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反平坟政协常委:违背良心的事不能再保持沉默

2013年01月22日 11:06
来源:自由谈访谈 作者:李杨

来源:网络资料图

2012年5月,曾任政协河南省常委的赵克罗发微博批评南阳市的平坟政策,称当地只铲平民祖坟,而不动“副处级祖坟”。此后,赵克罗迫于压力删除微博,2013年1月10日,第十一届河南省政协委员会上,赵克罗不再被提名。凤凰网对话赵克罗,谈他的纠结、恐惧、无奈,以及坚持和相信。

对话嘉宾:赵克罗

对话主持:李杨

对话实录:

压力曾大到远远超出我的承受力

凤凰网:你的微博上写着“2012,世界末日来临之际,我的末日它先来到。2012,莫言,莫言,莫言啊!”现在看起来你并未选择莫言,这个状态的转变经过了一个怎样的心理过程?

赵克罗:当时觉得平坟这个事情确实对老百姓太不公平了,说实在的,我都无法面对这些家乡父老、同学。当时我家坟虽然不用平,但是亲朋好友、乡里乡亲的怎么办?

国家提倡放清明节就是让大家祭祖,祭奠先人祖先的。包括河南搞黄帝拜祖大典、周口的伏羲拜祖大典和周口鹿邑对老子的祭奠,这都是文化的一个传承。

所以像平坟这样的事情,涉及到千家万户,涉及到亿万河南老百姓。我对违背自己良心、违背公平正义的事情不能再保持沉默了。

凤凰网:你曾经想过会产生今天这样的影响么?

赵克罗:确实没想过在网上会一石激起千层浪。

之前在一些场合都有讨论这事,但毕竟是私下里,私下里放开讲也都没有关系,几乎全部反对平坟。我与别人不同的是,我把这事儿在网上给曝出来了。

我想解释的一点是,我当时发这条微博并不是像《南方周末》写的顺手或者无意发的。

这个事儿怎么可能是顺手?我做政协常委十年了,说实在的在社会上各方面关系都很好。我关于平坟的微博持续几天且有很多条,关于平坟的事情我提出了八个质疑,且专程回乡经过求证的。我的原意是说这个坟该不该平?怎么平?(通过这些来表达)一个社会是需要公平、正义和诚信的。

凤凰网:关于质疑平坟的这条微博,有媒体报道说你“删了又发,发了又删,删了又发”,之后又写了忏悔书、遗书等…当时是什么心态?

赵克罗:亲人和朋友对我比较关心,也比较担心,然后我写忏悔书、遗书想纠正一些事情。

凤凰网:担心?还是恐惧?

赵克罗:说实在的,现在一项政策的出台采用这么粗暴的方式执行…我一家老小都在河南,我的事业也都在这里,这种担心和恐惧应该是很正常的。

凤凰网:回顾整件事,你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吗?

赵克罗:主要是写遗书这个处理得不太好,因为当时压力很大。还有因部分信息来源对个别领导的误解。

凤凰网:压力来自哪?

赵克罗:特别是中共河南省委机关报《河南日报》系头版登的文章,给我扣了那么重的帽子,远远超出了我的承受力。而且我不知道这种打击会将以一种什么方式进行,会持续多久。

之后我也遇上了一些麻烦,比如说原来约好的(工作上的)事情人家就取消了,人家怕我有啥不好的…

凤凰网:有过绝望的时候吗?

赵克罗:写遗书之前我和爱人抱头痛哭,非常绝望。

凤凰网:因为发了这个微博,你无缘下届河南省政协,后悔吗?

赵克罗:有点想不通。我觉得自己为平坟的事情提了一些意见和建议,即使其中有部分是口传的、没有明文规定,我也做了声明,并和领导们沟通过,答应我不再追究责任。。

到了12月份却发现自己被拿掉了…以我各方面情况,如果没有平坟这事,应该不会落选的。

说到底,我的一些想法、包括我做的一些事情,都是希望这个社会能够更加进步。

我们从农村出来的,读了书、走出来了,对家乡的回馈是一种精神和理念的回馈,不单纯是物质方面的。

遇到不公平还是要发声

凤凰网:1月9日,你最后一次参加河南省政协会议,发了这条微博“…我已出局,祝愿新当选省政协委员以我为鉴,履职为民,一路走好!附诗:前见梁漱溟,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为什么在这里提到梁漱溟?

赵克罗:我非常了解他,梁先生和我有两个交集。

30年代的时候,我们村有一个彭先生(彭禹廷),是当时河南村治学院的院长。而梁漱溟先生则是该学院的教务长,和晏阳初、梁仲华一起搞乡村建设运动。我的几个爷爷跟着彭先生为老百姓做事情;爷爷辈们都是农民,不少上过私塾、读过《四书五经》。他们重视教育、搞生产,保了一方百姓的平安。

(编者注:彭禹廷是中国现代史上从事乡村建设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是宛西自治运动的领袖。1929年夏天,彭禹廷创办河南村治学院,并任院长;梁仲华任副院长,邀请梁漱溟等“村治健者”为教授,以培养献身改革农村的人才。)

我从小就从父辈口中得知这些故事,对彭先生、梁先生们都很敬仰。

另外梁漱溟先生也担任过政协委员,我觉得他是我学习的榜样,也是心中的偶像。

凤凰网:他最让你钦佩和学习的是哪一点?

赵克罗:他有独立的人格,有良知,知识渊博,主动实践。

包括刚才讲彭先生是属于为民请命的人,到现在我们村每年都有祭奠他。

凤凰网:彭先生家的祖坟还在吗?

赵克罗:他的坟墓在文革“破四旧”的时候被扒出来了。尸体在山头上晒了几天,我们村的人偷偷把他拉回来安葬了。我们村村支书为这事还受到处分。

凤凰网:有资料描述,文革中梁漱溟被抄家,只是“小小的不愉快而已”。同样受到挫折,你的心态会向梁先生靠拢吗?

赵克罗:比较宽容的心态。

目前政治协商这种体系,应该允许民主党派提一些意见和建议,甚至批评;这也是中央的精神。

凤凰网:你刚才提到独立的人格,怎么理解?

赵克罗:对一些事情不能随大流,冷静地独立思考,提出自己不同的见解,也需要平常自己的知识积累和客观观察。

但真正遇到一些不公平事情的时候,还是要发声。一个个体能够有他自己的转变,慢慢地整个群体就会转变,整个国家也会转变。

[责任编辑:PN024] 标签:赵克罗 河南 平坟 政协 两会 自由谈访谈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