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庐的富春江
2010年10月18日 07:09解放日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赵春华

富春江流经桐庐,这一匹富春江属于桐庐的了。

清晨,我沿着桐庐的富春江走啊走啊,杨柳微睁着鹅黄的媚眼,仿佛刚刚从睡梦中醒来;红梅残了,落红铺满了绿茸茸的草地;江畔的石板路旁,连绵着健身器具,晨练的桐庐人在秋千上荡起了一轮朝阳;沿江护栏上镌刻了一首首历代诗人吟咏桐庐的诗篇,诵读这些诗篇,仿佛眼见着朱熹、袁枚在江边看富春江两岸黛山、如练江水时的兴奋和愉悦……

我沿着桐庐的富春江走啊走啊,看见了郁达夫在江边徘徊、流连;相信只要我坚持沿着江边走下去,一定能走到严子陵钓台,与东汉的严光先生交流垂钓的快乐……

然而,我还看见了沿江花岗石的水桥上,有几个浣纱女在洗衣裳,还有人在石板上搓洗擦了肥皂的汗装。江边院落的景致很美,但我心中却隐隐地疼痛,他们如此洗刷,会不会弄脏富春江美丽的面容?富春江会不会嘤嘤地哭泣?

又想:下游的钱塘江,每每大潮翻卷起千堆雪、万丈浪,那是不是富春江愤怒的吼声?!

仙居

——题张建明中医馆

在上海最偏僻的地方,那里有芳草萋萋、绿树翩翩,那里有鸡鸣于树,犬吠相闻……

在上海最偏僻的地方,再往北,便是郑和下西洋的地方;郑和下西洋的地方,浩浩荡荡的长江,水天一色,浩瀚苍茫……

他就居住在这个地方,这地方躲避了喧闹、繁华的灯红酒绿;他一头扎进了寂静、孤凄、冷清。

他说他就喜欢这个地方,因为这样的地方更盛得下草药的馥郁,更摆得开与疾病相斗的战场,更能驰骋缜密的思维和恣肆的才情!

因为少了应酬和交往,更能吞吐日月之精华,含咀草木之精华,穷究医典之精微,挽病家生命狂澜于既倒!

我把这个上海最偏僻的地方,看作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赵春华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 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