭暴力。2009年4月,董珊珊到法院起诉离婚。几天后,她在住家楼下被几个人拖上车带走,董母认出其中一辆车正是女婿开的宝马车。一个多月后,董珊珊回到娘家,王光宇又驱车来到董家楼下喊叫。董珊珊只得离开亲人独自在外租房躲藏,却还是被王光宇找到带走。在劫持妻子的1个多月间,王光宇多次实施殴打。

体重95公斤的王光宇到案后供述说,妻子非常瘦小,一巴掌就能把她打得起不来,而殴打的手段基本上是拳打脚踢,在对妻子最后也是最重的一次殴打中,他“用拳头打她,用脚踢她,从卧室门口,一直踢到床上,哪都打、哪都踢,直到她倒在床上为止,也不知道踢了她多少脚。”这次殴打发生在2009年8月5日,董珊珊于8月11日逃出,8月14日住院治疗,两个月后去世,尸检认定死亡原因为“被他人打伤后继发感染,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

网友评论

网友xiaozhuc_c:我不明白为什么长期摧残要比一次性伤害要轻?!按此说法惯偷应该比第一次偷东西更值得原谅??长期折磨不是更说明这人是故意的、惯性的嘛,而且还是对家人下毒手,不是更狠心、更过分么?

网友dbl237:故意伤害披上“家庭”的外衣就可以为所欲为?婚姻等于买卖自己的人身自由和基本的身体、精神安全?

网友Atlas:关键还是法律有问题,美国可不管你什么故意伤害罪、虐待罪,凡是你把人整死了,都是几级谋杀罪来判的,区别是一级、二级、三级,我们可好,死的罪名层出不穷,可以随意解释。

网友lior:想来受害者和其父母也有懦弱,顾及面子,没有正确认识家庭暴力等这样一些错误。

网友面面:女方早就应该直接去告虐待罪,而不是等死了,才让检察机关来立案告诉。虐待罪在没有发生重伤、死亡前,是自诉罪,也就是说女的不用找警察,直接去法院告男的虐待罪,就行了。如果女的因受强制、威吓无法告诉的,她的爸妈还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男的虐待罪。这个女的和她的家长应该及时咨询有经验的律师啊。

网友Joan:有对朋友在美国吵架打起来,女生报警,男生被罚上爱护家庭课3个月。

记者追问

同是打死人处罚为啥差别大?

1虐待是专门为家庭成员之间的长期折磨设定的罪名,其定义是:“对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经常以打骂、捆绑、冻饿、限制自由、凌辱人格、不给治病或者强迫过度劳动等方法,从肉体上和精神上进行摧残迫害,情节恶劣的行为。”刑法第二百六十条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伤害家庭成员身体,这是虐待罪的客观表现之一。这让虐待罪和故意伤害罪有了一定相似性。二者区别在于,前者表现为一种长期的、连续的折磨和摧残,而后者往往是一次行为。虐待罪加重情节“致使被害人重伤、死亡”,也与故意伤害罪的加重情节类似,但两者引起死亡或重伤的原因却大不相同:虐待罪致人重伤或死亡,是长期打骂、摧残导致了重伤或死亡结果;而故意伤害造成的严重结果,则是一次行为造成的。

同样造成严重后果,两个罪名最高法定刑却相差甚多:虐待罪7年有期徒刑,故意伤害罪死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差别,原因在于,就虐待罪而言,尽管行为人虐待被害人出于故意,但被害人重伤、死亡,却往往只是长期虐待的客观后果,而非其主观追求。所以7年的最高刑期仅与过失致人死亡罪相当。故意伤害罪则不同,它表现为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结果,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因为主观恶性不同,决定了两个罪名法定刑的巨大差别。但是,从被告人王光宇的主观恶性上看,很难解释这种巨大差别的合理性。

反复毒打主观恶性不大?

2有法律人士认为,虐待行为,如果仅仅是一般程度上的打骂行为,或一时失手,意外造成被害人重伤、死亡的后果以及导致被害人自杀的情况,尚可认为施暴者的主观恶性低于故意伤害行为的主观恶性。

可是,如果施暴者对受害人的要害部位进行了力度极大的反复毒打,就算施暴者自称不想造成伤害后果,也很难作出其主观恶性不深的评价。

董珊珊逃出丈夫王光宇控制后,曾在家人陪同下前往医院就医,医院诊断为:全身多发外伤;腹膜后巨大血肿;右肾受压变形萎缩性改变;头面部多发挫伤;右耳耳甲血性囊肿;双眼部挫伤淤血;多发肋骨骨折;胸腔积液;肺挫裂伤;腰椎1-4双侧横突骨折;四肢多发性挫伤、淤血;贫血;肺部感染。

可以看出,董珊珊躯干的要害部位遭受了力度极大的击打,肾脏变形,肺挫裂伤,肋骨、腰椎多处骨折,腹腔大量淤血。按照虐待罪对行为人主观状态的描述,行为人只想让受害人遭受痛苦,不想寻求伤害后果,可是行为人客观上实施了如此残忍的暴力行为,通俗点儿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往死里打”,而且是多次、反复实施了毒打。

虐待罪的处罚之所以轻,是因为双方是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实施的是长期摧残迫害而不是一次伤害,所以给予相对轻得多的处罚。但是客观的说,王光宇致董珊珊内脏破裂、腰椎骨折的每一次毒打,所表现出的主观恶性,都不见得比一次性的故意伤害行为主观恶性小。按照人们的朴素理解,这种对家人反复实施的毒打,主观恶性甚至可以说更深。

但是,这两种不相上下的主观恶性,竟推导出虐待罪与故意伤害罪在法定刑上的巨大差别,实在让普通公众感到无法理解。

毒打要害不是故意伤害?

董珊珊多处要害部位遭受重伤害,如果说这是在长期的殴打过程中,施暴者王光宇失手造成,过失所致,恐怕很难令人信服。任何正常的成年人都知道,反复、大力度地击打人体要害部位,可能导致伤害。

明知存在伤害可能,仍抱着一种打成什么样算什么样的心态实施毒打,这就是明知自己的行为会造成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结果,而希望或放任这种结果的发生的故意伤害行为。

实际上,像董珊珊案这样的施暴行为如果发生在社会成员间,会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可这种事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反倒不是故意伤害了。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指出,从董珊珊案犯罪事实看,被告人的殴打行为已超出了折磨、摧残被害人身心的虐待范围,存在伤害的故意。设立虐待罪的本意,绝不是为了将本可以用故意伤害罪处罚的严重家庭暴力行为,换成较轻的虐待罪来惩处。“若真如此,就意味着法律纵容家庭成员之间的伤害和杀害,婚姻就成了犯罪分子逃避刑罚的避难所了。”

虐待罪该保护谁?

4我国刑法设立虐待罪,是基于我国国情,更有力地保护家庭中弱小成员,弥补法律对家庭中个人权益保护之不足。但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以董珊珊案的司法实践来看,虐待罪竟然在客观上充当了家庭暴力的保护伞。

有法律人士认为,虽然虐待罪与故意伤害罪的区分不够明确,但与故意伤害罪相比,虐待罪处罚力度小得多,明显是针对主观恶性不深的家庭暴力行为,如果司法机关机械适用法律,就会出现“亲人犯罪,罪减一等”这样的法律后果,对家庭暴力的施暴者起到网开一面的作用。

总的来说,像董珊珊这样被毒打致死的家庭暴力案件,如果真属于虐待罪的范畴,那么虐待罪的法定刑设定得显然过低,难以惩戒家庭暴力,忽视了家庭中个人的权利、价值和生命尊严。如果这已经超出了虐待罪的范畴,就存在适用法律错误。 J179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