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04

儒学对中国现代化转型有何功用?

凤凰大学问沙龙NO.4:儒学对中国现代化转型有何功用?

沙龙简介

主题

儒学对中国现代化转型有何功用?

时间

2014年6月21日

演讲嘉宾:

许纪霖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香港中文大学《21世纪》编委

卢雪昆

香港新亚研究所哲学教授、儒学大师牟宗三弟子

许章润

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法治与人权研究中心主任

秋风(姚中秋)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现代新儒学代表人物

在“大国崛起”的背景语境下,一种主流意见是,中国要走一条有别于西方的现代化之路,必须从传统思想,特别是儒家学说中寻找思想资源。2014年6月21日,许纪霖、卢雪昆、许章润、秋风齐聚凤凰大学问沙龙第四期,以“儒家思想对中国现代化转型能发挥何等功用?”为主题,探讨新儒学能否帮助中国实现现代化转型?儒学应该作为政治学说还是仅限定于人文伦理?

【演讲视频】许纪霖:儒学未来:心性儒学、公民宗教还是国家学说?

【演讲视频】卢雪昆:孔子思想是重建当代社会的良药

【演讲视频】许章润:宪政与王道政治

【演讲视频】秋风:回到“中体西用”的道路上来

【辩论视频】儒家能否改善现实政治

【对话大师】余英时:我为何不承认自己是新儒家

讨论一

儒学还应成为指导政治的国家学说吗?

许纪霖:儒学成为国家官学是条死胡同

儒学在传统中国,它建构了一套日常生活的礼仪,这套礼仪实际为过去的中国提供了一套秩序。中国儒家还有可能成为官学吗?今天有一部分儒家是希望有这个追求,但是我想说,这是条死胡同。未来的中国不可能再有官学,也不应该再有一套官方意识形态,不管一种什么样的主义,什么样的学说出现。儒家今天已经碎片化了。选择什么元素,和其他的重新整合,这需要我们的自觉。如果我们缺乏这种自觉的反省能力,我们会不由自主地被那种习以为常,可能是儒家当中最坏的那部分所摆布。

卢雪昆:孔子思想是重建当代社会的良药

我说一定要回到孔子,要沿着仁者人也的路走,就是人你要像个人。你要放任你,你就不是个人。不需要具体的规范,你把人成就好,而人成就好是可以自我成就的。仁者不是做圣人,不是精英才能做到的,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你们能不能做得到不害人,做得到你就做得到仁,你能不能做得到不偷东西,不偷做得到你就是义。我们对自己要有信心,每个人把自己称作为一个仁者,然后你自然会通“道”,然后这个社会自然就有办法。

许章润:儒学可参与思想竞争,不能统领中国

今天整个的中国思想,是多元的、开放的,如果说要有一种独一的,居高临上的国家意识形态,来统领中国的话,而这个统领在一些新儒家看来,必须是孔孟之道的话,那我认为是走回头路,是死路一条走不通。所以儒家如何进入现代中国的思想市场,与基督教文明,与现代地中海以来的政治哲学、法律哲学等等一系列思想,包括跟佛教相竞争,在竞争中胜出而成为中国人的一种安身立命之本,可能这是一个康庄大道。如果说只要你党中央发扬传统文化,号召新儒学我就支持你,你其他干什么我都不管,这是不讲道理,这样是没有希望的。

秋风:儒学复兴一定会渗透到所有领域

从汉代以后的中国,世界上所有重要的宗教在中国都拥有大量的信徒。而那个时候的政府,它是以儒家作为它的一个基本的政治原则的,它是用儒家这套价值体系来治理社会的。但它并没有妨碍那些大型的宗教在中国大规模地传播,并且获得人们普遍地信仰。就是因为在中国发挥主导作用的儒家的教化体系它不是一神教。只要是一神教文明,它就不可能容忍,尤其是当它和权力联系在一起,就不可能容忍其他的神教,但我们的儒家是可以的。所以在我看来,儒家的复兴一定会渗透到我们社会的所有方面,包括政治。

讨论二

儒学能否应对西学挑战,成为普世价值?

卢雪昆:西学不讲道德,儒学才是普世的

西方进行的个人主义的原则,事实上是把人异化为只受本能和欲望驱动的一个个体。所以在全球化的游戏下面,我们学界也免不了以西方哲学主流作为参照性,然后我们常常以伦理学的观念去取代道德的观念,只是讲伦理习俗、社会规范,把孔孟之学作为一个经验的伦理学来讲,作为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来讨论,然后这些学全部都很重要,但你首先要讲好“仁者,人也”,这个人的实存,其他的才可以。

秋风:回到“中体西用”,将西学纳入儒学体系

康有为在戊戌维新中其实非常激进的,而张之洞就提出了中学为体、西学为用。为什么说中体西用是中国实现现代转型建立一个可运转的稳定的现代秩序的唯一道路?因为西方对于中国而言,它永远都只能是学,它只是一个知识。我们是在中国这片大地上成长,中国就是我们的身体。虽然在现代中国历史上,一代又一代的激进主义者,试图要改换这个身体,但他们都失败了。我们把西学纳入到我们中国之学中,不仅解决中国的问题,也解决世界的问题。

许章润:中国转型是承接地中海文明的转型

鸦片战争之后,随着家国崛起,孔庙不再,科举废除,所谓肉身不在。这时候儒家教义成了花果飘零。尤其是随着自由民主、博爱宽容,所谓的科学法治,这一套启蒙起来的地中海文明所发扬出来的,这一套西方文明赋予的概念,铺天盖地而来使得儒家教义常常退避一舍。儒家文化如果能够独立撑持,则中国不会有1840年后100多年的灾难。

许纪霖:儒学是精英化的,如何成为公民宗教?

今天中国在找终级关怀的东西。但是我很奇怪地我发现,好像很少有找儒家的,有找佛教的,也有找了佛教以后说还是支撑不了自己,最后又去找基督教,似乎基督教将成为中国未来第一大宗教。过去的心性儒学,它实际上是比较精英化的,这套心性的义理和老百姓是没有关系的。而美国有一个叫公民宗教,就是以宪法价值为代表的,形成了一套公民宗教。我那年在美国,到处写的是上帝保佑美国。中国怎么转化出来这种公民宗教?

讨论三

儒学应该如何参与中国现代转型?

秋风:儒者成为帝王师是通往优良政治最经济的办法

如果一个儒者他能够成为君王的老师,那在我看来这是通往优良政治的最经济的办法,因为这毫无疑问嘛,对不对?你去觉明行道,13亿人你怎么去觉醒他们,但是你如果觉醒了一个皇帝,那当然是最经济的了,而觉醒了一个皇帝决不意味着说这个老师听学生的。大家很多人讲这个,所谓的这个嘲笑帝王师的时候,都是把那个“师”理解为军师了,理解为他的幕僚了,那所有这些人其实都是对历史无知。任何一个政体只要他有效运作,一定是“霸王道”杂之(儒家和法家结合),谁放弃君王谁才是傻子。

许章润:立宪民主、人民共和才是当代王道政治

如果你觉得觉民行道最简捷的办法就是把帝王或者把政府搞定,我觉得你立脚点有问题。你今天还以这样一个先觉觉后觉的心态来对待大家,这是不现实的,这是一个启蒙了的多元的世俗化的理性时代,每个人只为自我立法之相互启蒙,是这个时代的一大特点,今天如果你还是以这种心态,实际上就把自己当做救世主。现在政治的优良的版本,在我这个教法律的人看来,就是如我刚才所言,立宪民主、人民共和。也可以说立宪民主人民共和就是现代的王道政治。可以用这样六句话来表达,叫做“主权在民,治权在贤,政权为主,政府为客,授受以公,临治以仁”,这样一种政治统治,才能走上真正的有正当性的这样一个政治统治。

卢雪昆:以平民的家言领导政府开一代王制

儒学的“仁者人也”是人人都能做到的,是可以自我教化的,就是人心必依照及自立天理的要求,而扩充到致力于实现每一个人都意愿生活在其中的伦理共同体。儒者是否要附会于政治还是改善政治,那么我想变换一个讲发,儒家的王道政治到底是什么?王道政治不是权力的殴斗,不是权力的分配,不是权力的平衡,那是什么呢?是统筹。统筹什么呢?统筹族群的协和,统筹社会,统筹人,是统筹不是西方政治讲的权力。儒家的觉民行道是“以平民的家言领导政府开一代王制”。

许纪霖:儒家应与法家剥离,与自由宪政结盟

今天重新讲政治领域的儒家,首先要把那几个法家剥离开来,历史上儒家和法家就是这样,这之间关系很暧昧,既直接具有区别,同时在实践当中又难以剥离互相纠缠。所以首先需要一个剥离,这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就是说要重新寻找自己的在政治上的盟友,这就是我在我的演讲当中说的,这个盟友就是我们说的同样也带有普世性的那套自由宪政。这个恐怕是最大的问题。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什么是“凤凰大学问沙龙”?

“凤凰大学问沙龙”是“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的线下活动,一档汇聚学者与公共知识分子思想的品牌栏目。

联系方式

邮箱:daxuewen@ifeng.com
微博:@凤凰大学问

二维码

活动主办

凤凰网(www.ifeng.com)

活动承办

凤凰大学问(dxw.ifeng.com)

团队

出  品: 凤凰资讯
监  制: 谭不 陈芳
编  辑: 王德民 肖群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