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订阅
微博

@凤凰访谈

扫描微信
微信

对话罗永浩:我不相信人民创造历史

2013-04-10   第006

 

【凤凰精英范 01期】对话罗永浩

罗永浩开始做手机了,取名“锤子”,乍听有点像四川话里的粗口。

他妈妈知道了这事儿后,又崩溃了。上几回崩溃依次是罗永浩从卖电脑配件的干上了教英语的活,然后辞了工去做牛博网,接着没几年又开了老罗英语培训。老人家不喜欢儿子老换工作,就唠叨着:你能不能正常点?

在罗妈妈眼里,儿子最圆满的结果就是老老实实读完了中学上大学,出来找一份工作,最好是公务员,然后混一个小科长小局长,稳稳当当地混到现在。

罗永浩觉着,当老师的满足感在于反复给学生洗脑,把在以往教育里洗坏了的孩子洗正常。可这活儿做久了,就像一个整天反复兜售同样一套价值观的网络公知,日久惹人嫌。

有意思,快乐,罗永浩形容现在的工作。这一次,他打算把手机这行做上20年,然后退休。

“锤子”的工作地点不大,就在中关村“老罗英语培训”办公室的旁边。愚人节的下午,罗永浩接受了凤凰网对话。相对于乔布斯的黑色高领毛衣,罗永浩那件藏蓝色的中袖衬衫出镜率很高。这是从秀水批发来的地摊货,宽宽大大遮挡体型,一买一打。

他聊天的语速不快,主旨很集中,喜欢扯很多自己的例子,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唠叨,兴奋的时候喜欢揉鼻子、抖脚。用时髦的微表情学来分析,这是种自我保护的状态,就像一只披着铠甲、张牙舞爪的蟹。罗永浩说自己是巨蟹座,所以你懂的。

约访罗永浩的媒体很多,助理帮他安排得紧凑,基本一个小时搞定一家媒体,是迎来送往的流水线。员工们的接待工作积极而细腻,缺憾是,所有的人都没来得及印名片。

与罗永浩砸西门子、肖传国砸方舟子的锤子不一样,“锤子”的logo被解释成一种宗教符号。他希望自己的产品做成像宗教一样的东西,“就好像全世界的女人不管有钱没钱,都跟傻逼似的去买LV。”

“一个讲相声和脱口秀的人能做好手机么?”除了罗妈妈以外,有多少人觉得罗永浩不靠谱?

在“锤子”发布会当天,网络上的恶评几乎达到100%;网民在骂他做的产品,骂他这个人,戏谑他的智商和秉性,这让罗永浩十分错愕。

“我跟他们素不相识,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因为我高调,高调他就讨厌你,然后你就继续高调,他们就对你恨之入骨。”

罗永浩辩说自己从不主动拎着锤子砸人,骂人是因为要发起反击,要说出真相。在他公开的数次骂战中,最近的对手有西门子、方舟子。他善用一种行为艺术般的纠缠,并称自己是常胜将军,“我对诅咒我的人从不宽容”。如此得理不饶人。

近乎理想主义的特质,混搭着自嘲、自恋、敏感以及好斗的标签,组合成罗永浩的辨识系统。在商业蓝海中,人们对“罗永浩出品”的识别、欣赏、追随甚至迷恋,促使他完成一系列的精准营销。而他具体卖什么,暂时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罗永浩毫不否认自己是一个操控情绪的高手。一如他面对几万名学生的演讲,“让他们笑、让他们起哄,一种权利在握的感觉”。他擅长抓住人们的兴奋点,而互联网则把这种特点放大到极致。

“如果你有影响公众的能力,最后必然会面临一个境地,那就是别人拿你当教主。”罗永浩对当教主有点儿恐惧。他拿出一份谨慎,“自我膨胀了,拿自己当皇帝了那就是傻子。”

到现在为止,罗永浩否认自己是个成功的商人,因为没赚到大钱。

“作为我个人,坚持了自己的价值观然后活得不错,这就很成功了。这靠的是自己的聪明和勤奋。”随后他举了若干自己的例子,表情严肃,仿佛在讲一个冷笑话。

“我是有非常严重精英意识的人。我不相信人民创造历史,我相信英雄创造历史。”

对话罗永浩:我能操控群体情绪,但我很恐惧

对话主持:李杨

谈锤子

我做什么都可以做出教主感

凤凰网资讯:你的“锤子”跟肖传国砸方舟子的锤子有关系吗?

罗永浩:跟那个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方舟子看谁都拎着锤子,但其实我从来没有拿锤子砸过他。

这两个锤子的质感不一样,我们是工匠感的、精致的小锤子,它那个是砸东西的。

锤子多好,它会被人讲所有的故事。做商业其实就是让人叫讲故事。

我们的“锤子”logo像一个宗教符号,但又不是,我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喜欢手机的人是有恋物情结的,看到精致美好的东西就喜欢捏在手里玩来玩去。

我希望我的消费者也是这样,既能让我赚钱,也是跟我志同道合的人。

我有信心把消费者变成粉丝。长远的话,只有产品足够好,才能让人迷恋。

凤凰网资讯:苹果的拥趸对其有种宗教般的热情。“锤子”的野心是什么?

罗永浩:我希望我的品牌做成像宗教一样的东西,就好像全世界的女人不管有钱没钱,都跟傻逼似的去买LV,那个就她们的时尚宗教。

凤凰网资讯:你想当教主?

罗永浩:如果你有影响公众的能力,你必然面临一个境地,这个境地就是别人拿你当教主。这件事本身是没有错的。

有能力的人都可能走到这一步,但走到这一步以后能不能自省又是区别。你要是自己膨胀拿自己当皇帝了那就是傻子,如果能保持自省的话就是正常。

做企业、做老师、做演讲家,都有可能做成教主。比如我自己,做什么都可以做出教主感。

凤凰网资讯:你很享受被人崇拜。

罗永浩:我希望他们崇拜我们的产品。对人的崇拜我其实很反感。

我不是明星又不是帅哥美女,时不时有变态粉丝堵到公司门口来,工作人员劝两个小时劝不走,最后让保安给拉走。所以对个人成为教主的认识,我甚至是有恐惧的。

凤凰网资讯:你善于调动群体情绪吗?

罗永浩:我对群体的情绪、氛围很敏感。

凤凰网资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这样的能力?

罗永浩:从以前教书的时候开始。当老师的快乐不就是来自于你给学生洗脑吗?!年轻人是被学校洗坏的一代,你再反过来洗,灌输价值观给他们。你看老罗语录传播那么广!最多的时候我是面对一万多人演讲,让他们笑、让他们起哄,可以操纵整个群体的情绪,也是一种权力在握的感觉。这让我很亢奋。

我觉得中国人都喜欢这种感觉。记得小时候我在老家东北看球,当时正好是主场比赛,刚进场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气氛嗨得可怕。开始踢球了,上万个主场队球迷在欺负11个客场球员,大家都冲他们骂娘,骂得很爽。当然我也合着一起骂了(笑),只是突然又变得警觉,自己的情绪被无形的操控了。

我虽然也有操控群体情绪的能力,但是我很自省。如果说是煽动公众那就是民粹了、邪教了。我在这方面很小心,很恐惧了。

(《凤凰精英范》第一期,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谈公众人物

在互联网上成为公众人物后就会突然有一堆陌生人扑上来诅咒你去死

凤凰网资讯:你是个勇敢的人么?

罗永浩:我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勇敢。

凤凰网资讯:尝试新事物的勇气和接受嘲讽的勇气,哪个更重要?

罗永浩:当然是尝试新事物更重要。嘲讽你让他说嘛!他说能对你有什么伤害,可能刚开始有。我刚走进公众视野的时候,就是网络语录传开的时候基本全是好评,谁会跟一个嘻嘻哈哈讲段子的胖子为难?

在公众领域面对一个严肃话题大家发生争执,你亮出立场后就发现很多人骂你,劈头盖脸地骂,因为你跟他们想法不一样。作为一个非公众人物的时候,永远不会被一个马路上的陌生人因为观念不同就恶毒到诅咒我全家去死。但成为互联网的公众人物就会突然有一堆陌生人扑上来。开始我会很不适应,甚至会受伤害,突然发现原来人群里有这么多特别扭曲和恶心的人。

但公众人物或多或少都有这个适应期的,我现在免疫多了,能伤害到我的一般都是我的朋友,陌生人的诅咒嘲讽我都无所谓了。

凤凰网资讯:对锤子rom的发布会,微博不少人说老罗不靠谱了,跳票了。

罗永浩:就跳了一次票!你可以想像他们有多讨厌你,他们说得特别难听。就是因为讨厌你,所以讨厌你所有的表现,没有别的解释。我跟他们素不相识,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就因为我高调,高调他就讨厌你,然后你就继续高调,他们就对你恨之入骨;这么一群精神病人。

谈吵架

我是有攻击性的,但不会无缘无故骂人

凤凰网资讯:我看你在很多公开场合吵架。你骂过很多人,李敖、郑渊洁、方舟子等等。出于一种什么心理?

罗永浩:大多时候是别人骂我,我才回骂的,我并不是去挑衅别人。

凤凰网资讯:你没有主动骂过别人?

罗永浩:当然我也有主动的时候,那也是事出有因,不会无缘无故的骂人,否则就是神经病了。比如我骂李敖,因为他是有问题的,心理上有创伤和缺陷,估计他在坐牢期间留下的心理阴影不少。李敖这种性格,是一个斗士,斗士就一定要有敌人。在失去了专制者这样的敌人后,他就只有假想敌了,只剩下哗众取宠了。这种人就应该被抓起来。

再比如郑渊洁,他在中学生面前讲卫生巾侧漏问题,毫无节制,太影响了未成年人。我对他很失望,我写过一篇长文来骂他,骂得有理有据。

凤凰网资讯:你是一个好斗的人?

罗永浩:我天生有好斗的基因,我是有攻击性的。因为我不愿意受到不公正对待,或者是受到不公正对待后我不愿意忍气吞声。我只是在说真话而已。

凤凰网资讯:怎样理解宽容?

罗永浩:对待诅咒你的人不能宽容。但在某些价值观层面上的事我很宽容。

比如很多人对“范跑跑”口诛笔伐,认为范美忠应该被钉在耻辱柱上。但我可以理解他的行为。地震的时候,站在讲台上的他离门最近,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就跑出去了,但他并没有把学生推开跑出去。他的反应很真实,是人性的流露。

凤凰网资讯:觉得自己理性么?

罗永浩:我以前老跟大学生吹牛,说有的人一热情就丧失理性,一理性就丧失热情;这是因为能力不够。你看我现在就做什么事都挺理性的。

凤凰网资讯:感觉你挺自恋的。

罗永浩:我对自己挺好的,但谈不上自恋。自恋的人不会自嘲,不会拿自己开玩笑,不会承认自己的缺点。我很自信,但不自恋。

谈工作

我相信自己能做成颠覆世界的产品,除非运气特别差

凤凰网资讯:从无业游民到人民教师、办网站,又来卖手机。你会对自己有职业规划吗?

罗永浩:通常没有,想起来一出是一出,但做手机这个是比较有规划的。

乔布斯这辈子三次改变行业格局,我今年40岁,过去9个半月领着一群特别聪明的年轻人想出了好多好点子。我觉得每天吃饱饭坐在这就憋这一件事,给你个5年、10年、20年,你的职业生涯里做出一个颠覆世界的东西是完全可能的。我对此非常有信心,除非运气特别差。

凤凰网资讯:我看你之前每个职业经历的时间都不长。

罗永浩:不是,如果牛博网做得很开心我可能也会做20年。但是牛博网被关掉了,要不然我做媒体也是很有热情的。

凤凰网资讯:你尝试这么多活儿,是因为兴趣,还是投机赚钱?

罗永浩:都是兴趣。我是想做我感兴趣并且能赚钱的事,我做牛博网也是这个目的。但是后来它演变成了一个政治网站,这是出乎我意料的,但这个结果我可以接受,因为牛博网做了一些事情,我很骄傲。

凤凰网资讯:就政治空间来说,做手机比做牛博网更自由?

罗永浩:做手机这些科技行业,其本身跟政治被牵涉起来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我做一个新闻网站,那就要跟政治分不开了。

其实在中国,任何政治问题都是难以回避的。比如在美国的日常工作生活中你感觉不到政治,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只要不是涉及犯罪,基本上没人会干涉你。但在中国你很多事是不能说的,最起码上学、户口这就是政治问题不是别的。所以说中国人跟政治无关这很扯。

凤凰网资讯:你所经历的职业中,哪个你干的最爽?

罗永浩:就现在这个,手机。

凤凰网资讯:不是当时做老师?

罗永浩:做老师的重复性很强,给学生讲的价值观讲来讲去都是那些。就像很多走进公众视野的公知,刚开始挺好的,但几年过去了他不去做点别的,还在反反复复讲那些道理,大家就开始讨厌他了。而我们去做手机,第一版做70个新功能,下一版再做70个功能把之前的整个颠覆。这多么有意思,这让我很快乐。

谈成败

成功学教你只要努力就能成功,这不诚实

凤凰网资讯:现在的你是个成功人士?

罗永浩:对,作为一个人很成功,在我比现在穷得多的时候就已经很成功。

凤凰网资讯:你怎样来定义成功?

罗永浩:你看咱们社会一般定义成功就是拿财富来衡量。我认为就是你坚持了打小就知道的那些正确的价值观,就是基本的那些价值观,在坚持了这些的同时,你活得并不惨,就非常成功了,而且非常难得。

比如说一个男的三十多岁了,连老婆都养活不起,这样的话就不算很成功,至少在我看来。

凤凰网资讯:你在30多岁的时候写了一个自传《我的奋斗》。这里头有授受成功学吗?还是说是罗永浩式的成功学?

罗永浩:成功学教你只要努力就能成功,就这一句话,我不同意这个观点。很多企业家出来讲他的成功,说因为这个那个,所以我必然成功。我特讨厌听这个,不诚实;即使所有的都做对了,失败依然是正常。

一个人在坚持原则、遭受某种程度损失的被动局面下还能活得好,这是因为他足够聪明、足够勤奋,不是别的。比如我曾经呆过的某教育机构,他们的企业文化是非常恶劣的,大家都排着队舔老板屁股。你的原则是不舔老板屁股,就会活得被动一些,但是我有本事把课讲的比别人好,老板不喜欢你也会重用你。

凤凰网资讯:成功中的运气占多大比例?

罗永浩:非常重要,咨询界的和投资圈的人会告诉你一个企业家的成功80%左右是运气,甚至更多,这个我是完全同意的。

见多了成功的商人,你去看看他成功史的时候就会发现这就一傻逼,但是撞大运了。

谈精英

你可能骨子里是个精英,但你活得很穷,那你仍然是一个屌丝

凤凰网资讯:你是精英人士么?

罗永浩:我一直都是,不是现在是,我很早以前就是,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我是有非常严重精英意识的人。我是少数敢于公开表示我不相信人民创造历史,而相信英雄创造历史的人。

凤凰网资讯:有没有经历过屌丝的阶段?

罗永浩:这是两个概念,你可能骨子里是个精英,但你活得很穷,那你仍然是一个屌丝。屌丝这个含义很广泛,有很多心理健康的屌丝,也有很多很恶心的屌丝。它就是一个生存状态,不是明确指向一个好人或坏人。

凤凰网资讯:你是中国主流价值所认可的那种精英吗?

罗永浩:当然不是。

凤凰网资讯:你认为主流价值观是什么?

罗永浩:中国的主流价值就是钱。我去做煤老板一年没有被坑,可能由于管理不善死了两百个人,但只要我没被抓起来,我有两亿身价我就是成功人士。这就是这个傻逼社会的标准,把这个标准衡量我还不适用。我只赚了点小钱,没发大财。

凤凰网资讯:一直按照自己的价值观来行事,有没有曾经妥协过?

罗永浩:基本没有。有妥协,但跟价值观无关。比如说一个政府官员说很欣赏我请我吃饭,那我就不敢不见,我怕他坑我,怕冒犯他,不敢惹他。所以就去了,去了也陪着假笑了。这谈不上原则性。

(《凤凰精英范》第一期,独家稿件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往期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