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84
No.284

美俄在叙博弈到底有多激烈

The US and Russia in Syria fierce game

作者:孙军 时间:2017年4月10日
月七日,随着59枚战斧导弹从地中海的美军战舰飞向叙利亚空军基地,美俄之间博弈再次升温。

即便空袭行动发生在俄罗斯的深夜时间,但对俄罗斯而言,虽震惊但并不意外。就在美军行动的前一天,俄罗斯中东问题研究所所长萨塔诺夫斯基,为外界解析“当前叙利亚已成为构建国际新秩序的试验场”。

目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优势太大了

目前,在叙利亚领土上,地区大国(土耳其、卡塔尔、沙特、埃及、阿联酋、以色列、伊朗)的利益纵横交错,一些二三类国家:伊拉克、约旦和黎巴嫩也参与其中。叙利亚已成为构建新型国际关系的试验场,当然,美俄两个世界性大国在此展开激烈博弈,在打击国际恐怖主义问题上,尝试建立谨慎的合作。众所周知,一年半之前,俄罗斯空军开赴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

美军炮弹散落一地。

就在几天前,普京指出,俄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合作正在发生积极的变化。“在某些敏感的方向……合作正在加强……我们觉察到美国伙伴对发展协作感兴趣”。白宫也发表声明回应,阿萨德下台问题目前已从日程表中删除。叙利亚反对派的支持者们已经获悉这一消息。高级谈判委员会的声明已经证实,要求叙利亚总统下台已不再是参加政治解决谈判的前提条件。这就意味着莫斯科不会放弃对阿萨德的支持,寻求解决危机途径时,大马士革和叙利亚总统将发挥主要作用,他本人仍是合法总统。

然而,4日叙利亚疑似化武事件改变了这一切。5日,特朗普在与来访的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举行联合记者会时,强烈谴责叙利亚发生化学武器攻击事件。随着蒂勒森要俄抛弃阿萨德,美国的战斧导弹飞向了叙利亚。

美国人尚未在北部重镇曼比季附近建立自己的前哨,因为美军人数太少。而近日莫斯科和大马士革利用叙利亚政府军的力量成功做到了这一点,在这一重要地区取得了对美国的压倒性优势,令美国十分不安,酝酿采取行动,改变当前的不利态势。

如果无法就此问题与莫斯科达成一致,美国将不得不很快撤离这一地区。他们不会与土耳其或自己的盟友交战。俄罗斯则成功完成了主要任务-,在与土耳其濒临的边境地区建立库尔德人缓冲地带,如果一旦将来埃尔多安总统拒绝就叙利亚问题与莫斯科开展合作,这将成为一个重要筹码。并且双方继续就保持战斗航空兵飞行安全问题进行接触。

可以推断,特朗普上台伊始,掣肘颇多。迫切需要时,美国与俄罗斯的协作将通过中间力量(除了叙利亚库尔德人还有约旦人)进行。但是在任何联盟框架内开展联合行动的谈判,绝无可能。来自美国的下一轮信号,显然将在夺取拉卡和在代尔祖尔方向展开行动之后。很可能,这将成为美国及其盟友集中力量粉碎“伊斯兰国”的主要目标。这一地区内除了库尔德人,还有美国、德国在约旦营地里训练的阿拉伯人。

库尔德人飞地与华盛顿战略的基本轮廓

叙利亚库尔德人希望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拉卡之后,进入他们和盟友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的当地联合行政机构。民主叙利亚党领导人萨利赫﹒穆斯里姆接受“路透社”采访时做出上述声明。民主叙利亚党和人民自卫军的武装组织是“民主叙利亚力量”联盟在美国支持下向拉卡发动进攻的主力。

根据叙利亚30多个政党代表大会的结果,3月17日库尔德人宣布,在叙利亚北部成立地区联邦行政机构。这一机构将代表居住在这一地区所有民族的利益。200多名代表(居住在叙利亚北部、东北部的库尔德人、阿拉伯人、亚述人、突厥人、切尔克斯人和亚美尼亚人)参加了“叙利亚民主联邦- 共同生活和民族友谊的保证”论坛。

这样一来,由于总统换届,美国当局在叙利亚的行动出现了暂停。美国及其盟友对拉卡和摩苏尔的猛烈进攻,向我们清晰地展现了华盛顿战略的基本轮廓。

在军事方面主要是加强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力,量迅速完成主要任务——夺取“伊斯兰国”抵抗的枢纽。此后,大部分美军将撤出叙利亚。只保留部分航空支援队、特种部队和后勤保障部队。华盛顿蓝图的基础是在最短时间内粉碎有组织的抵抗,避免陷入游击战。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军对“伊斯兰国”展开狂轰滥炸,毫不顾及平民伤亡。目的显然是对逊尼派居民施加强大的心理影响,因为逊尼派居民把支持“伊斯兰国”作为争取自身经济和社会优惠条件的一种工具。

美军下一步要使“伊斯兰国”与其后勤基地-逊尼派居民之间完全“政治隔绝”。尽管上述会议的参加者成分五花八门,但在叙利亚北部目前占统治地位的还是库尔德人。在美国的默许下,已经开始把逊尼派居民赶往伊德利卜省,或阿扎斯和杰拉布卢斯之间的“土耳其地区”。这可以保证他们不在“库尔德人”地区进行游击战抵抗,有可能在叙利亚北部建立类似于伊拉克的库尔德人聚居区。亲沙特的伊斯兰伊德利卜省,不会积极与库尔德人作战,而要集中力量对抗大马士革。美国与沙特磋商时讨论了这个问题。

这种态势下,基于美国的战术,莫斯科可以充分发挥宣传优势。在叙利亚北部建立库尔德人飞地(事实上存在)符合俄罗斯的利益,因为美国主导建立,将承担由此产生的消极后果,首先是华盛顿与安卡拉之间的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土耳其将保持对库尔德人咄咄逼人的态势,无暇集中主要力量对付大马士革。

这种态势要求俄罗斯必须在控制代尔祖尔时取得对美国的优势。否则美国将跨越纯库尔德人地区的“红线”。一旦他们在这一地区获胜,将会出现第二个伊德利卜省,未来谈判中这将是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地区。这一点对俄极为不利。

机堡内毫发无损的叙空军战机。

土耳其撤出叙利亚

土耳其总理3月30日宣称,与叙利亚自由军一起成功结束了“幼发拉底之盾”战役。并解释说:新的军事行动可能准备用于打击“伊斯兰国”和应对国家安全威胁。土耳其宣称已经成功结束在叙利亚的战役。三月初土耳其当局还信誓旦旦,不夺取北方重镇曼比季誓不罢休,但现在安卡拉被迫修正自己的计划,因为对于土耳其参加控制拉卡,美俄立场十分消极。

根据莫斯科和华盛顿达成协议的结果,曼比季的一部分及其郊区由叙利亚政府军控制,如果亲土耳其的武装反对派和土军挺进这一地区,曼比季会成为一个前哨基地。

美国还拒绝让埃尔多安提议的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领袖巴尔扎尼前往叙利亚,土耳其总统对美俄最新的立场十分不满,对俄罗斯的小麦提高了进口关税,并中断了与克里米亚的航运。

此外,有意阻挠阿斯塔纳叙利亚各方谈判的下一阶段,指使反对派亲土耳其组织的代表拒绝参会。美国插手消灭“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堡垒,在土耳其边境建立库尔德前哨,削弱了反对派从土耳其获得物资-技术支持的来源,因为这种保障取决于埃尔多安的行动。华盛顿与安卡拉的分歧进一步增大。

土耳其领导的声明显示,埃尔多安已经开始从叙利亚撤退。这会导致叙利亚北部的局势进一步固化。美国国务卿3月30日抵达土耳其前夕,安卡拉发表了调解声明。据埃尔多安评估,此访表明美国支持叙利亚未来的“划时代全民公决”。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赵全敏 制作: 罗潇(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中方在习特会展现大手笔:冲击特朗普对华政策思考

曾有形容,“特习会”是今年“全球最期待的领导人会晤”。4月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首次会面,比外界原先预料的早了三个月。紧急与重要性不言而喻,外界也因此对这场会面的实质成果紧盯不舍。几日来,海湖庄园传出大量会晤现场的图像和视频,这给观察者一个清晰的感受: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