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40
No.340

2017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三):
全看佐科这颗政治新星

作者:周方治 2017年8月27日
于印尼有排华历史,在中国舆论界,这一话题仍不时热烈讨论。然而,今天印尼的权力政治已发展至什么样?

2017年4月,印尼华裔高官、施政满意度超7成的钟万学,不仅在选举中落败,并被判刑两年,这体现的正是印尼国家政治背后的力量撞击。

《凤凰大参考》2017年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三:印度尼西亚。

印尼核心力量三足鼎立

苏哈托铁腕统治印尼32年,是印尼第二任总统(1967年至1998年任总统,2008年去世),而印尼则在其领导下保持了32年的“新秩序”体制。

苏哈托在位时,军人占核心位置。但苏哈托十分狡猾,到了“新秩序”的后期,他看到军人集团出现尾大不掉,便把伊斯兰教集团拉到权利核心中,而军人集团仍占一个位置。但在此之前,苏哈托是把伊斯兰教“往死里整”的,只在八十年代开始,才把伊斯兰教拉到权力核心。

接着,苏哈托又将政商集团拉入权力核心。现在,在印尼可以看到很多大华商,这些华商是在苏哈托统治后期,利用苏哈托的政商关系获得上升。而为什么现在印尼老百姓对中国人不感兴趣,或者对中国人防范很强,与这批亲苏哈托的华商造成的恶劣影响不无关系。一度,印尼的政治权力结构,从军人集团垄断为核心,转变为军人集团、传统政商集团以及伊斯兰集团在核心圈相互制衡的形态。

但现在,印尼军人实际上已“靠边站”,取而代之的是“世俗民族主义集团”。该集团最早的来源是当年中国人很熟悉的苏加诺。

苏加诺被称为“印尼国父”。一贯主张执行反帝反殖的不结盟外交政策,促进亚非人民的团结合作。但在1965年“印尼九•三〇事件”后总统权力被军人集团剥夺。1967年3月被撤销总统职权并遭软禁,1970年病逝。

“印尼国父”苏加诺

从目前来看,世俗民族主义集团、伊斯兰集团、传统政商集团在印尼政坛的核心圈层形成三足鼎立,任何一方都缺乏压倒性政治优势。

世俗民族主义集团:全看佐科这颗政治新星

苏加诺虽然被苏哈托搞掉,但其派系力量和影响力依然还在。苏加诺的女儿梅加瓦蒂,后来继承了苏加诺一派的政治力量。梅加瓦蒂加入印尼民主党,为世俗民族主义集团提供了政治凝聚力,并于1999年赢得大选,成为印尼有史以来首位女总统。但被寄予厚望的梅加瓦蒂在总统任期内却表现得保守、低效与软弱,结果导致世俗民族主义集团的涣散与分化。

严格来说,梅加瓦蒂是家庭主妇,并没有很大政治影响力。一名非常资深的印尼老政治家曾说,“梅加瓦蒂小时候是节食减肥都没有意志力的人,能当好政治家吗?”但不可否认,这是一派重要力量。

世俗民族主义集团的成员来源相当复杂,既有大量的中下层民众,也有为数不少的城市中产阶级,还有政界高官和商界精英。对于世俗民族主义集团而言,其政治凝聚力主要源自意识形态认同,强调所有印尼人无论宗教和种族都有平等的归属感。

2014年总统大选,平民政治家佐科成为世俗民族主义集团的政治新星,不仅挽回了民主斗争党的政治颓势,而且再次为世俗民族主义集团提供了政治凝聚力。从目前来看,世俗民族主义集团的政治前景,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佐科在总统任期内改革承诺的兑现情况。如果经济发展、政治改革与民生改善等方面能取得实质性进展,那么世俗民族主义集团的政治凝聚力与影响力都将获得显著增强,甚至有可能成为印尼权力结构的主导核心,否则,则是在权力博弈中边缘化。

佐科从渊源上来说,属于梅加瓦蒂派系,但其政治根基并不完全是梅加瓦蒂的民主派。佐科本是做家具出身,后来成为一个小城市的市长。当时市长选举所用的是梅加瓦蒂政党的资格,所以严格说,他算是梅加瓦蒂派系的人。但是他被选举为印尼的总统,主要靠的却是印尼老百姓的思辨。当时,印尼选民对所有领导人都已失望,因此希望选一个新人来执政,这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状态相似。

佐科(中)是印尼独立以来的第七任总统。

伊斯兰集团:任何人问鼎总统都要得到其认可

第二派是伊斯兰。伊斯兰这一派力量原本就很强,后来曾被苏哈托打压过近十年,但在八十年代后期,这部分力量重新上升,现在已经成为印尼最重要的政治力量之一。跟中国最友好的总统是瓦希德,而瓦希德正是印尼伊斯兰教温和派的重要领导,可惜已过世,否则现在中印尼关系还能更进一步。

尽管印尼从独立以来就一直是世俗国家,但作为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伊斯兰教始终是印尼政治的核心要素。

印尼伊斯兰和社会研究中心2007年展开的调查显示,将宗教作为首要政治认同的印尼民众高达41.3%,而将国籍作为首要政治认同的仅为24.6%。

苏哈托执政前期,伊斯兰集团备受压制。建设团结党作为唯一合法的伊斯兰政党,却根本无力对苏哈托政府形成有效制约。“新秩序”后期,苏哈托对伊斯兰集团开始从压制转为有选择的扶持。苏哈托倒台后,伊斯兰集团政治回归的步伐进一步加快。1999年以来的四次国会选举,伊斯兰集团四大主要政党的得票率基本保持在30%左右。

不过,伊斯兰集团各派立场分歧,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伊斯兰集团的资源整合。伊斯兰教士联合会支持的民族觉醒党与穆罕默迪亚支持的国民使命党都坚持世俗政治,但存在传统派与现代派的立场分歧;建设团结党与繁荣正义党都高举“伊斯兰”旗号,但后者更激进,不仅要求建立伊斯兰教国,而且与中东的伊斯兰团体甚至极端组织存在联系。尽管如此,伊斯兰集团在印尼政坛依然拥有重要话语权,任何有意问鼎总统宝座的政治力量,都必须取得伊斯兰集团的认可与支持。

政商集团:能够砍掉佐科的左膀右臂

第三派是政商集团。政商集团是大商人以及脱去军装进入大企业的一批人,现在影响力仍然很大。

从起源来看,传统政商集团相当程度上是印尼军人集团发展的衍生物。苏哈托“新秩序”时期,军人集团把持着国家行政权力与发展资源,军政高官享有各种政治和经济特权,但是缺乏经商能力,于是便扶植依附性的商业集团负责收益转化。

苏哈托执政前期,军政高官通常会与拥有原始资本、管理经验以及销售网络等优势的华人企业家开展合作联营,提供信贷优惠、经营许可证、专利特许权、外贸垄断以及政治庇护,以获取高额利益分红,从而在相互依存与利用的基础上构建共生关系,这通常被称为“主公制”或“主公主义”。  

 

苏哈托执政中后期,随着军政高官的二代或三代接管家族势力,政商合作模式开始有所改变。通常情况下,军政高官的二代或三代都要比父辈们更为熟悉和理解商业运作模式,再加上 “主公制”在印尼原住民中引起强烈的不满情绪,使得军政高官开始更多地扶植原住民的商业集团。

“新秩序”时期,传统政商集团作为军人集团的依附力量,无论是华人政商,还是原住民政商,都在政治上表现低调,更倾向于通过军政高官间接表达政治诉求。苏哈托倒台后,拥有雄厚资金的传统政商集团正式登上政治舞台,开始成为权力博弈的重要参与力量。

苏哈托的女婿普拉博沃,是印尼传统政商集团的重要代表。他曾经跟梅加瓦蒂争过总统,但现在与强硬派勾结在一起,并将佐科的左膀右臂,即华裔加信仰基督教的钟万学,在竞选雅加达市长的过程中“黑掉”。

钟万学(左)与佐科。

原本,钟万学有70%的支持率。后来普拉博沃和强硬派联手称其亵渎伊斯兰教圣典,并推动大规模的反钟万学活动,称钟万学一是华人、二是基督教,异教徒加上异族,导致钟万学最终遭败。钟万学被判亵渎古兰经,入狱两年,当场执行,而佐科没有一点办法。

对于印尼这场权力多元化斗争,外界把目标锁定在佐科身上,但佐科目前在印尼政治权力体系里面势单力薄。中国雅万铁路项目主要正是靠佐科在推动,而未来的风险有多大,由此可以预见。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周方治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法学博士,从事东南亚问题研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李政鋆(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2017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二)中国大单对纳吉布有多重要

未来一两年,马来西亚的权力和政治变局将会非常有趣。看点集中在91岁的前总理马哈蒂尔和现任总理纳吉布之间。但并不仅仅是他们两人。《凤凰大参考》2017年东南亚大变局系列二:马来西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