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访谈

扫描微信
微信

对话陈光标:别人好收集黄金 我喜欢收集荣誉

2013-05-08   第007

陈光标很细心,凡落座必找个风水好的方位,比如坐北朝南就会很舒服;否则就会胸闷、头晕。于是他选择了一间100平米左右的办公室,在长桌的最北端,他稳稳地坐上老板椅,招待来客。他的身后,是一字排开的锦旗、奖状;办公室的角落里,堆放着两万条他人赠送的哈达;走廊的显眼处,是著有“李敏”署名、写做“大爱”的书法作品。

如此一番重峦叠嶂的气势,让人一见难忘。

“在一亿元和奖状里面选一个,我肯定选后者。”这段自白出现在陈光标制作的28分钟宣传片里。其记录着陈光标数次慈善行动地点:汶川地震、台湾“莫拉克”风灾、日本福岛地震……其中,有台湾老妈妈呜咽着表示感谢,以及一首北川少女写给陈光标的诗,正能量四溢。

这段视频在公司的大堂、会客厅、食堂,和接送媒体的摆渡车上密集地播放。

“我的人生价值观,就是要陈光标三个字名垂千古。”陈光标说,自己什么都想争第一。得了一本荣誉证书,就想得第二本,有了第二本就想得第三本。“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追求,我追求钱的欲望真的不是很高,我追求荣誉的欲望很高。”

4月16日,陈光标在南京办公室里接受凤凰网独家对话。第二天,他向南京市民捐赠5000辆环保自行车;而从前年到现在,他称自己已捐了两万多辆,“600块钱一辆,(商家)一分钱没少要我的。”

5000辆车的捐赠对象,是当地电视台通过抽奖选中的市民。一位前来领车的女士原本心存疑惑,“哪有这么好的事,不是诈骗吧!”。她读了几遍自行车上贴的标语,“做好事、长好心”。姑娘被逗乐了,“这年代还有人这样写啊,挺土的。”

陈光标在捐赠活动现场演讲,汗如雨下;随后,他献唱一曲《我的中国梦》。情绪高涨时,他高喊着要“检阅”临时自行车队。此时,台下的保安忍不住捂嘴偷笑,两次。

活动现场的来客则颇为跨界,有邀请,有自来;商人、媒体、NGO、脱口秀主持、民间歌手、流浪艺人、cosplay爱好者,以及自带干粮的铁杆粉丝。

陈光标皱皱眉头,说希望今年减少媒体曝光率80%,并开始做“低调慈善”,只做不说。“每个人做慈善都要大声地说出来,不说出来憋在心里面憋地难过,晚上睡不着觉。”他重重地叹气。

陈光标说自己精力充沛,热衷参加各种跨界的慈善活动,“我做慈善,要给大家带来开心和快乐。”

陈光标公司大楼的10层员工桌上,都贴有一张他的照片:在彩虹之前,陈光标伸开双臂,浮现微笑。员工说,希望这能给自己带来好运。

在此次活动不久后的周六,4月20日,雅安芦山发生7级强震。当天下午,陈光标到达芦山,媒体称他,“带来了230万元现金、1000床棉被、500把手电筒、1吨面包,并租13辆重型机械车参与道路疏通”。震后三日,笔者深入震中龙门乡,在大山深处的李老汉一家,因地偏路窄,全家三口除了两箱水外尚未获得其他物资。“昨晚天气很冷,我感冒了,幸亏那天陈光标进村给我们捐了药品、方便面、水和棉被。”李家人觉得,“陈光标是好人。”

对话陈光标:一个不懂政治的企业家,做不强也做不大

(对话\文 李杨)

我倡导学习马克思的《资本论》,希望把企业做强做大

凤凰网资讯:我刚到你的公司大楼里面,发现很多灯都灭了。员工说这是公司的低碳措施,他们中有些刚来的时候也很不习惯。

陈光标:我做低碳不是讲口号。头几年我捐了200多万的环保袋,上面就写了节约用水、节约用电,现在成为了中央电视台的公益广告,我是不是有超前意识?去年3月14号的《环球时报》就刊登我写的“杜绝餐桌浪费”的文章,而这个概念中央是今年初提出来的。我一般不跟风潮,我的意识很多都是超越在《新闻联播》前面。

凤凰网资讯:你的文章经常在《环球时报》刊登?

陈光标:其他很多报纸也登,因为文章写得好。写的不好《环球时报》能随便登吗?

凤凰网资讯:你经常看这份报纸么?

陈光标:所有的报纸我都看,中央媒体的报纸我都订、我都看。

新闻联播每天必看,再忙我都看,首播看不了看重播,重播再忙看不了就网上看。新闻联播、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光明日报、参考消息,这几个报纸我必看的。

凤凰网资讯:这些媒体对你的影响是?

陈光标:有指导意义。一个不懂得政治的企业家,做不强也做不大。前两年,我在全国两会倡导学习马克思的《资本论》和其中的辩证法,希望把企业做强、做大。

凤凰网资讯: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在政府调控和自由竞争中你比较倾向哪个?

陈光标:自由竞争。

但也有企业家为了追求利润最大化,从牺牲环境最大化做起,这当然需要政府调控。在政府制定严格的法律法规规范市场的前提下,放手让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是骡是马得拉出来溜溜。

凤凰网资讯:现在很多民企的发展开始打民族牌,你有没有这方面的考虑?

陈光标:没考虑过。我都没有策划团队,都是我自己随心所欲,跟着感觉走。

凤凰网资讯:比如你去年在《纽约时报》上刊登钓鱼岛广告宣示主权。

陈光标:小时候我放电影都放英雄战斗片,看多了,所以为了行侠仗义我没把生命当回事,当祖国和人民遇到危难的时候绝对挺身而出。钓鱼岛争端的时候,我们这边媒体花了那么多版面整天说中国钓鱼岛,有什么意义对不对?我就花个三万美元通过美国《纽约日报》告诉全世界,钓鱼岛是中国的。

凤凰网资讯:你有抵制过日货吗?

陈光标:我没有抵制过日货。

我为什么没有抵制日货?当然我所谓爱国,是爱这个国家和国家的产品。中国人不争气,生产的产品就没有日本产品好。你跟我说哪家没有日本产品?不管是电冰箱、彩电、微波炉,中国人不争气,老是弄这些伪劣产品。你看日本车又省油又轻便。

凤凰网资讯:你挺现实的。

陈光标:之前抵制日货,现在慢慢又恢复过来了,日本货该怎么卖跟以前比基本上没有减少,很多人也就是发下牢骚。

(《凤凰精英范》第二期,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我在中国精英当中是一个非常弱势的人

凤凰网资讯:怎么看中国社会的精英们?

陈光标:中国社会的精英们都在想:第一个赚大钱,第二个包养情人,第三个不排除少部分的赌博。

改革开放30年来的精英和未来30年的精英,显然不一样。改革开放30年来的精英靠胆大,也有不少靠行贿。习总书记说过,反腐要“苍蝇”、“老虎”一起打。未来的三十年,我预计老虎会减少的,会减少到80%;只要我们的制度逐步走上正规化、法制化、规范化,能让人人平等,这些老虎就不能那么招摇、凶猛地出现了。

我陈光标讲这些实话会得罪人。

凤凰网资讯:你怕这些老虎吗?

陈光标:我怕。

我在中国精英当中是一个非常弱势的人。为什么?我做企业至今,拿的业务都是来自于二包、三包,一包我拿不到,要拿到一包必须付出潜规则。第一,我家没有当官的;第二,我家也没有亲戚做企业的、当官的帮助过我。至少到现在,中国官员当中没有一个在企业方面关心过我、支持过我、帮助过我。陈光标面对镜头,讲话要负责任的。

我这么多年没有在政府上拿一亩地。黄埔再生公司成立11年来,没有向任何一家银行借过一分钱,也没有债权债务。

凤凰网资讯:但正常的借款,无论对于个人或者企业而言都是很普遍的。所以你强调公司没有借钱的意义是什么?

陈光标:因为我想做完美的慈善。借钱并不是不好,有的做生意需要借钱,但是我借钱会影响我的慈善公信力。你看陈光标借我们银行贷款没还,你还捐款打肿脸来充胖子干什么?

凤凰网资讯:完美慈善的定义是?

陈光标:口碑最好,公信力最好。你可以做一个调研,这么多年能记住的中国首善是谁?100个人里至少95个知道中国首善是陈光标。

凤凰网资讯:作为商人,很多都避免这么高调。

陈光标:是不好。如果我曾经有偷税漏税等不法行为,那打死我我也不敢说;我也知道低调点,做闷声大发财的人很幸福。

有时我讲话会得罪一些群体,他们连生意也不敢跟你做了。大概六年前,我做一期电视访谈的时候说,做生意比吃屎还难。这个环保产业,利润本来就薄,这么多年就搞房屋拆除、废旧回收这一行,我并没有第二个方向。我没去做房地产,没去做矿产,这些行业大家都知道是暴利行业,头几年做房地产那是投入100万赚1000万的生意。

凤凰网资讯:为什么没想过转行做房地产、矿产?

陈光标:如果我进入地产界、矿产界,相信我的智慧,不做老大,起码前五名没问题。

我9岁卖水,10岁捡破烂,12、13岁拖板车卖粮食,放过电影,开过汽车修理厂,跑过客运…我对这个市场经济太了解了,不是不会做,因为我是搞环保的,所以我不忍去做。

我们企业是做房屋拆迁和建筑垃圾的回收,把建筑垃圾都变成颗粒,20块钱一方卖给人家做路基辅料。这本来就是环保,是对地球的慈善,不然的话其他拆迁公司就把建设垃圾都填埋了,既占用耕地又污染土壤。

做地产、做矿产的那是大量的浪费资源,破坏环境。上帝告诉我,我不能做这个,那是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不是积德的事情,我这一代做了,可能下一代就完蛋了。

如今我在再生资源这个行业投入100万,只赚2、3万;等于我捐1万慈善款相当于人家的100万。就是这么大的悬殊。

凤凰网资讯:到现在为止,你捐款的总额达到多少?

陈光标:17个多亿。

凤凰网资讯:你热衷捐钱、做慈善,这能否理解为对自己的一种心理补偿?

陈光标:什么叫心理补偿?

凤凰网资讯:就是觉得把钱捐了出来能睡好觉、能开心。

陈光标:我不欠哪个的,怎么叫心理补偿呢?我从来没做过行贿受贿、违法乱纪、危害国家、危害人民利益的事情,我怎么能叫心理补偿呢?所谓心理补偿,比如有的企业家求佛、拜佛,他感觉做了亏心事情,求菩萨保佑他,让他平安,让他不要出事,那是叫心理补偿。

凤凰网资讯:你曾说“在巨富中死去是一种耻辱”。

陈光标:对,这是卡耐基说的,我很欣赏。

凤凰网资讯:这种耻辱来自于哪里?

陈光标:昧着良心做些伤天害理的事,趁机赚了大钱又最后带到棺材里面去,转交给自己下一代的人,真是可耻的。我们现在的富二代,50%、60%都是未来国家的高消费者、败家子。未来的十年,正是财富密集地交班给富二代的时候,而很多富二代是驾驭不了的。其结果就是在他们手上挥霍两个资源:有形的资产和人脉。

凤凰网资讯:你说自己讲话会得罪人,怕不怕得罪人?

陈光标:我宁愿牺牲我自己。我并不后悔,因为我可能会挽救很多像我这样或者比我处境更难的人,尽快地走向公平。

凤凰网资讯:有人会觉得,你这番话听起来虚伪。

陈光标:我想大家在我身上说什么的都有。总的一句话,毛主席说的“实事求是”、“为人民服务”在我身上用真是恰如其分,因为我从小就不撒谎、敢讲真话。

(《凤凰精英范》第二期,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别人收藏黄金收藏古董,我喜欢收藏荣誉

凤凰网资讯:你现在已经被主流社会所认可了么?

陈光标:认可。你看,证书都在这儿(指着房间内的各大证书)。

凤凰网资讯:你觉得这些都是凭证?

陈光标:对,那是最认可的。全国道德模范,这在中国企业届不就我一个吗?!全国道德模范是中国共产党授予的,这比劳动模范厉害。劳动模范是在某一个行业里面的劳动典范,但道德模范是一个综合体,(衡量)你的人品和你的企业。

全国道德模范、江苏省道德模范、南京市道德模范,我一个都不少。道德模范的审查是很严格的。

凤凰网资讯:道德模范如何评定?

陈光标:比如工商联要查你企业有没有偷税漏税,而且需要该部门的一把手签字盖章确认,出了问题一把手要承担责任;公安来查你有没有前科,纪委查你有没有官商勾结的背景,等等。大概是13个部门对你进行政审,政审过后网上公开投票,最后是专家打分。

凤凰网资讯:全国道德模范之于你的意义?

陈光标:绝对圣洁。

凤凰网资讯:想当圣人吗?

陈光标:想当圣人,我比较追求完美。我的这些老板朋友们,都没把我带坏。十年前我对自己制定个标准:我绝对不去歌舞厅、夜总会,谁要看我在,凭一张照片,我奖励一万块钱。

歌舞厅、夜总会都不是好的,口碑不好。既然社会口碑不好,我就给自己定个规则,我就不去这些地方。

金杯银杯不如口碑。你看我这么多的荣誉,这么好的口碑,人民网都给我口碑奖。我参加全国政协旁听,连续几年知名度第一、美誉度第一,双第一。

凤凰网资讯:当圣人很辛苦。

陈光标:你说不辛苦也是假话。我严格要求自己,只有每天进入了家门身心才能放松,出了家门马上感觉有东南西北四个探头在对着我,就是说言谈举止都要慎重。

凤凰网资讯:当圣人的动力来自于哪?

陈光标:我很珍惜今天的荣誉。小时候家里很贫穷,哥哥姐姐都饿死了,我能有今天非常不容易,所以我加倍珍惜自己的荣誉、好的社会口碑。你看现在社会媒体对我的报道,最多就是讲我高调,其他负面能够说什么?

凤凰网资讯:感觉你对这些荣誉、证书的需求非常执着,甚至让人感觉是种强迫症。

陈光标:我这个人什么都想争第一。得了一本荣誉证书,就想得第二本,有了第二本就想得第三本;就像企业家赚钱那样,今天做一个亿,明天就想做两个亿。每个人心目中都有一个追求,我追求钱的欲望真的不是很高,我追求荣誉的欲望很高。

凤凰网资讯:你将其解释为一种收集的爱好?

陈光标:对,企业家有收藏古董、收藏字画、收藏黄金,都有的。我喜欢收藏荣誉。

每个人都不一样。古董、字画我都不感兴趣,人家给我的好多字画,写我名的我就把它保留下来,没写我名的左手给我右手就送人了,哪怕它市场价值很高。

做慈善没有给我带来实质利益方面的回报

凤凰网资讯:“高调慈善”的目的是什么?

陈光标:我没有考虑到带有什么目的性的。这十几年就像交朋友一样,捐款的地方我不经营,经营的地方我不捐款,没有任何目的。

什么叫公信力?老百姓的眼睛都是亮的,不像有一些慈善捐款,我在这个地方有项目我才捐,羊毛出在羊身上。

凤凰网资讯:更多人对陈光标做慈善的揣测是,为自己的企业争取了更多的机会和成本。你怎样看?

陈光标:如果哪天我们这个社会真正公平竞争了,那“陈光标”这个知名度、美誉度会起到良好的效果。我做这么多天所谓的“高调慈善家”,我的企业没有拿过一亩地,都是租用地。

凤凰网资讯:你是觉得自己的付出没有得到回报?

陈光标:也不能说没有得到回报。党和国家给我们这么多的荣誉,这不就是回报吗?

凤凰网资讯:实在的、看得见的利益呢?

陈光标:在利益方面没有。这里说实话,真的没有。

反正我也不后悔,都四十岁的人了,外面没有债权债务,赚得多我就多捐一点,赚得少我就少捐一点。

我今年做100万,我依然还会拿10万、20万捐,但一年低于100万的时候,我的慈善脚步就会考虑停止,我可能就会做志愿者服务,这也是一种慈善。100万现在对于我来讲是底线,是对家庭和孩子的一个保障。

两个孩子还在读书,生活和学费要保证,而且现在物价都上涨了,消费很高。你说把100万再捐50%,那就是假话了;我们讲得实际一点。

凤凰网资讯:你曾在一个采访里提到:80%接受你帮助的人都没有感恩之心,包括你的乡亲。

陈光标:帮助别人,就不要指望人家回报。但我总结出来,现在中国懂得感恩的人真的很少很少。

以老乡来说,对我的羡慕、嫉妒、恨,那是有的。通过我帮助数千个人的调研来看,十个有八个真的不懂得感恩,就是这么自私。

凤凰网资讯:还专门对这类反馈做过调研?

陈光标:对,通过一些回访和交流。就是我曾经实打实地用真金白银、十万十万块钱地帮助过你,救了你家人的命,帮助你上过学,很多类似这种的。他们就是感觉你有钱,你应该帮助他的。

包括这两年我帮助过人家换肾、换肝的,人好了之后逢年过节打个电话都没有,还是我有时候打电话问候他们怎么样,回答:很好,不错,谢谢。你想想看,多让我寒心。

但是我并不后悔,因为我是除了想要通过某一些人,一个慈善方面的多元化,来带动社会慈善的进步。

凤凰网资讯:有评论说,接受你帮助的人很可能因为你的“高调慈善”而心生抗拒,并质疑这是一种“暴力慈善”。你怎样看?

陈光标:慈善不存在有暴力慈善之说,只有高调和低调之说。任何人做事情都有目的,那么陈光标做慈善有没有目的?有。我的目的很简单,我想通过自己的身体力行、真金白银去带动更多的人来做慈善。你看我这么多年的捐款证书,大部分都是云贵川的,包括我们江苏本地的几乎很少;我在云贵川没有项目。

凤凰网资讯:是觉得自己委屈么?

陈光标:毛主席说过做一件好事很容易,能坚持长年累月的做好事,那不容易。头几年也好多人对陈光标不理解,说我作秀,慢慢慢慢地,你越讲我不好,我越做,我做给你看,我不是嘴巴叫。

你看我这次捐赠的自行车是捷安特的,都是名牌。我去年捐、前年捐,现在已经捐了两万多辆了。这是陈光标的血汗钱买来的,捷安特也没有让我一分钱,600块钱一辆,一分钱没少我的。台湾老板你知道的,非常小心。

(《凤凰精英范》第二期,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