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 凤凰网

扫描微信
微信

独家解读法治蓝皮书:铁路局信息公开缘何得0分

2014-03-01   第017

资料图:吕艳滨

日前,社科院法治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中国法治发展报告No.12法治蓝皮书(2014)》。凤凰网独家对话报告执笔人、社科院法治研究所法治国情调研室副主任吕艳滨,从法治政府、反腐败、政府信息透明指数、群体性事件等方面解读报告。

谈到政府信息公开指数时,吕艳滨就“国家铁路局得分为0”作出详细解读,并透露每年发布前都会有部门前来打探。

文:叶宇婷

关键词一:行政审批

削减审批事项不是行政审批改革考核唯一标准

蓝皮书指出,2013年各地都在加快清理审批事项,甚至都将削减行政审批事项的情况作为一个重要的评判标准。蓝皮书同时提醒,接下来的改革应注意,行政审批事项的削减不是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唯一考核标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既要把政府不该管、管不好的事项还给市场和社会,也要注意优化审批流程,降低办事成本。

关键词二:司法改革

如何实现案结事了仍是司法机关面临的最大课题

蓝皮书指出,在司法领域,司法体制改革的落实亟须明确具体推进路径。法官职业化水平仍需提升,个别法官仍存在行为失范的问题,影响法官全体形象,损害司法公信力。司法权威还需逐步重树,如何在提升法院自身水平基础上,实现案结事了,真正起到公平正义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仍是司法机关面临的最大课题。司法公开工作取得明显进展,但仍存在各地发展不均衡、公开与公众需求之间差距较大等问题。此外,律师执业规范化程度还有待提升,传媒与审判良性互动活动的关系有待确立。

关键词三:反腐败

去年一改对腐败遮掩的暧昧态度,但法律制度缺失仍是制约障碍

蓝皮书指出,规范公职人员行为是2013年反腐败的突出内容。2013年,中共中央将规范公职人员的行为作为党风政风建设的重要内容,扩大了反腐败的范围。相较过去的反腐工作,2013年一改对腐败问题遮掩的暧昧态度,“老虎”“苍蝇”一起打、上头下头一起打、贪贿腐败分子与作风败坏的腐败分子一起打、在职的与退位的一起打,查腐速度明显加快。

蓝皮书也指出,在廉政法治领域,相关法律制度缺失,制度规定不明晰,缺乏执行力,公职人员行为规范方面缺乏有效规定等问题仍是制约反腐败成效的重要障碍。从高级官员的落马,到上海法官的嫖娼事件,再到一批基层干部的违纪被查,彰显了国家反腐的决心,也表明当前的反腐败工作任重而道远。

关键词四:政府信息公开

主动公开工作还远远没有达到符合法律法规要求

在项目组测评的政府信息公开指数中,教育部综合指数排名第一,国家铁路局则以0分垫底。天津市在31家省级政府中排名第一,成都市在49家较大市的政府中排名第一。

蓝皮书指出,《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及相关法律法规对政府机关应当主动公开哪些信息早已有明确的要求,但实践证明,主动公开工作还远远没有达到符合法律法规要求、满足公众获取信息基本需求的目标。大量本应主动公开的信息要么不公开、要么不能全面公开、要么不能及时公开、要么公开了难以查找。依申请公开方面,则还存在着保密审查的规范性文件亟待清理、政府机关处理申请不规范,各地方、各部门处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的流程、标准差异大,以及找五花八门的理由拒不公开信息的情况。

关键词五:群体性事件

平等主体之间纠纷引发的群体事件高于官民矛盾引发

蓝皮书提到,平等主体之间的纠纷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占到54.6%,高于公民与政府或官员之间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在公民与政府间矛盾引发的群体性事件中,执法不当和拆迁征地是主要原因。

蓝皮书指出,在群体性事件中,存在以下问题:现行法律对群体性事件侧重应对而忽视预防、行政执法失范问题亟待解决、政府决策的公众参与效果不理想、纠纷化解和诉求表达渠道不畅通、群体性事件处理方面的透明度有待提升等。

就存在的问题,蓝皮书提出以下建议:对群体性事件无须谈虎色变、提升群体性事件及其处置过程的透明度、进一步规范公权力运行、树立用法治思维化解纠纷的思路和工作模式、加强社会风险评估与防范、完善多元化有效化解纠纷和表达诉求的机制、处理好维稳与维权的关系。

对话吕艳滨

不少部门以国家机密为由拒绝公开信息 大量陈规亟待清理

凤凰网资讯:针对国务院各部门,今年要求公开的是公务员人数。为什么选取此项内容要求公开?

吕艳滨:每年的选择点不一样,有一年我们选择了一个要求他们公开预算信息,有一年要求他们公开他三公经费信息,其实紧接着发布之后没多久,国家也在推这个。

在要求公开预算体系、三公经费后,我们想知道这些钱养了多少人,人数是够用还是不够用。但结果不是很理想。

凤凰网资讯:结果不是很理想怎么讲?

吕艳滨:很少有部门能够正式答复这个事情,很多部门以此为国家秘密来答复我们。所以我们在报告里提到一点,关于人事信息,实际适用的一些标准是有问题的,有些地方政府已经把这些信息主动公开来了,但保密规范还是80年代的,说明我们的保密规范需要调整需要修改。

我们根据这些部门的答复,来分析背后的制度,你答复的是不是规范,答复依据是不是还适应我们现今社会的需要等。

凤凰网资讯:国家相关法规对公务员人数有要求公开的规定吗?

吕艳滨:很多文件里面都有要求的,这次发现的问题是一方面国家要求你公开,比如在很多地方已经都可以在网上查到,在业人员多少,试用人员多少,聘用制有多少,失业岗位有多少,地震局就公开得很详细。

问题在哪儿,就在于有些部门还在试用旧的规范,这个规范已经过去二三十年了,没被撤掉,已经与现在不适应了。

这就是我们国家在法治化过程当中的一个问题,大量陈旧的规定出台之后,隔了一段时间没有进行有效的清理,所以你看到国家最近几年一直在做一个事,就是清理过时的法律法规,清理红头文件,实际上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只不过这个盘子太大了。

凤凰网资讯:关于政府信息公开的报告您已连续5年参与,这期间您感受到的变化是什么?

吕艳滨:虽然我们报出很多问题来,但政府确实在进步。我举个例子,国家要求政府每年3月31号发一个年度报告,报告上一年在政府信息公开这一块投入多少、公开多少。第一年测的时候很多部门都不写,第二年做的时候也有很多部门不写。

第一年我们的标准不那么严,只要在年底前上网就算公开了;第二年我们做严格了,必须要在法定的3月31号发布。到2013年的3月31号,国务院部门只差一个部门没有做到,所有的地方政府全做到了,这个进步是非常明显的。

第一年我们的报告做的客观,引起了各地政府部门的重视,很多部门都专门派人来或者请我们去给他讲,为什么我不行。

现在很多部门一天到晚就在思考怎么去把信息公开做好,可能他们不知道做到什么程度算是好,我们就给他一些标准,比如年度报告应该写到什么程度,目录应该做到什么程度,信息发在哪儿,我们都会来做非常详细的解释,这样他就知道怎么做。

政府信息公开铁路局为何得0分

凤凰网资讯:今年政府信息公开指数的测评,国家铁路局得了0分。为什么?

吕艳滨:国家铁路局去年5月份就开了全体党员大会,8月份就在进行检查了(视察工作),说明这个机构在那个时间已经运行了,但为什么不把信息放到网上去呢?而且机构改革刚改完,第二天就把铁道部网站撤了,按规定铁道部还要公开上一年度报告,还没公开,就撤了。

9个月后铁路局的网站才出来了,老百姓要获取信息上哪儿去获取。他们解释我在交通部开了一个栏目,大量的监管工作都在进行过程中。为什么不告诉老百姓?

他们说,如果你是一家政府部门,今天设立明天就能建成网站吗?我说,没有说明天就建成,但至少你不能用9个月的时间建一个网站;他又说我们钱批不下来。这我就感到很诧异了,计划生育委员会也是去年合并的,两个网站在很短的时间就合成一个了;还有新闻出版总署广电总局,也是合并,他没有建新网站,而是两个部门的网站同时在运行,同时在更新,至少可以去查信息的。为什么别人能做你做不到?

凤凰网资讯:打这样的分数,你们会有压力吗?

吕艳滨:没觉得有什么压力,反正每年总会有一些部门来找我们,为什么给我打低分啊,我们有这样那样的原因,我们就给他讲哪里不好。至少他们现在有意识要改进,政府也很开放现在。

我们也不会提前跟他们沟通。如果提前沟通,这报告发不出来。每年发布前都会有人来打探,但我们不会说。

去年基本是一两天处理一个官员

凤凰网资讯:报告中另一个引起关注的部分就是反腐败。这一部分你们是如何操作的?

吕艳滨:过去主要是靠对现有法律法规的梳理和一个问卷调查,我们对全国十几个地方的公务员还有老百姓做问卷调查。今年是根据中纪委公开的数据,做了一个分析,从公开渠道得到了一百多个被处理的官员,我们就分析一下具体情况,比如年龄,仍有“59岁现象”;学历,呈现高学历趋势。2013年基本是一两天就处理一个官员,我们有大量(中纪委公布的)数据

凤凰网资讯:2013年反腐败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吕艳滨:从小事儿做起,从八项规定抓四风开始,而且把反腐的范围扩大了。腐败不仅仅是贪钱受贿的问题了,而且转到作风问题上。从这些小事做起,通过转变作风,通过八项规定去限制官员很多的行为规范,来使权力运行更加有序。

我们报告提到去年反腐最大的一个亮点,就是从小事儿做起,而不是说只抓几个大的官,如果不从源头上去预防,怎么抓也抓不完。

我们原来有一个研究,就是现在规范太多,但之间缺少衔接,规范不具有操作性。比如是一种倡导性的,就没有执行力,现在越来越向有执行力的角度去转变,包括原来说不允许收受礼金礼券,多少是合理的,这些都是去年开始着重去制定明确规范了。

该政府行使的职责不能逃避

凤凰网资讯:政府透明指数和反腐败是报告中目前最被人关注的。哪些是你们认为会引起反响,但并未引起的?

吕艳滨:司法改革是去年的一个热点,但报告发布后并未引起太大关注,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政府透明度上。

还有一个是群体性事件。我们梳理了近十年来的群体性事件,原本觉得它是一个爆炸性的东西,现在群体事件是我们不可回避的问题,影响到社会稳定,也影响到各地的政治,各地都在讲要用法治思维处置群体事件。

群体事件一出来,一般都是导向性的去骂政府,我们就想知道,政府究竟在里面扮演什么角色,所以通过这10年的数据你会发现,很多纠纷最初不是因为政府的原因造成的。但是政府不能推脱责任,因为你没监管好,如果及时把他纠纷处理掉,及时对违法企业做处理,不会有后面的群体事件,说明政府还是有缺位。

当然也有很多是政府直接参与进来的,比如什么执法不当,就说明政府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讲法治政府,政府如何依法?三中全会讲政府一是要简政放权,还有一要行使到位,该你的职责你要行使,不能逃避。

群体事件的化解和预防,首先我们政府要明晰自己的职责,不该你的管的不要管,该你管的一定要管好,当发生了小的纠纷,不要以为就是老百姓之间一般性的矛盾,找法院就行,(如果来找政府)你要检讨一下是否执法到位,如果执法到位了,可能不会有后面的东西,也不会给法院那么大的压力。

(凤凰网独家稿件,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