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主义者”的广东答案
2010年11月21日 03:53信息时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刘庆元作品

《视察广东农村》 王彤

《欢乐大街》 石岗

“广东主义者”是一群现在或曾经生活在广东,并愿意对广东现象进行梳理和分类的艺术行动者。他们的来历和组合并非全都具有广东式血缘,不过,将他们的发现和解决方案共同放到一起,却有可能会呈现出一种很广东的“东西”。——冯原

11月6日,“行路上省城”ד广东主义”粤港联展在广州扉艺廊举行,这个展览今年1月在香港进行了首展时,吸引了很多香港市民的关注。三十多位来自粤港两地的艺术家以“行路上省城”、“广东主义”为题,展出了风格迥异的绘画、雕塑、装置作品,呈现两种相互熟悉又陌生的文化的交流与分享。此次,来到广州,也会给广州观众带来难得的粤港文化交流。

其中,由广州美院的樊林老师任策展人的“广东主义”展,主旨在于探讨“广东文化”以及丰富的广东社会生态,展出了十几位生活在广东的艺术家从不同角度呈现的“广东文化”,按照学术主持冯原的话来说,“广东主义”现象的片段,恰好折射出广东思想生态上的多样性。在接受采访时,冯原说:“世界是被发现并联为一体的,正是基于这种博物学式的思考方式,我们希望这些回应广东主义的作品,如同丛林中取回的生物样本一般,它们既自我呈现,又相互对照。”

什么是“广东主义”

我们不约而同地觉得应该在这段时间去创造一个有意思的主题,就是借助于当代艺术的形式去重新讨论广东的地区性这个问题。——冯原

信息时报:很多人看了“广东主义”这个展览,会很好奇“广东主义”这个概念,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提出“广东主义”?

冯原:在2009年和今年之间,广州亚运会作为这个地区即将发生的事件可能是个契机,它促使一些思考和活动的发生。在去年中,我和扉艺廊的叶敏、广州美院的樊林老师都不约而同地觉得应该在这段时间去创造一个有意思的主题,那就是借助于当代艺术的形式去重新讨论广东的地区性这个问题。从背景上来说,因为广州和亚运会的关系,似乎首次把广州或广东推上了一个准国际性的舞台,所以,讨论地区性问题,实际上暗含着目标是地区性的对立面——国际性,或者,最重要的对立面是“国家性”这个概念。

信息时报:你曾说过,你们提出的这个“广东主义”,实际是想拒绝有关广东的原有定义?原来的定义是什么?现在为什么要拒绝?“广东主义”是什么?

冯原:历史地来看,如果说确实存在着一种关于广东的地区性,那也正是在与前述两者,国际性和国家性的对立和制衡、或者说博弈的关系中生存下来的。所以,这种地区性实际上并不能独立存在,反过来说,实际上它一直是“被定义”的,致于它能获得何种定义,就得看占优势的国家性或国际性处于什么样的向度或利益取向了。

基于此,我给出了一个题目“广东主义”,目标不是要把广东纳入到风格史的范畴,比如现实主义、立体主义这样的分类学,而是给广东的定义一种偏左派的定义,把广东与主义相结合,目标是要把这个地区的历史纳入到一个政治学的上下文之中,比如国际主义、社会主义或地方主义等,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方面,广东主义的说法确实在指涉一种地方性,但另一方面,这种地方性必须是在相关的背景中才能呈现出来,这样我们就把过去“强加”给广东的定义加以区隔和排除,这些定义,大多是一种文化强权的视野下的民俗和生态的定义,我们认为,广东不仅有独特的民间文化,还有着与现代性相关的创造性,所有这些,都必须以一个主题来呈现,这也就是为何提出“广东主义”的原因所在。

信息时报:据了解,此次“广东主义”展览是第二次展出,今年1月已经在香港进行了首次展出,为什么会选择了香港?

冯原:也同样是出于一种比较政治学的需要,我们把眼光瞄向了香港,因为我们说到“广东主义”时不得不提到香港,这个地区在地缘上与广东联体,却在体制和文化上走向了另一条道路,因此也是我们借助于地方性讨论,实际上想要讨论国家性和国际性等概念的最佳拍挡。因此,当香港艺穗会和扉艺廊一拍即合的情况下,我们决定把“广东主义”展的第一站放到香港,让它与广州的展出形成一个镜像。

提出“地方性的博物志”目的是想获得答案的多样性

提出“广东主义者”是想要强调思考上的独立性和价值观上的坚守性,这两者对当下广东的文化非常重要,也比较稀罕。——冯原

信息时报:这个展览的副题是“一种地方性的博物志”,是否是说明展览的呈现方式,是以碎片式、标本式的方式出现,而不是提出某种新观念或回顾?

冯原:地方性前面我已经解释过了,现在来解释一下博物的概念,博物学实际上是一个十九世纪概念,随着现代性的扩张,西方的人类学家和博物学家把世界联成一个可被统一认知和比较的整体,并把它们装进一个容器之中,这就是博物馆的起源。与之相关的分类记录就是博物志。

在广东主义的展览中,我挪用了这个十九世纪的概念,目的是想获得答案的多样性,而不是惟一性。比如,这次展览邀请了十数位艺术家参加,他们每个人给出的方案便构成了对于广东主义的一种回应,或者说,就是一种答案。但是,这些答案并不是标准答案,所以,与其说是一种回答,还不如是它们是关于回答的样本,在样本的概念上,我们一方面取消了官方的标准答案式的刻板性,另一方面强调了思想生态上的多样性。世界是被发现并联为一体的,正是基于这种博物学式的思考方式,我们希望这些回应广东主义的作品,如同丛林中取回的生物样本一般,它们既自我呈现,又相互对照,如此,这就足够了。

信息时报:你曾提过,挑选的艺术家都呈现出“很广东”的东西,能具体谈谈“很广东”有哪些的特点?

冯原:在选择艺术家方面,我们不约而同地确定下了如下一些规则,首先,我们都认为,回应广东主义主题的艺术家多少都必须曾经生活和工作在广东,至少,必须创造一件与广东有关的作品也行。这样,广东的体认就变成为一个有形或无形的东西,什么是广东呢?简单地回答是,如果你生活或曾经生活在广东,你会被这一地区的特有的文化所濡染。

《手信》

朱晔让他的朋友们挑一件代表自己在广东的经历或对广东的理解的物品,作为“手信”送给他。在这个名为《手信》的作品中,他一共收了三十多个朋友的手信。之所以想到以这样的方式实施作品,朱晔说是和她在广东的经历有关:“自从1997年在广州生活之后,起先觉得广东是个拜金而强调现实的地方,可是生活久了,却发现它的有趣。有趣即在于对于生活本身的淡定,本来是那么回事,也就不用去管它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这样的淡定,往往通过手信、利是、喝汤、饮茶这些生活的细节显现出来。另一方面,因为自己经历的缘故,在广东结识了一批不同籍贯、年龄、职业和脾性的朋友,他们的生活与自己的经历互为参照。”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