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52
No.252

在特朗普就职前
中美大牌学者笑着互搏

Witness A Heated Debate

作者:易心 2017年1月20日
“时
殷弘,我昨天晚上看到你啦,在一个电视节上。”白邦瑞一走进屋子,在众多中国知名学者中一眼看到时殷弘,并用带着点美国腔的中文说到。

显然,这是两位熟悉的老朋友。在接下来两个多小时的闭门讨论中,这两位自称鹰派的学者全程笑声不断,但两人的唇枪舌战丝毫没客气,所透露和展现的信息思路更是极具价值。

在特朗普就职前,凤凰大参考有幸见证这场中美大牌学者笑着互搏的激烈辩论,并选取部分刊出,以记录这段中美关系不平静的开始。

观点争锋,白邦瑞突然“出价”

讨论还未开始,白邦瑞对时殷弘笑称,“只有我们两个是鹰派,他们其他人都是鸽派”。

白邦瑞先于时殷弘发言,开门见山,阐述了自己所了解的美方五个敏感动向,包括特朗普对一中原则不可预测,其团队内部对俄罗斯看法意见不一,特朗普拒见达赖喇嘛,但可能就中印在藏南地区的边界争议作出表态,美国忌惮中国在外太空以及网络发展等。

白邦瑞表示反对中美全面对抗,但眼前的问题是,中美第一年怎么过,中方是否能承受住美方施加的压力?

不过,对于未来中美关系大走向,白邦瑞却表示乐观,并举例说,特朗普对于一带一路就没有公开反对,并且新型大国关系也可能迎来肯定。“一带一路是中国领导世界的战略,但我知道中国不想称霸,只是我们美国崩溃之后,中国可以发挥领导作用”。

白邦瑞以中文发表讲话,令讨论现场气氛高涨。

时殷弘显然不赞同白邦瑞的观点,他说,“白邦瑞博虽然有的时候讲话很有趣,但他是一个战略家,他的智商特别高。我不像白邦瑞那么乐观,首先,特朗普真有可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接下来,时殷弘阐述了这一判断的理由:特朗普大规模减税,运用美国资本和技术修建美国国内基础设施,加之已经形成的加息对中国资本流出和人民币贬值的压力等,尽管美国有政治障碍等等,但这一切的确有可能使美国经济上强大起来;与此同时,如果中国不能真正实现稳增长、调结构、深化改革的话,面临的麻烦就会比较大,而这一整套国内经济政策需要对外政策辅助。一般判断,特朗普一定会为了美国第一而伤害其他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包括中国,而中国的经济和金融现在是第一软肋。

第二,对台政策。这不是一个特朗普是否想要颠覆一中原则的问题,而是能不能的问题,是中美两国权力较量的问题。

时殷弘认为,中美都有底线思维,容易下决心。而且,大陆目前对蔡英文极为严格,包括经济、政治等空间的收缩,这种态势会不会在特朗普团队里面引起反弹,存在可能性。

第三,特朗普可能给中国提供经济和外交机会。很多人会问,机会来源在哪里?首先,特朗普确实想收缩美国战略政策,但几年之后我们会发现,美国在西太平洋暂时的退缩会换来更大的太平洋权利,这种收缩在战略上可以使得美国在军事上更加强大。

另一方面,外交机会:特朗普与别人关系搞不好,意味着给中国提供了外交机会。但现在的问题是,中国目前在战略和外交上准备严重不足,只有下定决心,理清轻重,与美国在东亚、西太做战略伙伴,实际性的缓和关系才能利用好。但现在,以新加坡、印度来看,中国外交还不能利用这个机会。

近几年,中国军事上突飞猛进,但现有战略能力和军事能力仍远不如美国,况且特朗普已经开始新的更新换代,因此存在效益互相抵消的可能。“我们经济越强,对方的动员越厉害。从中国的网络军事能力当然跟美国有差距,但是毫无疑问,中国的空间军事能力和网络军事能力是加速军事现代化重要成果,强军的目标不会改变。

那么,中国应当如何对待“特朗普风暴”?一,保底。一定要把稳增长、调结构、深化改革放在优先位置,审慎积极进取。此外,下定决心争取改善中国周边外交,特别在东部周边,与美国的盟友、准盟友、战略伙伴搞好关系。

二,与保底有关,减少中国对于外部市场和外部资源的依赖性,进一步开发潜能巨大的中国国内资源。

三,军事力量建设很必要,但不能继续加以宣扬。现在中国军事上很强大,但如果再继续天天宣扬,树敌风险会使可以争取的力量退缩。“这一点非常重要,我在两次演讲中都予以强调,也希望上报到相关部门”。

此时,白邦瑞突然说道:“假设我给你一百块美金,你可不可放弃这些想法?”(在后面的讨论过程中,白邦瑞一路笑着加价到500万美金,欲买断时殷弘想法。)

第一年过渡期,危机的爆发点最可能在哪里?

很显然,学者们对特朗普任期内,中美关系的第一年十分注重。

在接下来的讨论中,知名战略学者张沱生阐述观点,他说:“我认为刚才白邦瑞先生讲的两句话很重要,一是支持中美建立双赢关系,二是讲到特朗普就任之后在几大敏感问题上都有两种选择,但是你希望他不对中国挑衅,不与中国对抗,而是稳定中美关系,你如这样做,我很高兴。”

张沱生首先回应了白邦瑞提到的外太空顾虑。他认为,美国高度依赖外空资产,中国也将如此,这一领域会渐渐形成中美共同利益,谁也不希望在外空爆发战争,对各自都没有好处。“中国无意和美国进行外空军备竞赛,我们可先开展双边对话,找到愿共同遵守的行为准则框架,最终我们希望签订和平利用外空和防止外空武器化的国际条约,国际社会依法来管理太空”。

接着,张沱生提出两个问题,“你刚才列了五个方面的敏感问题,我们也做了很多危机管理研究。我想问,你作为一个资深的中国问题专家,从军事安全方面看,你认为特朗普上台以后,可能存在的最大风险是什么,在你所列的五个方面,哪个排第一?哪一方面最可能走向危机?我们两国要共同防范,其次是控制”。

当地时间2017年1月19日,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抵达华盛顿,准备于当地时间1月20日中午宣誓就职。图为特朗普在林肯像前举拳挥手。

“第二,我非常同意你讲的第一年过渡期,这个过渡期太重要,希望不要发生危机,尤其是不要再发生台海危机,否则很麻烦。如果你给美国国防部长、国家安全顾问建议,在这个过渡期什么最重要?目前中美双方团队不熟悉”。

白邦瑞回答到:“不但不熟悉,而且不在乎。”特朗普的安全团队特别强调,如果解放军武力统一台湾,美国不会坐视不管。如果以武力来解决台湾问题,美国空军出动相当的兵力,解放军不一定有胜算。“我不知道有没有答复你的问题。实际上,我心里最担心的想法是,美国一部分人不想在亚太花很多本国的国防预算,因此提升和台湾的关系,就可节省预算”。

在讨论的最后,现场年轻的学者向白邦瑞提问,在其《百年马拉松》一书中讲到,中国会不计一切代价取代美国成为第一,但这种观点却和白邦瑞目前在中国的表态并不一致。

对此,白邦瑞回应,这本书是为警告美国老百姓而写,“如果美国不改变经济政策,中国肯定在未来30年超过我们两倍,这是一个警告”。白邦瑞解释,这本书实际在表扬中国,与此同时,呼吁美国人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出发,不要让中国超过美国,这才是此书基本的原则。他认为,综合国力是中国发明的概念,美国没有这一概念,所以他有很多想法,“但如果美国为了国家利益跟中国开战,或恶化双边关系,这个我反对”。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资讯微信

扫描微信

关注凤凰资讯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120的中国启动(四):让台“武力拒统”破产

如果特朗普将台湾提升至准盟友关系,鼓励“台独”信心,大陆必须做最坏的应对准备。 在这种紧张对垒之下,大陆航母辽宁舰近日现身台湾海峡整整一天时间,完成了什么任务,有没有给万一出现的意外军事行动更多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