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51
No.351

西方世界危机即将稳住阵脚

作者:丁辉 2017年9月23日
2017
年德国大选,默克尔获胜几乎没有疑问。

但这场选举带给全球宏观意义:席卷欧美的政治危机将告一段落。

当前,特郎普旋风已快要消解殆尽,法国大选时欧洲便松了一口气,而德国大选则给欧洲未来定下调子。

用不到一年夺回民心

度过难民危机的默克尔,注定成为传奇人物,政坛老将的坚韧风采在她身上演绎的淋漓尽致。最让人好奇的是,默克尔为何那么稳?

其实也有运气的成分,2016年德国没有进行联邦大选。对于深陷危机者而言,一旦重要的舆情时刻过去,危机也就随之自然化解,趁机着陆翻篇。

而不能乘胜追击的挑战者和搅局者,徒收高位民调,最后无法兑现成扎实的选票和如假包换的议席,那么也会从云端跌落,竹篮打水。

9月24日的德国大选最无悬念的,就是基民盟领跑,拔剑四顾无敌手,默克尔当仁不让,几乎肯定将开启连续第4个总理任期。虽然默克尔坚持不设人数上限的难民接收政策,倾举国之力以稳定欧洲内外困局,因此遭到国内外和党内外的猛烈抨击,2016年一度民望大跌。但是,随着德国经济持续逆势增长,且百万难民在短时间内得到了相对妥善的安置,欧元再度走强并取得稳定,默克尔的固执坚守获得了丰厚回报。

自2017年初以来,默克尔的民意支持度再度回升。著名调查机构政治晴雨表(Politbarometer)9月3日所进行的民调结果显示,超过50%的受访者认为,在世界时局动荡不安之际,坚定不移的默克尔才是领导德国的最佳领袖人选。

默克尔与舒尔茨进行电视辩论。

对手的不断衰落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实行议会民主制的德国与实行总统制的美国不同,其联邦大选不是选国家元首,也不能直接决定谁当选总理。本周末德国大选的直接结果,就是299个选区的直接议员归属,以及各党按选票比例配比所确定的联邦议院席位。

大选最终产生600名左右的联邦议员,由他们最终投票选举联邦总理。至于说谁有资格被提名,进入联邦议院的最终表决环节,这并不是公开透明的过程,而是议会政党之间经过反复磋商妥协而达成多数联盟之后的结果。

愿意牵手执政的若干政党会联合提出共同候选人,而这个候选人往往都是力量较大的联合伙伴早在大选前就已经在党代会决定的本党候选人。所以谁能做总理,从程序上讲取决于一个政党是不是未来执政联盟中的主导党派,其次取决于该党推举了谁做1号候选人(Spitzenkandidat)。因此,“政治晴雨表”9月21日的最新民调显示,基民盟的支持率为36%,社会民主党(SPD)支持率为21.5%,是理论上有可能组成多数联合政府的两个大党。基本可以料定的是,未来德国总理不是默克尔,就是社民党推出的1号候选人舒尔茨。

然而,没有人会相信舒尔茨会入主联邦总理府。为什么?可以说,本次德国联邦大选对于德国各政党而言,除了基民盟胜券在握,等待挑选谁做合作伙伴之外,其他各政党都面临一场大考。

社民党没有胜算,不在于舒尔茨无计可施,而在于社民党整体上的不断衰落。

近十年间,社民党已经不再是一个和基民盟能够分庭抗礼、两次上台执政的大党,而是沦为和绿党、左派党争夺左翼选民的二流政党,选民支持率长期徘徊在21%-25%的区间,和基民盟之间的差距已经在10-15个百分点。这意味着舒尔茨想取代默克尔,首先要整合所有小党派的力量,取得激进的左派党、绿党和中右翼的自民党的支持,并还要寄希望于基民盟一败涂地,否则根本无法赢得议会多数。鉴于目前基民盟稳定的民众支持度居高不下,而绿党和自民党都公开拒绝和左派党联合执政,因此可以说舒尔茨陪跑的命运早已注定。

法国总统马克龙(左)与默克尔。

将西方带出40年来最危急时期

过去的四年,对于以德国为主的欧美发达国家而言,可谓是自上世界70年代石油危机以来最为危急的时期。

经济上,有自2007年开始的美国次贷危机,以及2008年之后连年难捱的欧元危机;政治上,有2012年叙利亚内战所引爆的难民狂潮和增量增频的恐怖袭击;社会上,有基督教主流社会和穆斯林移民群体之间日益加深的宗教敌意和文化冲突。

欧美各国社会的极端主义政治情绪,造成民粹领袖和民粹政治力量席卷全球之势。在这样的危机背景下,2016年英国退出欧盟,美国特朗普当选总统,深深撼动了二战以来的主流政治格局和全球化潮流。而在德国,靠着反欧元、反全球化和排外主义起家的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AfD)迅速崛起,在一系列的州大选中节节胜利,除拜仁、黑森、下萨克森3个州之外,进入其余所有13个州的议会,德国战后数十年的稳健政治生态面临严峻挑战。

如果说2016年奥地利总统选举中,右翼民粹的自由党候选人霍夫功败垂成,是欧洲建制派和民粹力量最为惊心动魄的一次短兵相接的话,那么今年5月法国总统大选马克龙成功击败女承父业的勒庞,可以说是给欧洲各国打了一剂强心针。而本次德国大选,如果默克尔和她领导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能够强势胜出,并且继续主导执政,对于整个西方世界来说,很有可能意味着过去数年的政治危机告一段落,至少射住了阵脚,进入较为平稳的调整过渡期。

凤凰大参考文章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丁辉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讲师,德国海德堡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方向为比较政治学,侧重欧洲政党与议会制度,2015年在斯普林格出版社出版德文专著《党内民主:英德两国主要政党领袖遴选制度比较研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凤凰大参考-弈图远望专栏:特朗普的策略中国看清了吗

近一段时间,外界对中美关系的关注大多集中于朝鲜问题,但还有其他同样重要的内容。“301调查”启动是我们观察特朗普政府,以及特朗普本人当前所用策略的窗口。其实,这正与他在房地产谈判中经常采取的策略是一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