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72
No.372

时殷弘:
特朗普西太力度远超奥巴马

作者:时殷弘 侯逸超 易心 时间:2017年11月28日
记得特朗普刚刚就任时,几乎所有国家的外交官,都想搞清这位新任总统的性格特征,以判断他所倾向的战略风格,以及与之打交道的对策。

那么在接近一年后,各方观察人士会给出什么评论呢?《凤凰大参考》将从战略、政治、军事、经济、外交等不同领域,陆续推出各领域专家学者的观点。本文为著名战略学者时殷弘的判断。

特朗普“亲军”给中国重压

几个月前,美国传统基金会(美国保守派重要智库),研究东亚的一把手丹尼尔.布鲁门撒尔,写过一篇思考美国对外政治战略的文章,为美国政府出了一条毒计:在中国东面,即西太平洋坚决抵制中国,中国人搞任何武器系统,美国人都要顶住中国,以便让中国人把巨额金钱花在西太平洋;而在中国西面,美国人改变抵制“一带一路”,参加亚投行,让中国在中亚、中东、非洲这些地方耗钱。很显然,两面都耗钱,这是一条毒计。

特朗普会不会采取这个做法不得而知,但就加强美国战略军事力量来看,特朗普现在跟布鲁门撒尔在东边出的主意是一样的。

特朗普不是一个大战略家,但是,他有一点却对中国造成较大压力,因为他是个“亲军”人物。

特朗普(左)与马蒂斯。自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其执政团队成员的变动频繁不已,但军方与高层却十分稳定。

美国亲军式工业复合体,实际上在其手下正在强劲开启美国战略军事力量的技术更新。也就是所谓第三次“补偿战略”。无论是技术代差的更新,还是战略力量的整体系列,包括核力量和核潜艇,以及航空母舰和最先进的战机等等,都在实施技术更新。这对中国来说,造成较大压力。因为前些年来看,中国军力得到井喷式发展,但现在差距有可能被进一步拉大,再加之美国反导系统的辅助跟进,所以压力会比较大。

在西太的力度显著超过奥巴马

表面看来,按照传统基金会专家的说法,目前美国对中国的制衡和围堵,甚至比奥巴马时期还是要严酷,但这其实也不一定。

在奥巴马时期,美国在亚欧内陆没有核心战略利益。美方虽然不开心、嫉妒,但是中国在西面的经济存在,基本上不损害美国的利益。而在东面,奥巴马欲立起三个支柱,第一战略再平衡,包括加强美国在西太平洋本身的战略力量,同时加强美国在西太以及东亚的军事同盟体系;第二,外交再平衡,到处交朋友,奥巴马曾在缅甸以及中国周边交了一大批朋友,而中国那几年不管因为什么复杂原因,总之朋友少。第三,经济再平衡,TPP。特朗普的外交肯定不妙,因为他已经退出TPP。

但也要看到,相对于奥巴马的战略再平衡,特朗普在加强美国战略性武装力量上的力度并不弱。

在西太平洋,他的力度显著超过奥巴马,特别是全面的战略力量技术更新。实际上,特朗普任总统只有一年,现在进行总体比较并不太恰当,但有一点肯定的是,他与奥巴马相比,不同的地方肯定比较多。

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组成的“民主菱形”。

特朗普结束亚洲行之行后,舆论提到一个概念——民主菱形,也称“亚太战略”,即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联合起来制衡中国。其核心就在西太平洋和东印度洋地区,因为中国海军活动扩展,而且印度洋跟西太平洋的交界处,就是比较敏感的南海。具体分析可以看到,日本和印度都有强烈动机,澳大利亚也有动机,但犹豫不决。但问题在于,这个所谓“印太战略”要搞起来,并没有经济支柱。当然,美国、日本都有很大的潜在经济能量,他们也想在中国周围搞基础设施,帮助其他国家,同时也对付中国。可以预见,或许会取得一定成效,但成效不会非常大。其中每一个国家,甚至美国本身,都不足以阻止中国崛起。但是,如果他们合起来,而中国的朋又不够多的话,从长远讲仍是不利。

看清特朗普的性格特征和地位

许多观察人士认为,特朗普就职将满一年,但他仍在总统学习期。但实际上,特朗普他“不学习”。

以其在朝鲜问题上的表现来观察:一年多时间里,美国国内越来越多战略家都认为,形势正变得很危险,包括蒂勒森(美国国务卿)、马蒂斯(美国国防部长)都不同意特朗普的观点。蒂勒森在北京曾表示,美国与朝对话仍然是一条可行之路。但无奈这并不是总统的观点。

特朗普不肯学习,在俄罗斯、欧洲和气侯变化等问题上不必多言,他展现出一些小聪明,以及一些策略调整,但到现在为止,他的策略调整多半都还没成功。从战略角度和世界观来讲,世界是极具变化的,但特朗普的心却是闭塞的,他不愿意学习,因此不能用一般人随着趋势变化而变化的逻辑来判断。

再看特朗普的团队,问题更麻烦。首先,团队不协调、分裂。特朗普有爱虚荣的特征,他绝对不能容忍下属,哪怕半公开式地对他加以批评。他的团队为此也议论纷纷。例如,班农已经离开政府,但有时还会跟他打电话,出些大体上的主意;蒂勒森也曾劝说他,但特朗普让对方不要浪费时间。

班农,曾任美国总统首席战略专家和高级顾问。

此外,特朗普个人的政治地位太弱了。就在前些天,《纽约时报》问笔者,习主席地位这么强,特朗普政治地位弱,会有什么后果?

其实,全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清楚,特朗普给出的东西,不管好的还是惩罚性的,都不一定可靠,因为他会变。特朗普虽然是美国总统,但政治上却不能充分代表美国,他得到的国内支持力量太少。

中美关系波动固然有客观原因,比如权势转移等等,但与特朗普个人品格有很重要的关系。包括日本首相安倍,他也很懂其中的关联,采取的策略也是拿到好处赶紧收,受到惩罚也不要大发脾气,因为一切都可能会变化。但总体来说,特朗普的“美国第一”,也就美国唯一,确实直接或间接伤害几乎所有各国利益。

(本文为《凤凰大参考》独家专访时殷弘的撰稿。)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时殷弘

中国当代一流国际政治学者,国际战略家,著名美国问题学者。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华人大事为何在新加坡办

与中国有关的不少大事,都是在新加坡进行的。例如,2015年历史性的“习马会”,1993年“汪辜会谈”,以及众多华人文化活动等等。 新加坡人口的四分之三为华裔,但它却又被称为“东盟大脑”。作为新加坡新一代移民中的佼佼者,新加坡报业控股新兴市场副总裁周兆呈,为《凤凰大参考》讲述他眼中新加坡的特殊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