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7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周年回顾

凤凰大学问沙龙NO.7: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周年回顾

沙龙简介

主题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周年回顾

时间

2014年9月29日

演讲嘉宾:

张木生

原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

王雍君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

黄江南

20世纪80年代“改革四君子”之一

焦洪昌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

2013年秋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北京举行,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一年来经济发展模式的调整,反腐败成果公众有目共睹。在三中全会将近周年之际,凤凰网特邀相关权威专家,以反腐、民主、法治和财政等热点话题为中心,回顾过去一年的改革实践,探讨下一步改革的难点和重点。

【反腐】张木生:一年来政改实践与反腐路径解析

【财政】​王雍君:从治理现代化的角度看新一轮财税改革

【民主】黄江南:普世价值实践的成本与条件

【法治】焦洪昌:告别司法的工具主义

【互动】现场互动:集权与社会进步矛盾吗?

讨论一

中国问题

张木生:历史证明“壮士断腕”的办法并不灵

我们现在考虑的是反腐只通过用重刑的方式是否可行。依靠这种重惩进行反腐,壮士断腕可以有多少条腕可以斩断?断尾求生,有多少条尾巴可以舍弃?实践证明历史上所有的朝代都反腐,但是都不灵。历史证明,全指望意识形态自身的净化、指望道德的建设、指望运动式的反腐是行不通的。

王雍君:重点支出雪中送炭不足 锦上添花有余

中国40%以上的公共支出都是被各种部门的法律加以限制的,包括交易法、科技法等等。这些法律具体规定了政府的钱应该怎么花,花多少,财政部还有其他部委提供了一系列严格的考核治标。这就有点武断,有点专断。譬如有一些地方教育支出已经花了很多钱,但是他在医疗方面建设方面不够,然而我们规定每年要“保四”,不断往这里砸钱。每个地方都“保四”就是一刀切,严重脱离实际。

黄江南:民进党为什么反大陆?

民进党起家是反专制起家的。但现在不是专制社会了,那你这个标识就没有了。于是就异化。异化成什么?异化为反外省人,因为国民党都是外省来的。民进党之后得了政权了,成为一个国家的父母官了,就不能再搞族群标识了。于是又异化,因为外省人是大陆来的,就变成了反大陆党。这也就是它为什么是台独党。因为没有了台独,就没有了这个党的标识,和国民党没有了区别。

焦洪昌:以往的司法工具主义的理念亟待改革

原来我们可能更多的强调司法为政治服务,为大局服务,强调司法的核心功能和价值是化解社会矛盾,强调调解。过分的强调司法的调解,有的法院提出来要零判决。这样的一个司法,其功能变成了维稳。为了维稳,把司法自身的功能给消解了。有的地方出现“搞定就是稳定,摆平就是水平”的口号。

讨论二

中国道路

黄江南:谈普世价值观应考虑成本

我感觉现在有一些讲普世价值观的人,把普世价值观从科学变成了一种宗教。为了达到宗教的目的,他们认为可以不计成本的,无条件的去实践普世价值观,我觉得这个就偏离了科学。

王雍君:“不差钱”的政府不等于有治理能力的政府

1994年(分税制改革前)五级政府一年花的钱也就是4千多亿元人民币,20年以后的今天我们的政府四个预算加起来一年开支超过20万亿元人民币,也就是说,政府的财政身价涨了50多倍,现在我们是一个不差钱的政府。但是当一个政府由贫困政府转向富裕政府的时候不一定是好事,因为国家的治理能力跟政府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并没有那么大的相关性。

张木生:集权是制度推行的保障

习近平同志当了军委主席的第一天就说,修改议事规程,修改的结果他不满意,于是他提了两条:第一,军队实行军委主席负责制。第二,重大事项的发布原来是由军委主席或副主席做,他说你把副主席给我划掉。正因为有了这个权力,集中了这个权力,军队的反腐,军队的改革,包括下一步军队大制度的设计,联合指挥部和军种,兵种,大军区,管兵、养兵、用兵分离等等的改革都在设想中。如果他没有这个权力,这些制度建设没法推行。

焦洪昌:建立符合司法规律的法官队伍是改革的一个抓手

同以往的改革内容相比,本轮司法改革最突出的特点是强烈的、试图摆脱工具主义的努力。这种努力的方向同法制制度的价值基本上是吻合的,也符合我们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总体目标。将其与人民法院以前进行的“三五改革”、“四五改革”进行对比就会发现,本轮改革最突出的特点在于在整个司法体制上着力,不再局限在工作机制和方法上进行小的改革和小完善。

讨论三

中国药方

黄江南:平等过渡也是通向普世价值的路

不要把任何东西当做迷信,要当做科学来研究,都是一种社会生存方式。那么这些生存方式之下,我们研究哪种方式、哪一种形态最符合我们当今的状态。所以总之一句话,我看现在的领导人是讲普世价值观的,是想搞普世价值观的,但是是讲条件的,是讲过程的,是讲平等过渡的。

张木生:当前的集权是制度推行的保障

习近平同志当了军委主席的第一天就说,修改议事规程,修改的结果他不满意,于是他提了两条:第一,军队实行军委主席负责制。第二,重大事项的发布原来是由军委主席或副主席做,他说你把副主席给我划掉。正因为有了这个权力,集中了这个权力,军队的反腐,军队的改革,包括下一步军队大制度的设计,联合指挥部和军种,兵种,大军区,管兵、养兵、用兵分离等等的改革都在设想中。如果他没有这个权力,这些制度建设没法推行。

焦洪昌:要推进法制中国建设的路线图、时间表

中国的司法改革除了内部的制度设计外,还涉及到法院外部环境——如何保障法院审判的问题、它和人大的关系、和党的关系、和政府的关系。这次改革更多侧重的是法院内部体制机制的改革,但是它和外部的关系的问题可能是在司法改革深一步发展里,会碰到更现实的问题。目前要推进法制中国建设的路线图、时间表。

王雍君:“地方梦”依赖转移支付制度改革

如果我们有一个中国梦,站在地方角度应该叫“地方梦”——如果地方政府在年初的时候就能了解中央或者上级政府每年给他多少转移支付,并且这些转移支付并没有规定的太细,而且基本上也不需要配套,那么他们就可以把这么庞大的资源进行统筹安排和管理,这样地方政府的治理能力就可以得到系统和持续的提升。

结语:

江湖变幻莫测,改革在路上,本期没有结语。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什么是“凤凰大学问沙龙”?

“凤凰大学问沙龙”是“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的线下活动,为促进社会的良性发展,一档汇聚学者与公共知识分子思想的品牌栏目。

联系方式

邮箱:daxuewen@ifeng.com
微博:@凤凰大学问

二维码

活动主办

凤凰网(www.ifeng.com)

活动承办

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

团队

出  品: 凤凰资讯
监  制:陆 晖 陈 芳
编  辑:孔德继 折 曦
摄  像:郭澄子 马 赛
剪  辑:刘 妍
摄  影:曾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