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37
No.60

英国政客自食其果

作者:史志钦,魏奇 2017年8月21日
娇的特雷莎梅,出人意料地宣布全国大选;任性的大卫•卡梅伦,一意孤行地进行脱欧公投。结果有目共睹:冒险游戏中,两人都输了。

“把好牌打烂”的他们给整个地区,甚至全球的政治、社会、经济带来巨大动荡。但他们个人的结局却一点也不动荡。

梅其实请了有获胜经验的竞选团队,但没发挥作用

2017年对于英国来说真是个多事之秋,3月的威斯敏斯特恐怖袭击,5月下旬的曼彻斯特音乐会恐袭,以及6月初的伦敦桥恐袭事件,使得英国似乎成了极端运动的新战场。而在政治世界里,英国也在脱欧公投后再次经历了震撼性的动荡——被称为“灾难性”的全国大选。

4月18日,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出人意料地宣布于6月8日进行全国大选,最终结果更是其始料未及。英国的选举制度允许首相在执政的5年时间里,选择有利于本党的时机进行大选。4月前后的民调均显示由特蕾莎梅领导的保守党政治领先优势明显。对民调结果的过分自信;对巩固自身政治实力,以求在脱欧谈判中赢得优势的迫切欲望,可以说是引发特蕾莎梅临时宣布大选的重要原因。

当地时间7月7日,英国伦敦,特蕾莎•梅宣布赢得大选第二轮投票。

然而,情势的发展往往出人意料。

据英国媒体的报道,特蕾莎梅虽然邀请回来了2015年帮助当时的首相及保守党领袖卡梅伦夺得大选胜利的竞选团队回来重掌帅印,但梅的两位“梅办主任”们却实际上掌控了竞选期间的方向和政策,加之对情势过于乐观傲娇,轻视对手及民众的反响,以至于梅在竞选期间屡屡出现战略上的错误,丢掉了一盘好棋。

与特蕾莎梅令人气恼的表现截然相反,工党领袖杰瑞米•科尔宾,在竞选期间充分利用社交媒体的平台,拉近与选民之间的距离,将竞选的重点不仅仅放在那些传统的“摇摆”战区,更以各种方式建立起与国内年轻人的交流和沟通,这为科尔宾赚来了相当份量的选民,也使自己原本一摊尘土般不值一提的形象涅槃重生。

从四月期间一度超过13%的民调领先优势,到大选出现了“悬浮政府”的结局。特蕾莎梅莫名其妙地,把保守党在议会里的优势丢失的一干二净,而且,还狠狠地托了对手一把,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更别提她在党内处处受敌,与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也有不少政见上的不合。

梅在宣布大选的决定时信誓旦旦,打着推进“脱欧”进程的旗号,全然忽视了自己眼皮底下发生的现状,与民众的生活严重脱节,从而导致了大选的惨败。这次大选的结果,被英国媒体认为是英国近代史上最“华丽”的政治灾难。

可是,即便是出现了这样“壮观”的错误,特蕾莎梅却依然坚挺地站在首相的位置上。她的策略,是利用得到北爱尔兰右翼的民主联盟党的“支持”票,从而组建一个“少数派”政府,即执政的政党在议会中不具有多数席位,但也不通过与另一政党采用联合执政的方式来组建政府(例如,2010年保守党与自由民主党联合组阁,今年的大选结果,保守党与民主联盟党并非联合组阁)。当然,少数派政府并不一定就不可行。例如,北欧的丹麦,多年来都是由少数派政党执政,其国家的民主程度和社会发展都是世界领先的。

然而,英国的情况是这样的。每一年议会最重要的两项日程,一为女王宣布议会开幕时所做的演讲,此演讲是政府起草的年度法律提案总纲;二为每年的财政预算,由财政大臣提出。这两项报告,都需要通过下议院的投票来决定是否能通过。如其中的任意一项被否决,那传统上就意味着首相需要召开一次全国大选重新选举政府。由于特蕾莎梅的保守党在大选中并未获得下议院超过半数的席位,因此,她需要民主联盟党的支持以保障这两项报告的顺利通过。女王宣布议会开幕及致辞,由于保守党跟民主联盟党的谈判的进程,也由原本的6月19日推迟到了21日。

在此之间,英国及欧洲政坛最为重要的一个日子,就是6月19日,英国脱欧的谈判在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正式展开。所有的谈判均需要在2019年3月底前完成。而谈判延期的可能性在目前看来微乎其微。由于英国大选造成的英国内部政坛的动荡,使得英国政府在与欧盟的谈判中一开始便处于了劣势的地位,如今虽已经举行两轮谈判,但在核心议题上进展不大,谈判的前景倍加复杂。

如果说,特蕾莎梅的乌纱帽在大选后岌岌可危,那伦敦诺丁山地区的这场大火,可以说将梅首相的形象彻底给摧毁了。在大火过后,特蕾莎梅前往现场,只与消防人员进行了交流,完全没有理会受灾的民众;而她的对手科尔宾却被频频拍到与受灾民众在一起,反差极为强烈。虽然梅首相之后不得不采取各种手段来补救,包括邀请了大约15位受灾群众前往唐宁街10号交谈等,但她的形象已经与“高高在上”,“傲慢无礼”,“无视普通民众”等“关键词”牢牢地联系起来了。有部分英国媒体甚至大胆推测,特蕾莎梅撑不到今年的圣诞节。2017年7月1日,伦敦民众抗议游行,反对特蕾莎梅首相及其联合政府,要求其下台。

卡梅伦也同样“花式作”,但走下政坛依然过得不错

无独有偶,特蕾莎梅还真不是保守党政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始祖,她的前任,大卫•卡梅伦,也真正是“花样作死”,亲手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把首相的位置拱手让人,顺带着把政治同盟,当时的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也一起拉下了政坛。

卡梅伦首相的政治赌博信心首先来自苏格兰公投。虽然苏格兰独立公投是苏格兰第一大政党——苏格兰民族党一贯的政治主张,但经过几轮的谈判,卡梅伦对当时的苏格兰首席大臣萨蒙德提出的公投方案并没有大的改变,这一结局也被认为是卡梅伦政治手腕不够强硬的表现之一。更重要的是,卡梅伦之所以与萨蒙德签署公投协议,是因为他相信公投不会获得成功。但事态的发展可谓步步惊心,期间的几次民调,结果不一,没人可以预测最后的结局是什么。

公投于2014年9月进行,结果也的确令人大捏一把冷汗。情势紧张之际,卡梅伦在发表演讲时曾几度哽咽,挽留苏格兰民众:“假如你们不喜欢我,我不会永远在这个位置上。假如你们不喜欢现在的政府,它也不会永远执政下去,但如果你们离开英国,那就真的永远回不来了。”最终结果是,支持苏格兰留在英联合王国的选票仅仅为55.3%,以微弱的优势险胜,保住了苏格兰在英联合王国中的位置。苏格兰公投可谓是卡梅伦第一次被推上了赌桌。

大卫•卡梅伦在唐宁街10号前携家人发表离任致辞。

卡梅伦从政生涯里的第一场硬仗,有惊无险地渡过了。公投又发生在英国全民大选的前一年,无疑给卡梅伦本人以及他领导的保守党注入了一剂强心针。

2015年5月,英国迎来大选,卡梅伦领导保守党取得议会超半数席位,虽然优势并不十分明显,英国社会也出现了像英国独立党这样的右翼政党的崛起,但依然不影响他成功摆脱联合组阁的局面而组建了保守党政府。

这种种一切,可以说,为他政治生涯的终结埋下了地雷。

2015年大选前,保守党的竞选宣言里,提到了关于英国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身份问题。不仅在英国社会内,即便是在保守党党内,也有众多支持英国离开欧盟的声音。卡梅伦政府当时起草的脱欧公投法案,几次都被议会否决。直到2015年大选后保守党单独组阁,下议院才通过了一个修正后的法案,即于2017年年底前进行脱欧公投,但在此之前,卡梅伦须与欧盟进行谈判,为英国争取在欧盟中更为有利的位置。

2016年2月,卡梅伦不顾党内外众多的反对,一意孤行宣布于6月进行公投。公投的结果,选择离开欧盟的选票以51%的微弱优势成为了公投的赢家,震惊全球。而卡梅伦,以及他的政治盟友,时任财政大臣奥斯本也先后辞职。

可以说,整场公投,都是卡梅伦试图实现自我政治价值的一场赌博。之前的场场险胜,使他对自己的政治实力,以及英国政治社会生活的估测过于乐观。最终导致了他的全面出局。

政客们牺牲的是自己的政治生涯。而像卡梅伦、奥斯本这样的职业政客,又效力于保守党,他们原本就是出身显赫的英国“私立学校男孩们”。即便不从政,也不用担心生计。奥斯本目前在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报纸之一《伦敦标准时报》担任总编辑。他们的未来生计也确实不用民众来担心。可是,因为他们的“任性”而带来的这些个烂摊子们,貌似这些后果,他们也不用承担。最终,受害最大的,还是手无寸铁的老板姓。

政客们因为自己或多或少的私利的驱动,不仅葬送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也给整个社会,整个地区,甚至全球的政治、社会、经济带来了巨大的动荡。这场英国政坛的风云和英国脱欧的前景究竟会怎样演绎,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事态发展证明,英国离开欧盟未必会像疑欧派幻想般地使欧盟终结;但会否逆转般地导致联合王国的终结却不得而知。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史志钦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驻会研究员,清华大学一带一路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

                     魏奇

              前英国媒体记者,跟踪并研究欧洲相关事务。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李政鋆 崔梦肸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东南亚大变局考验中国押宝技术

当前,东南亚国家新兴权力集团上台,新老权力集团政治博弈日益强化,各派力量都希望借助外来资源提高自己的影响力,而他们对中国资本也都保持积极引进的态度。对中国而言,押宝技术是否会过关呢?笔者就此展开重点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