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秦晓:大师出来谈常识说明社会有病症

2013年09月26日 10:38
来源:凤凰网大学问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韦森(图片来源于网络)

韦森:近代中国未走向法治社会与汉语言结构有关

韦森在发言中指出,无论德国还是英国等国家的资本主义发展以及民主运动,都与文字改革有关,周先生文集的出版也可以看作有这方面的意义。他认为近代中国之所以没有走向现代法治社会,可能与汉语言有关,“汉语没有正式的语法,与中国社会不大追求正式规则有很大关系”。

韦森:我今天来应该算是娘家人,因为周有光先生原来是我们复旦大学的经济学教授。

我讲两个问题,首先从人格上面讲一下,我有两个比较尊重的人,一个是科斯先生,原来我们商量10月份把他请过来在上海养老,房子都找好了,结果老先生9月2号去世,102岁。这位老先生脑子中全部都是经济学。一是我们的周老先生,108岁,这都是楷模,心态那么平和。我昨天翻了一下这本文集,这是我们知识分子要学的东西,虽然我们也做了一些工作,但心态一定要平和,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凭着良心就做,如果在某种情况下不能讲,但个人心理要清楚,尽量陪同社会往前走。

稍微讲一下学术的东西,文集中周有光先生提到胡愈之先生的一段话,“在西方,冲破中世纪黑暗时代,首先是从文字改革开始的,这就是打破教会和僧院所垄断的旧文字,创造和群众口头相结合的民族新文字,这才产生了启蒙运动,产生了资本主义的产业革命。在中国,不可能有例外”。

我非常同意胡老先生的判断,欧洲中世纪革命一个很重要的是马丁路德将圣经从拉丁文翻译成德文,使德文成为官方的正式语言,这是对西方近代启蒙运动产生不可磨灭的影响。

在英国也是这样,15世纪之前英文不是正式语言,因为法律全是用法文,直到英文圣经开始出现,才使英文形式成为官方语言,伴随着整个英国的民主运动。胡老先生讲的这一点非常重要,周先生文集的出版也可以看作是有这方面的意义。

我这几年一直这么讲,在中国近代历史上有两个伟大的人,对中国社会的贡献非常大。一个是马建忠,他从英国回来后,用拉丁文语法重组中国语法,造成后来的文化运动,起的作用非常大。我写了一本书叫《语言与制度》,近代中国之所以没有走向现代法治社会,可能与汉语言有关。汉语没有正式的语法,与中国社会不大追求正式规则有很大关系。马建忠对中国社会的贡献作用被忽视了。

第二个人物是沈家本,他把近代西方法律政治文献翻成中文,完成从中国古代法律向现代法律的转型。中国法律按照张晋藩先生的说法,是诸法合体,民刑不分,大清律和大明律中,刑法、商法、行政法等都在里面。把中国法律从古代法律制度转变为现代法律制度,沈家本对中国的贡献大得不得了。

沿着语言学再往下分,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周有光先生,白话文运动以后还是繁体字,然后胡愈之先生找到他,让他做汉语拼音简体字方案,对中国文化的社会贡献大得不得了,可能有人说有一些倒退,有些文字跟原来不是一个意思,但这是有巨大意义的。

版权归凤凰网资讯所有,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责任编辑:李灏] 标签:秦晓 常识 病症 周有光 韦森 陈子善 公共知识分子
打印转发
 

相关专题: 秦晓谈常识  

相关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