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袁伟时:民族主义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2013年05月08日 15:35
来源:凤凰网讲座 作者:袁伟时

袁伟时:民族主义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编者注:5月5日,袁伟时在北京单向街书店以《当代思潮和社会转型》为主题举办读书沙龙。影响当代中国的三大思潮分别是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社会基本常识,在袁伟时看来,这三大思潮的缠斗将决定中国人的命运。民族主义思潮往往以爱国名义出现,国教派的出现是其强烈表现形式,同时,民族主义已经从思想威胁转变为现实危害。中国要想真正成为现代化国家,就要坚持自由、民主、法治、平等等基本常识。袁伟时认为改革并没有“死”,一直在继续,只是未达到民众的要求,但重要的是,改革已经启动,不可逆转。

袁伟时,中国近代史专家,著名公共知识分子,中山大学哲学系退休教授,曾任中山大学中山学院院长。著作有《中国现代哲学史稿》、《晚清大变局中的思潮与人物》等,最近出版《缠斗:方生与未死》一书。

编辑:周东旭

以下为演讲实录

开篇:三大思潮一直在缠斗

谢谢大家今天下午来这里参加我们的读书会,我的新书叫《缠斗:方生与未死》。为什么叫“缠斗”?在中国近代史中,可能有些问题老早就提出来,以后又出来,反反复复,太可怕了。比如新文化运动的命题,梁启超老早就讲过,陈独秀、胡适他们讲的很多是老话。从梁启超这些人往前看,梁启超也是讲的别人的老话,鸦片战争前一些西方传教士到中国,就宣扬这些观点,中国的一些先驱比如王韬、郭嵩焘,到外面的英、法等国家一看,说我们中国太落后了。

过去我们总讲学习西方的三个阶段,从器物、制度到伦理道德,是不是这样?这个“三阶段说”错了,不是那么回事,一开始它就是综合性的,综合性就要考虑到人的特点,人的一切行动都是受思潮、思维决定。人是思想的囚徒,决定国家、社会发展能不能顺利进行的,归根到底看当时的思潮,思潮所占的位置怎么样。在我看来,鸦片战争前,就有人在做新文化运动,新文化运动在那个时候就开端、萌芽了,五四时期达到高潮。

因此,新的和旧的一再重复出现,缠斗就在这个地方。围绕什么问题缠斗?一个是自由,人有没有自由;第二个是稳定,社会稳不稳定,怎么样的稳定;第三是要融入世界,还是闭关锁国。从鸦片战争前后一直到今天,还是这三个问题,斗来斗去。刚刚萌芽起来的新主张,开放的、新生的东西,总是受到该死东西的阻挡。

一直发展到现在,在我们当代思潮里面,究竟是怎么一个状况?在我看来决定今后社会发展的是三个思潮,马克思主义、民族主义和现代社会基本常识,他们互相激荡,互相争斗,也有互相融合的地方。

思潮一:意识形态马克思主义

邓小平在对待私有财产问题上将马克思主义向前推进一大步,今天有很多需要兑现

第一个最重要的就是马克思主义,这是官方意识形态,但是到了中国,里面也出现分化,有一些是毛泽东的思想。即使官方的意识形态,现在也在变化中,而且是非常巨大的一个变化,其中就涉及到邓小平的历史贡献。有些人说你不要讲邓小平的什么历史贡献好不好,邓小平的错误,我都承认,都同意,有一些东西邓小平应该做没有做,比如政治体制改革,80年代他讲了12次,却没有运用自己的权威真正把政治体制改革往前推进,但是,除这方面外,作为历史研究者就要回答他有没有做一些对今后发展有很重大作用的事情。

从思想史的角度看邓小平,有两件事是了不起的,当然,这不是指邓小平一人,而是以邓小平为代表的集体。第一件事就是他把马克思主义向前推进一大步,在对待私有财产问题上。马克思主义的核心理论是什么?我不知道在座的有多少人看过《共产党宣言》,当时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有其正当性,对社会的不公,对社会黑暗的抗议,文字非常漂亮,我年轻时读起来都是热血沸腾,马克思在里面就说了一句话,共产党人把自己的全部理论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消灭私有制。

好了,邓小平做的是什么事?恢复私有制,对不对?我没有说错吧。当然不是说完全由邓小平创造,文革后好多地方的农村用变相方式把私有财产还给农民。到现在这个过程还没有彻底完成,但基本上土地还给了农民,他们可以自己耕种,然后有饭吃。在城市允许办私营企业。

中国经济发展起来了,官方可以拍胸口说自己了不起,现在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就是思想在起作用。

另外,有人读过列宁的《帝国主义论》吗?他的结论是我们这个时代是无产阶级革命与战争年代,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后阶段。按照斯大林的理论,资本主义马上要完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就是按此思路在指导我们的对外方针,毛泽东很得意,在东方推动革命,输出革命,一直到文化大革命,我们都在向泰国、缅甸等输出革命,有很多红卫兵都跑到那边打游击,现在缅甸一些军队的司令还是我们当时的红卫兵,马来西亚共产党的电台就在湖南。

后来这一局面怎样了?邓小平支持了何方的一个研究成果,何方是张闻天的秘书,长期在外交部研究室工作,后来到中国社科院。何方把研究成果向中央报告,认为对时代的判断要变,现在是和平与发展年代,这一条被邓小平接受。

后来李光耀又当面对邓小平讲,不要再支持其他国家的共产党,还打什么游击,在这捣乱,让我们稳定下来好好发展,邓小平接受了这个意见。结果东南亚的一些国家,马来西亚、新加坡等从中受益,中国也得益。

发展到今天,中共十八大提出二十四个字的所谓核心价值观,我们所讲普世价值理念中的法治、民主、自由等等都有,再加上中国的一些,比如要诚实,要爱国,加起来炒在一个碟子上。习近平上台以后发表很多言论,说宪法很重要,是至高的,法治也很重要,要让每一个案件体现公正,体现法治精神。至少在书面上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发展。

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就是这样,有些已经变为实践,还有一些只停留在纸面,没有兑现,或者是习近平讲了,但下面做的好像不一定是那么回事。不过,既然习近平这么讲了,就给了中国人一个根据。为维护执政党的威信,将这些支票好好兑现行不行?也就是说以后要求民主、自由、法治等,不是什么离经叛道的东西,是执政党要我们做的中国梦,是中国梦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们爱国,希望自己的国家成为世界一流,但是这样一个国家,不是19世纪以前或者20世纪国民党所创造的专制、独裁党国,我们是按照邓小平发展过、改造过的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我们要兑现领导人开出的支票。这就决定将来中国的发展还会缠斗。

思潮二:民族主义

民族主义根深蒂固,以爱国名义出现,思想威胁已变为现实危害

当代思潮中还有民族主义思潮,太恐怖了。民族主义思潮表现得根深蒂固,恐怕在座的都受到过毒害,我曾说中国都是吃狼奶长大的,这不是我发明的。现在的问题是,民族主义太厉害了,而且它是以爱国主义名义出现的,几乎时时处处都表现出来。

最近钓鱼岛问题一出现,群情激愤,我也与大家一样,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这条毫不含糊。另一方面,钓鱼岛问题在中国外交大局中,在中日关系里面只是“茶杯中的风暴--小事一桩”,为什么?因为决定将来中国发展的,是融入世界还是抗拒这一历史潮流。现在融入世界的历史走到什么程度了?欧盟是一个榜样,国界需要逐步转化为地理概念,将来是融合的,法国和德国是世仇,现在也可以互相来往,凡是欧盟国家,随便往来,随便就业。

中国和日本的经济已经融为一体,只是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水平太低,日本人不愿意跟我们取消签证,那我们就提高自己经济发展水平,同时改革政治体制,好多问题就可解决。要达到这一条,首先在经济上要成为自由贸易区,中日韩谈判正在开启,这才是决定我们今后发展的关键。中国和美国在经济上也可结盟,将来我们发展水平高了,也使美国人好像在民国时代那样(1946年)签订《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经济上完全自由来往,我们现在朝思暮想的就是回到民国时代的水平。

但是,现在动不动就又反对美帝国主义侵略,事实真是这样吗?更麻烦的是,思想上也要反对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殖民,认为新文化运动以来中国在文化上就被殖民了。我们这些搞历史的都说这个话不入流,连常识都没有。其实,鸦片战争时西方那些思想就传过来了。

另外,对文化的发展规律也根本没有了解。思想文化是没有国界的,假如有国界的话,就不叫思想文化。思想只是在竞争中自由发展、更替,优胜劣汰。

现在不是很多人在提倡穿汉服吗?但我看在座的今天没有一人穿汉服,年纪轻的朋友以为是现在某些人新发明出来的,而发明权是谁?江青。江青说你们要穿国服。现在有人穿吗?没人。提倡汉服说是维护民族尊严,其实是假的,是为赚钱,有生意可做。民族主义打着反帝国主义侵略的旗号,特别是反对文化的交流。假如文化传播也是侵略,中国在全世界办一两百孔子学院是不是文化侵略?这么说就很荒唐。

也许是根深蒂固,民族主义另外的强烈表现就是出现一个国教派。国教派现在到了什么程度?中国人要现代化,他们说现代化作用不大,一定要回到中国传统思想文化指导下,整个国家制度要有中国特色,特色就在于儒家,要搞儒家宪政。宪政就是宪政,儒家不过是一个学派,世界上有儒家宪政吗?

国教派认为台湾做得最好,以台湾的“宪法”来看,儒家味道在里面吗?没有。台湾现存宪法是蒋家搞的吗?根本不是,而是1946年政治协商会议中由各派参加,共产党、民主同盟,加上国民党有关人事共同讨论出来的,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儒家东西,而是把全世界政治学的宪政理论作为基本原则,把孙中山创造的那些错误的,经不起考验的东西删除或者减弱,比如把孙中山“五权宪法”改造成三权分立的现代政治体制。

国教派联合新左派,造成一个很大的思潮,要修改基本的政治制度,提出民主是受限制的,受什么人限制?儒家,他们提出成立三个院,除民选的众议院外,还有儒家自封的儒家大师组成的一个院,众议院通过的决议要经过该院审查,不同意的可以否决。第三个院是贤人院,由功臣以及先贤后代组成,有权否决众议院通过的内容。

他们还带领小孩到处拜孔庙,我对孔子一点都不反对,我入学时还要拜孔子,尊重孔子作为一个教育家,作为一个思想家完全没有问题,可为什么要让我们的小孩在他面前跪拜?中国人对任何人都不应该跪拜,我们都是独立自主的人,这样不是害小孩吗?

他们这是要修改宪政的基本原则,跟执政党决议不符合,与民众要求的自由、平等、独立潮流不符合,所提出的主张是很危险的。

并且,这种思想威胁已经变为现实的危害,到处搞读经,强迫孩子们读《三字经》、《弟子规》。了解教育学基本常识的都知道学习最重要是有兴趣,要有怀疑精神,认为《三字经》等是经典,把孩子们不懂的东西让他们全部记忆,这是违反现代教育学的。《弟子规》提倡的内容有两条是极端荒唐,第一,不能有任何私有的东西,所有私物都要交给长辈、父母、祖父。根据传统法典比如唐律规定,父母、祖父母在,所有子孙不能“别籍异财”,也就是不能另立户口,不能保有私有财产,中国为什么发展不起来?就是这样,没有私有财产,不能让儿孙自由独立发展。现在教孩子这些内容,就可能造成两个结果:孩子们按照教授的内容,变成“小奴才”;不按你的说法,孩子变成“小两面派”,就要留着自己的东西。

另外,这些所谓经典还教孩子们父母有病,你要先去尝尝药,这是要命,想毒死孩子吗?无论哪一方面,都很荒唐。目前已经造成很大的危害,民族主义作为当代思潮就表现在这样的地方。

(本文经袁伟时老师授权凤凰网大学问栏目刊登,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周东旭] 标签:当代思潮 民族主义 袁伟时 大学问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