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38
No.338

2017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一)

他信兄妹终未斗过保守派

作者:周方治 2017年8月23日
几年来,泰国上演的政斗全球瞩目,2017年则进入一段难得的平静期。是新旧势力的搏弈达到平衡了吗?

《凤凰大参考》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一:泰国。

他信兄妹终是没有斗过保守派

了解东南亚需要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入手,首先看泰国。20多年前的泰国曼谷由政商集团主导,且与王室紧密勾连。曼谷政商集团脱胎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王室和军人,加之地方豪强(地方掌握选票的票头),这两批人一起站在了核心圈层。该集团掌握的话语权最大。

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初,泰国前总理他信(泰国前任美女总理英拉的哥哥)上台。他信信任新兴资本集团,其本人就是通过投资股市、发展电信行业和卫星通讯起家。新兴资本集团开始成为泰国新兴的权力集团。另一方面,他信积极拉拢泰国农民,并得到其信任。最终,新兴资本集团站到了泰国的核心圈层,并将其它政治权力都挤了出去。

接下来,他信与保守派的王室、军队、中产阶级的内斗连续不断,一直延续到2014年,泰国军人发动第二次政变。政变使得泰国政治格局回归保守化形态,王室保皇派、军人集团和曼谷政商集团,重新站回核心圈层。中国人比较熟悉的正大集团,就属于这一圈层。当年,最早进入中国的正大剧场、正大综艺均属这一集团。

泰国前美女总理英拉(中)

尽管他信的妹妹英拉,于2011年8月当选为泰国总理,但2015年1月即遭弹劾。目前泰国保守派仍占据核心圈层,并通过2017年泰国宪法,这是一部完全有利于保皇派、军人集团和曼谷政商集团三派力量的保守宪法。该宪法现在已经颁行,但明年大选之后能否推进有效实施、保守派的预期能否实现,都还是一个未知数。

新王正不断安插自己人上位

再来看泰国保守派内部的故事。泰国老国王拉玛九世,执政六十多年,去年刚刚过世。现在在位的是新王,拉玛十世。

老王去世后,他最信任的左膀右臂,96岁的炳-廷素拉暖,曾任摄政王,现在为泰国枢密院主席。炳派属王室保皇派。新王继任老王的权利之后,老王原来拥有的社会威望、政治网络、人脉网络,大多数落在炳的手里。但这位老先生无儿无女(据说炳当年在第二军区清剿老挝共匪时曾受伤。他或许有干女儿,但并无血亲),跟新王的权力交接面临很大麻烦。

巴育将军,是泰国军人集团目前的代表。老王、炳、巴育三方代表了非常强大的保守力量。老王有社会、政治、文化三重影响力,炳上传下达掌握控制权,巴育负责执行。

炳是八十年代泰国大军头,巴育是现在的军头。也就是说,老王、老军头、新军头的关系非常顺畅。但现在老王过世,新王资历不够。新王跟打首的“顾命大臣”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烈,新王不断更换枢密院大臣的人选。那么,炳还能抗几年?外界不得而知。而且,由于老王过世,老军头跟新军头之间,即军人集团内部的权力也开始分裂。

炳的军权虽然早就交出,但还有很多门生故吏。不过老王过世之后,他在军中的关系也变得不那么顺畅。现在新任陆军司令就是新王的人。去年十月,新王预见老王可能驾崩,便突然强制出手,把当时定好的泰国军队的晋升名单废除,并重新列了一个,把自己的人扶上了现在新的权力机构。可以想象,这个权力集团,从现在到明年还会有一个很大的变动。

对中国的需求有多大?

外界会注意到,泰国没被邀请参加今年五月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东南亚中南半岛五国中,只有泰国缺席,但九月厦门“金砖会议”泰国在受邀之列。据悉,在接近8月时,泰方就已有些着急,因为各方面对中泰铁路的阻碍较大,因此巴育打算,用临时宪法四十四条强行推动中泰铁路合作,直接签约。但一个问题是,在新宪法颁布的情况下,以临时宪法四十四条推动中泰铁路合作,合不合规?而且,中泰铁路签约之后,这份人情他也是要问中方要回来的,而到了明年八月,如果他掌控不了局势,却仍欲继续当总理,对中国的需求会有多大?

泰国总理巴育搭乘中国高铁从北京前往天津。

泰国的权力机构里,能与王室合作的只有两个机构是安全的。第一,泰国的宫务局。老宫务局局长在老王病逝前一个月在医院过世,原因不明。新王最近选派了一个新的宫务局局长,是专门为自己服务的。第二个是泰国王室的财产局。财产局的老局长为老王服务了近半个世纪,目前还在位,老宫务局长过世后,还兼任过宫务局局长。这两个机构跟王室的关系是可靠的,其他的就要小心。

作为学者,我们看到各种故事和现象,力图用某种统一的视野去看透它,关键不在于故事是什么,而在于故事背后反映的利益链条,以及我们如何在这些利益链条中选择我们的决策方案。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周方治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从事东南亚问题研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评论出品

策划:易心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英国政客自食其果

傲娇的特雷莎梅,出人意料地宣布全国大选;任性的大卫•卡梅伦,一意孤行地进行脱欧公投。结果有目共睹:冒险游戏中,两人都输了。“把好牌打烂”的他们给整个地区,甚至全球的政治、社会、经济带来巨大动荡。但他们个人的结局却一点也不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