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事故致20小时3次手术 澳华裔孕妇艰辛剖腹产
2010年11月01日 09:57中国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中新网11月1日电 据澳洲新快网报道,“下着雨,我从医院开车回家,边开边哭。看着旁边坐着的两岁半的大儿子,想想病房里正在插着管子抢救的老婆,刚出生的小儿子还在看护中,我真想一枪把自己崩了。”在皇家阿尔弗雷德王子医院(RPA)深切治疗中心外的休息区,侨胞朱国宏无助地向记者说。他的脸上,除了挂满了对妻儿的担忧和对未来的无措,亦深深地印着“愤怒”二字。这一切,均源于一个多星期前的那场朱国宏口中的“医疗事故”。不过,在院方眼中,这场事故在“可接受范围内”。 

“我们对这家医院太信任了” 

10月19日,原本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朱国宏与妻子蔡杰红迎接这个家庭第二个小生命的诞生。不过,也就是这天,蔡杰红在约20个小时内先后接受3次手术,包括一次半身麻醉和两次全身麻醉,一度被送入深切治疗室,至今仍在医院卧床不起。为了抵挡侧腹积血引发的难忍剧痛,她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向护士索要强效镇痛药。这一切,不过是因为一单外界公认简单的剖腹产手术所造成。

朱国宏回忆,19日早上近9点老二诞生后,妻子精神还不错。大家在病房里拍照留念,杰红还尝试着喂了母乳,气氛喜庆得“跟过节一样”。妻子随后被转到普通病房,两个小时后开始觉得腹痛,且痛感不太对。询问护士后,被告知麻醉药力消退,“术后有痛感很正常”。朱国宏称,护士用夸张的手势形容剖腹产,把两人都逗乐了,也就没往坏里想。“我们对这家医院太信任了。医院口碑非常好,我们家老大也是在这生的,一切都挺顺利。当时老婆感到很疼,但我们还是疏忽了”。没多久,看到杰红疼痛难忍,国宏再次叫来护士,对方给妻子打了一针吗啡,还给了4粒止痛药。“一点效果都没有。她开始脸色发白,说不出话,神智也开始恍惚起来”。 

  20小时3度麻醉3次手术  

没多久,妻子又被打了一针吗啡镇痛,并被查出血压偏低。不过,“护士认为术后血压偏低很正常”。到黄昏时候,国宏去朋友家接帮忙照顾的大儿子,再回家取了点衣物赶回医院,打算整晚陪护。不过离开一个小时的时间,他赫然发现“情况已经变了”。“我老婆已经神志不清,闭着眼睛咬着牙关,强忍着剧痛却说不出话来,肚子鼓得又像是待产的孕妇”。

倍感不安的朱国宏立刻要求见医生,等了半小时才见医生姗姗来迟。“这位医生还是很负责任的”,国宏说,“他是我老婆的救命恩人”。医生马上联系手术室,准备做开腔检查。进手术室已经11点多了,医院不让家人留夜守候。留下电话号码千叮万嘱,朱国宏最后不得不带着儿子先回家。

凌晨3点和6点左右,一宿未眠的朱国宏在家接到医院两个电话,被告知妻子又接受两次手术。一次是开腔检查,发现动脉血管破裂,医生抽去800毫升积血。因没找到出血点,伤口又被重新缝合;第二次是动脉血管造影手术,找到位于腹部侧后方的出血点,再以栓塞术补漏。至此,短短的约20个小时里,妻子接受包括两次剖腹在内共3次手术,加上生产共计失血“至少1200毫升”,以及两次全身麻醉加一次半身麻醉。“在后面两次手术中,我老婆还被从药力中叫醒,签字以接受下一次手术”。  

20号早上9点左右,心急火燎赶回医院的朱国宏在深切治疗室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妻子。“戴着呼吸机,身上插满管子,紧闭双眼,不能说话,神志不清。比植物人好一点的是,她还能听,手指还能略微动动”。直到次日,妻子手部运动能力稍微恢复。妻子是一个坚强的母亲,“他一直跟自己说,有两个儿子,必须好起来”。也就是凭着这样的信念,妻子的恢复情况还算稳定。  

“医院的混乱管理让我愤怒”  

朱国宏和妻子3年多前从浙江移民来澳,就在几个月前,挺着大肚子的妻子和抱着大儿子的朱国宏双双加入澳洲国籍,他们称,享受澳洲的美好和谐生活,喜欢澳洲的环境和天气,尤其是良好的社会秩序和人与人之间的信任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场事故会横空发生在自己身上,自此对RPA再无信任可言。

对于医院,朱国宏有几点要求要提。“尽全力帮助我老婆恢复,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出具一份公正的调查报告,我想知道剖腹产时手术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血管是怎么被弄破的?从开始感到痛到接受常规治疗,为何需要等待10多个小时,令我老婆饱受折磨?为何护士不向医生求救,直到痛到昏死过去?医院以后会采取什么样的监管措施,避免这样的事情再发生?

朱国宏最初曾希望向医院索赔,但被院方告知这种案例有“3%的事故率”。“对医院而言是3%这么个数字,对我们这个家庭则是百分之百的痛苦”,朱国宏正计划寻求法律援助。 

 “恢复成这样我已谢天谢地”

在病房里,蔡杰红告诉记者,朱国宏其实很想要女儿,生了老二后,可能会打算生第3胎。如今被院方告知,如果打算再生养,必须“有计划性地怀孕”,即怀孕时间和其它相关方面都要严格受控,并且即便孩子生出来,仍然可能体型偏小。蔡杰红表示,“这是否意味着如果我意外怀孕就很危险?”她称倒不一定肯定生第3胎,但无端端被医院剥夺自己选择的权利,这让她难以接受。这对夫妻原计划休养几个月后,再带着两个孩子回国探望重病的两位老人,现在看来或许要搁置了。“老婆能恢复成这样,我已经谢天谢地了,现在不敢安排回国的事。”国宏说。

这对夫妻希望提醒其它华裔产妇们,千万不要对医院持盲目信任的态度。特别是陪护的丈夫,一定要小心观察,发现不对立刻找医生,不能对护士寄予太高的依赖。产妇也要警惕,暂时放下华人隐忍的民族特性,觉得疼痛就要喊出来,这样他们才会紧张。强忍着不说,最终可能延误医治时机”。 (马小龙)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