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26
No.326

凤凰大参考独家系列策划

美军在带路西端的隐秘军力

作者:祁昊天 时间:2017年7月12日
不多10年前,美国非洲司令部成立,此后一直处于低调状态,不仅在国际媒体,即便在美国国内,都鲜有报道。但就是这种低调之下,一张亦隐亦现的“非洲之网”已完成近60%,一带一路西段,美军一个全新的战略试验田正慢慢成熟。

未来,它不仅是一个军事系统,而且该区域的美国外交、情报力量都会以美军为重心配合工作。美军新的方案一旦得以贯彻,将是美国大中东-非洲地缘政策军事化的全面升级。

本文为凤凰大参考独家策划报道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美国世界霸权基础与未来变化趋势》,众多知名学者最新观察与前瞻第五章。

未来出现“一带一路一洲”并非不可能

非常有幸能够在这么近的距离聆听沙祖康大使和各位老师的教导,受益颇多。我们在华盛顿的弈图战略咨询研究所,在一带一路方面参与了一些一线工作。特别是近两三年,我们参与了一线企业在中东、中亚和非洲一些项目的风险评估,主要依托当地的专家资源,了解当地情况,做出评估。我今天谈一个小小的问题,即一带一路西端的安全问题,特别是美军的部署和战略问题。

图为祁昊天在太平洋证券“一带一路”论坛发言。

带路西端对于中国的重要意义就一笔带过,在座专家比我了解的都多。一带一路已经在非洲的东部,或者在大中东区域内建立稳固的滩头堡,后面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未来出现“一带一路一洲”,超越现有“带路”定义,也并非不可能。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今天就简单谈一谈美军在非洲一些新的战略部署。

美军在非洲的存在颠覆传统

如果从基地群的角度去考虑,美国在非洲的军事存在,与传统在欧洲或者西太的存在非常不同。与在欧洲和西太平洋相对固定、规模较大、应对大国威胁的“静态”军事部署不同,美国在大中东、非洲的军事部署更具机动性和灵活性。这种特点在遇到突发事件中,无论是战争还是维和或救援,其反应都相对动态。目前美国在大中东领域的军事部署正是以这样的画风为主。

如果我们把大中亚地区都算进去,美国现在中亚常驻军事人数约11000人;在西亚、北非、东非部署5.8万人;海湾地区,以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联酋为重点,部署了5万人;在红海与亚丁湾以吉布提为核心,但常驻军人数量非常低,部署了3000人左右;在东地中海,以土耳其为重点,部署了近2000人;在西地中海和北非地区,以意大利那不勒斯海军基地的第六舰队为重点,辐射北非地区。

“小马拉大车”计划掩盖美国能力

要注意到,美国非洲司令部在2008年成立之后,是个简编司令部,基本处于低调状态,不仅在国际媒体上,即便在美国国内,无论是国会层面,还是媒体和公众监督层面,都是一个比较低调的状态。有两个因素,一是根据美官方口径缺乏行动资源,而非洲司令部也的确缺钱又缺人;二是,甚至缺一些战斗目标。

关于战斗目标,直到2016年才出现了公开的中长期战略规划,非洲司令部制定了一个五年计划。不仅使用了五年计划这个词,还在未来大中东和以非洲司令部为核心的,对我们来说是一带一路西端的地缘区域内,讲了一个新常态(new normal) 的概念。

美军在西半球北纬40度以南的广大范围内,正在酝酿战略部署长期目标的“新常态”。这里讲的“新常态”并非借用中国内政外交话语环境中的“新常态”,而是美军2012 年开始使用的术语“new normal”,用来概括美国未来在中东与非洲,以及部分南欧、西南亚的军力部署与使用方式。

这个所谓五年计划里面有几个要点。第一,要对付索马里伊斯兰青年党,在这方面美国下面要做的事情就是更多进行直接涉入。第二,强化利比亚动乱之后国内的稳定局势。第三,要对西非的博科哈拉姆组织进行约束,这个组织也被认为是西非的塔利班。第四,在几内亚和中非进行非法活动的打击。第五,延续与非洲盟国,或者准盟国和伙伴国的沟通,加强这些国家的维和与救灾能力。如果我们把这所有五点放在一起的话,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小马拉大车”的计划。

如果按照官方所宣称的能力,以非洲司令部的财力、物力、人力,包括国防部、白宫、国安会对它的支持,是绝对做不到的,那么这就出现一个问题,即他提出这个目标之后,一定意味着他有一定的能力是我们平时所忽略掉的。尤其是上述第五点,里面强调增强与非洲伙伴国的维和与救灾方面的能力。

在官方表述中,这方面的主要能力是加强非洲伙伴国的指控、通信、情报、后勤,各个方面的协同能力,但其实还有一些我们平时所没有注意到的东西,而这些没有注意到的所谓的秘密,就是从2016年初开始,才慢慢被我们所知,也是拜美国一些民间团体所赐,因为他们通过美国的自由体系法案去挖了很多的深材料。

美军“非洲之网”如何做到亦隐亦现

资料图,美军在吉布提军事基地。

长期以来,美军非洲司令部对于自身部署情况,特别是基地数量给出的答案是“1”,即吉布提的勒莫尼耶基地。对于其他非“基地”形式的设施、场所、营地等等,非洲司令部一向讳莫如深。

美国非洲司令部官方一直强调和宣称,其区域驻军能力中只有一个基地——吉布提基地。但其实,美国基地的定义方式多种多样。如果把美国在非洲整体的军事部署各个结点拉开来看,它其实除了吉布提大型基地之外,还在整个大中东和非洲地区,甚至非洲司令部有更大野心:

从西班牙的莫隆到阿富汗的贾拉拉巴德,它要以非洲司令部为核心,把现在的部署方式整体扩展到全部新月形地带,其中的结点是非常多的,不仅是有几个驻军或者几个成建制的部队驻在那边,而是通过装备的部署,通过油料的部署,通过不同基地的分层,扩展到非洲。

根据欧美民间组织基于《信息自由法案》的求证,美军在非洲司令部辖区的类似设施至少有60处,包括港口、油料站、营地、中转站。美军在近 40个非洲国家开设有安全合作办公室与武官办公室,与非洲国家签订了近30个油料补给的机场使用协议。 这意味着已经扩展到非洲60%,数量非常多。

以上就是我讲的民间组织找到的解密文件,里面对不同的基地进行分类,以及基地大概的分布力量。隐秘化、机动化、小型化、特战化、模块化,某种意义上是自阿富汗战争以来的作战方式普遍化应用和扩展。

新常态计划的节点建设,包括扩建现有大型基地如在吉布提、伊拉克、阿富汗,五角大楼称其为“枢纽”;并加强小型设施,如在尼日尔和喀麦隆等非洲国家,美军方称其为“分支”。

“枢纽”是美军在该地区的主要人员、装备、器材部署点,驻扎人数从几百到数千不等,也是更广范围内行动的指挥部所在地。“分支”设施及场所是美军向更深远地区辐射的跳板与中继站,多被用于执行无人机侦察,及支持小规模特种任务。

利用结点让投射能力跳出传统方式

那么基于这些结点,它具备的几项能力,我认为对于我们来说是比较重要的。第一,基于美方那些所不太宣扬的结点和保护能力,它其实维持了一种即使不出现传统军事基地, 但仍能继续维持力量投射的能力。这种投射能力,并不是传统的、大建制部队的投放和作战,而是越来越发展成为一种隐秘化、机动化、小型化和模块化的趋势。

并且,基于一些技术的发展,技术因素越来越重要,无论是在民事或者是在军事领域,通过无人系统,人机互动系统,各种系统,会把其执行任务能力,从我们原先所设想的或者熟悉传统方式跳离。而且,还有一个有趣的因素,正是因为在非洲的军事行动方式越来越非传统化,如果我们把非洲的安全当成一个公共产品来看待的话,私人机构,无论是安保机构,还是其他机构,在这里面所发挥的作用可能会越来越大,因为美军的人口本身就不够。所以这里面我觉得第一是投射能力。

美在带路西端的一个新战略试验田

第二就是刚才所有讲的这些因素合在一起,其实它是以非洲司令部为核心,变成了一个美国在一带一路西端新战略的一个试验田。

新常态如果实现,不仅是军事层面将使美军基地和设施联结成为更有机的整体,并对必要节点进行扩建与完善,不仅形成地理上的配合与支援,更在部门之间产生主次排定。

除了军事角度的几点之外,还有一点,就是美国大外交的军事化也在加强。按照非洲司令部目前的转变,未来不仅是一个军事系统,而且非洲当地的外交与情报能力,都要以美国在当地的军事能力为核心,所以外交军事化或者战略军事化的趋势会越来越强。该区域的美国外交、情报力量都会以美军为重心配合工作。美军“新常态”方案一旦得以贯彻,将是美国大中东-非洲地缘政策军事化的全面升级。

从地缘上而言,强化美国在本地区的伙伴国合作体系,把对美国具有战略价值的国家和非国家行为体绑定在美国的战车上。这个试验田现在的趋势已经不是在非洲本身,而是在整个大中东的发展变化趋势。

中国对美国“新产品”恐怕既需要又忌惮

基于以上分析,我觉得对中国有三个影响。

第一,就目前美国的军事存在,它在非洲提供了一个新的公共产品,在某种程度上是维持稳定和安全的一个因素。

第二,美国军事存在同时又对我们在非洲未来的拓展形成地缘方面的挑战。第一点和第二点之间可能会存在某种潜在的矛盾和两难,所以平衡如何寻求,是将来的一个课题。

第三,中国未来对于维护海外利益和中国的崛起的海外军事存在问题,美国基于非洲和大中东的地缘特点、地理特点,文化、经济、政治、宗教各方面的特点,所总结形成的现在新的战略态势和部署方式,是不是可能成为我们自己未来面对类似问题时候的一个模板?这可能也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中国是非洲的最大贸易伙伴。中资企业活跃的非洲大陆,生活着大量中国劳工和移民。中国国有机构和企业为非洲多国出资并修建基础设施。 自 2005 年以来中国已在非洲共投资 664 亿美元,有 293 个对外直接投资项目,创造130750 个就业岗位。一带一路未来在非洲仍面临现实的难题,主要是不安全和投资环境不稳定。

我的汇报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祁昊天

乔治城大学国际关系专业博士,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并分别于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获得军事战略学、国际经济学和政治学方向硕士学位。曾在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实习,曾为麻省理工学院访问学者,目前为位于华盛顿的Aetos Strategy & Advisory INC.研究部主任。研究及发表内容主要包括国际军事危机博弈与管控、战略与技术战术的关联、军工产业与军火贸易。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罗潇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专访卡尔扎伊:美军在阿富汗另有目的

最 近,阿富汗前总统卡尔扎伊公开谴责美国,引起各界舆论的关注。2001年美国入侵阿富汗之后,卡尔扎伊出任该国总统。他认为,美国在阿富汗有自己的目的。而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更打算向阿富汗增派驻军。那么,阿富汗本土的政府军何时才能独立掌控安全局势?卡尔扎伊对中国的呼吁,又表明了怎样的战略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