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变迁力量消长 美国在矛盾中调整
2010年12月06日 07:07解放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王嵎生

2010年国际形势十分错综复杂,在某些方面甚至迷雾重重、异乎寻常,让人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主体形势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我们“时代变迁”的“量变进程”仍在比较快地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深刻的、历史性变化。

G20实际上已成为新兴经济体同老牌发达国家相对平等的对话平台;在金融体系改革方面,发展中国家在世界银行的总体投票权将接近50%,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金砖四国”总共持有的份额将升至14.18%,接近一票否决权;在复苏经济方面,前者快速向好,后者乏力,进一步显现了不同的发展趋势;在政治和大国关系方面,英国继日本提出要与美国建立“对等”的同盟关系之后,也提出了要与美国建立“不盲从”的同盟关系,老同盟国土耳其也不那么听话了,开始同一些美国不喜欢的国家搞在一起。说得再简单一点,美国现在仍然是这个世界的唯一超级大国,但已不是原来意义上的“龙头老大”了(指挥棒越来越不灵了)。事情正像法国前总统密特朗说的那样:(现在)东方在增长,西方在衰退;西方充满担忧,东方满怀希望。这正是对当今世界两道不同风景线极佳的描绘。

外交雄心和残酷现实

奥巴马2009年执政后,他以“重塑美国领导世界”为核心的“外交新政”,从一开始就面临“时代变迁”的残酷现实,力不从心。今年5月,奥巴马在西点军校讲话也承认,美国再也不能在世界上单独行动。美国情报委员会报告也说:“随着中国、印度等国家的兴起,一个全球多级体系正在崭露头角”;虽然美国仍将是唯一的最强大的国家,“但主宰地位下降”。

一年多来,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多次谈到奥巴马关于建立“多伙伴世界”的外交理念,说什么美国将致力于“通过更多成员的更广泛合作,减少竞争来发挥领导作用,从多极世界走向多伙伴世界”。这话听起来蛮动人的,但实际上是在偷换概念,企图以“多伙伴世界”取代“世界多极化”不可阻挡的发展趋势,战略目标仍然是发挥美国的“领导作用”,维护美国一心一意想要主导的“当今世界”。2003年,时任国务卿的赖斯在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发表重要演说,强调“多极世界”是一种“竞争理论”,“不能促进和平”;说“多极世界”“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把这个世界折磨得痛苦不堪”;奉劝人们、特别是欧洲国家“放弃对众多新‘极’的追求”,团结在美国自由、和平与正义的“单极”周围。希拉里和赖斯战略图谋实际上是一致的,但策略不同。一个直言不讳,一个遮遮掩掩。赖斯没有成功,希拉里能行吗?

霸权思维和脆弱心灵

奥巴马“外交新政”从一开始便不断在“美国领导”驱动和寻求围绕它转的“新型伙伴”驱动之间转悠;在“价值观”驱动和“利益”驱动之间,以及“争取合作”驱动和“蓄意遏制”驱动之间摇摆。经过不到一年的实践,奥巴马政府终于按捺不住了,去年年底以来美国有一系列政策宣示和表演。

奥巴马去年11月访日之前,公开声称他是美国第一个太平洋总统,访日期间,一再表示美国要主导亚太地区(包括东亚共同体)的各类组织。接着,他又在今年初的国情咨文中高调誓言:“美国决不当老二”。希拉里·克林顿紧密配合,说得更多。她今年1月在夏威夷的一次政策演说中6次提到美国要“领导”或“主导”亚太地区问题,9月在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上12次反复谈到美国图谋“领导世界”的问题。9月8日,她还露骨地声称,“美国领导全球的模式卓有成效”,应该抓住眼前的新机会实施海外领导力。她还说,美国在全球的领导作用依然是必不可少的,在新世纪中,美国“能够、必须也将会”发挥领导作用,即便这么做时必须采用新方式,因为 “世界正在依靠我们”,现在是“新美国时刻”。

美国一直自诩世界“领导”,但如今何以如此喋喋不休、大谈特谈?问题的关键在于,它想建立的“美国统治下的世界和平”和它日益力不从心的处境之间反差越来越大,“霸权思维”和“脆弱心灵”的矛盾和碰撞,势必影响它的战略决策取向和政策行为。2010年,在应对金融危机和金融体制改革、气候变化、有关热点以及同各大国关系方面,都有很多表现。最突出、也最有代表性的是东亚形势和美国因素。 (待续)

(作者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战略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王嵎生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