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15
No.315

香格里拉对话

美国接二连三退群
是谁打造国家品牌的好机会

作者:严雪 俞宙 时间:2017年6月4日
2017
年度香格里拉对话会(简称香会)6月2日起在新加坡举行。以往在香会各种正式或非正式会议中,美国的亚洲政策都吸引大部分注意力。而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的亚洲政策尚不明了,加之中国在该地区影响力逐渐提升,亚太地区的棋盘是否会重新布局?中国能否借机扩大与东盟的战略合作不战而屈美国之“兵”?

美舰入侵南海意在挑衅中国还是施压朝鲜?

在香会会场,中国国际电视台《对话》栏目邀请新加坡国立大学Kishore Mahbubani、中国军科院上将姚云竹、李基金会黄靖、国际战略研究所Alexander Neill就亚太局势、中国安全观等问题进行了激烈探讨;而对于美国退出巴黎协定、东盟一体化和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逆全球化趋势的问题,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Lim Tai wei、经济学人南亚区主任Andrew Staples、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Rohan Mukherjee、澳大利亚国立大学Branden Taylor、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Benjamin A Schupmann受邀做客解读。节目完整版将于6月4日、5日晚19:30在中国国际电视台首播。

中国国际电视台主持人杨锐抛出问题:一段时间以来,在中国和东盟国家共同努力下,南海局势正在趋稳向好。但5月下旬美国“杜威”号导弹驱逐舰擅自进入中国南沙群岛有关岛礁邻近海域,再次将南海局势推向风口浪尖。到底美国此举是在向中国挑衅还是向朝鲜施压?

5月下旬,美国“杜威”号导弹驱逐舰擅闯中国南沙群岛。

李基金会黄靖表示,“这是美国的一贯动作,无需过度解读。但是一定要区分在南海航行的是商船还是军舰。有报道说,美国可能往亚太派遣第三支航母舰队,如果还说旨在震慑朝鲜的话,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黄靖同时强调,中国加入美国等国对朝鲜进行制裁,这完全是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绝不是避免同美爆发贸易战而作出的让步。因为朝鲜拥核,这对地区安全是一个很严峻的挑战,存在核扩散的可能,我们都不想在亚太地区再看到一个阿富汗、一个伊拉克或者一个叙利亚,在其他势力的介入下变得支离破碎。

曾任中美防务关系中心主任、被誉为“强硬女上将”的姚云竹对此表示认同。她说,美国战舰针对的是中国还是朝鲜要分开看。中国的政策是根据自身利益和国际职责决定的,不会和美国进行某种交易。南海问题不仅涉及到中美两国,还涉及到域内很多国家,如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南海问题的关键是域内各国是否都能够接受相同的标准和遵循相同的准则。

不过,来自国际战略研究所的Alexander Neill则认为,美国更多的目的是向朝鲜“秀肌肉”。“当前局势越发紧张的朝鲜半岛,可能是美国在冷战后面对的最大的安全隐患,所以美国意识到,必须在这个地区展示一下军事实力,以警告朝鲜。当然,这不可避免会引起中国的争议。”

谈及南海问题的出路,新加坡国立大学Kishore Mhbubani指出,中国和东盟签署的《南海行为准则》将是推动南海问题和平解决的重要一步。南海问题一直以来都是中国和东盟关系的一大挑战,最近两年菲律宾、越南的态度转折实际对中国非常有利。但美方的错误行为使南海趋于好转的局面受到破坏,不利于南海的和平稳定。“如果是出于解决朝核问题的考虑,那美方不如尝试通过对话和磋商的,赋予朝鲜国家安全,因为长期以来的硬手段并没有用。”Kishore Mhbubani说。

特朗普“逆行”扩大中欧国际影响力

特朗普于6月1日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并称《巴黎协定》“把就业就会从美国转移到外国,把美国财富向其他国家转移”,给美国带来了“苛刻的财政和经济负担”。美国这一“退群”举动也是对特朗普反全球化主张的再一次证实。那么,特朗普反全球化到底意味着什么?美国接二连三退出国际组织和协定是否意味着全球外交秩序被打破?

面对这一话题,主持人杨锐提问现场嘉宾,“美国宣布退出《巴黎协定》这一政策到底将对美国在世界的位置与口碑造成什么影响?”

香会会场,中国国际电视台《对话》栏目现场。

经济学人南亚区主任Andrew Staples直言:“美国‘退群’并非首次。在此之前,特朗普上任的第三天便宣布退出TPP。但同时,美国加强了其在亚太地区的军活动。这一系列看似自相矛盾的外交政策显示美国远没有将自己世界霸主之位拱手让人那么简单 。”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副教授Rohan Mukherjee表示赞同:“我们的确可以看到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有渐从世界霸主退位这一趋势。但就特朗普本人讲,他的外交战术相当矛盾。他既想美国与世隔离又要美国争胜变强。”

在他看来,在全球化势不可挡的当今世界,美国的“逆行”将为其他国家创造更多的外交机会:“美国的不断退出会驱使更多国家在世界舞台上发挥更大作用。比如,现在中国已俨然是全球化强有力的宣传者,英国也成为北约的支持者。这可谓是第二世界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打造国家品牌建立国家威望的一个好机会。”

耶鲁新加坡国立大学Benjamin A Schupmann则表示,特朗普并不代表美国。就算特朗普疏远了美国与一些关键亚太国家的联系,美国其他政治力量正在努力修复特朗普破坏的关系,结果还未尝可知。

美国或将东盟推向中国朋友圈

与美国反全球化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东盟的一体化。随着TPP的分崩离析,东盟10+3很有可能在东亚一体化进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主持人杨锐指出,东盟盟国之间的贸易表现一般,远比不过盟国于外部的贸易流量。这一现象不禁给人一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感觉。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Lim Tai wei说:“东盟的一致性使外界不免对其东盟自由贸易区期望过高。东盟也因此建立了东盟经济共同体来增加盟国之间的贸易,加紧盟国之间的联系,以便更有效的运用盟国之间的比较优势,在一个中国、印度经济日渐崛起的时代取得平等对话的权利。”

的确,或许是隔壁中国的经济成功太过耀眼,东盟成立50年以来的经济成果被世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但事实上,东盟在经济上的腾飞并不亚于中国。澳大利亚国立大学Branden Taylor表示,东盟身体里的“洪荒之力”还没有被完全地释放出来,维护好成员国之间的一致性将是东盟的发展关键,处理得当那世界新的经济引擎可能就着落在这个地区。

长期以来,东盟在国土安全上依赖美国,在经济发展上依赖中国。东盟的发展也为中美关系添上了微妙而不可或缺的一笔。但中国这几年在该地区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和平谈判等方式广交朋友,无形中极大削弱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或许可以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赵小卓评澳总理香会演讲 “鱼虾”说背后的战略自私

澳大利亚号称“巨型岛国”,独特而优越的地缘条件,不仅赋予其极大的发展潜力,而且赋予其难得的安全环境。然而,6月2日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在第16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的主旨演讲,透露出的不是乐观与从容,而是悲观与忧虑。仔细分析,并非真的忧虑,而是在地区安全的幌子下夹带了澳大利亚私货,为将其打造成地区力量中心造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