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85
No.385

凤凰大参考 | 两岸学界对论专栏

2018,两岸小心的一个新雷

作者:范笃 时间:2018年1月4日
2018
年伊始,《凤凰大参考》联手台湾《旺报》,推出“两岸学界对论”专栏:一个主题,两面论述。

其实,跨入2018前,两岸关系一个新的巨大变数乍然出现。

台湾新版“公投法”,获台立法机构三读通过,其暗含的冲击非同一般。本文为陆方学者的论述。

为何说这是一枚深埋的巨雷?

2017年12月12日,台湾地区“公民投票法”修正案在民进党力推、国民党放水,甚至加码的情况下,获台立法机构三读通过。此次台当局的重大修法动作,给岛内政局与两岸关系投下震撼弹。

尽管新版“公投法”的适用范围排除了两岸政治协议,以及“领土变更与修宪”两大危险领域,暂时拆除了看得见的两岸关系未爆弹,但是大幅下调提案、连署、通过、投票年龄门槛,给两岸关系埋下新的巨雷。

可预计,新版“公投法”通过后,游走“法理台独”与“事实台独”之间灰色地带,暗含“主权”意涵的各种“变相台独公投”,“擦边球台独公投”或将层出不穷,给未来的两岸关系增添新的巨大变数,甚至,很有可能成为引爆两岸新一波冲突对抗的巨大隐患。

台当局的“公投法”于2003年制定,是当时岛内政党斗争的产物。一直以来,民进党等“台独”势力,苦于“公投门槛”过高,无法顺利推行“台独”政策主张,而将其视为“鸟笼公投”,作为长期攻击的靶子。然而转折在2016年出现,民进党再次执政,并首次成为立法机构“第一大党”,接着便着手推动“公投法”的修订。经过各股政治势力的拉扯较量,最终,民进党版的修正案在其多数席次保证下获得通过。

时代力量党团主张公投法纳入领土变更及两岸协议均遭朝野其他党团否决。

新版“公投法”较之老版,主要变化可以概括为“四降一废两排除”,即“降低公投提案门槛”、“降低公投连署门槛”、“降低公投通过门槛”、“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废除‘公投审议委员会’”与“公投”范围排除“领土变更与修宪”以及两岸政治协议。除此之外,新的变化便是开放电子连署,以及赋予“行政院”发动公投的权力。

新版“公投法”通过后,岛内媒体纷纷聚焦其给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带来的连锁效应。在谈到其对岛内政局社会的影响时,大多数舆论都认为,这部新的法律大幅降低“公投”提案、连署、通过的门槛,并废除“公投”的诸多限制,届时以往被批为“鸟笼”的“公投”将打开笼子的大门,在台湾到处乱飞。

这样的结果将是“打开台湾民粹动员的潘多拉盒子”,成为“台湾社会新灾难的开始”,也将“成为台湾社会新的乱源”。

总而言之,这部新版“公投法”虽然让一部分人欣喜“还权于民”,但更多的人担心的是,它给台湾社会带来的负面影响。人们普遍担忧,此法一出,台湾社会将出现各种类型的“公投”议题,一旦某一特定团体对执政当局的政策不满意,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发动“公投”,并很有可能获得通过。

如此一来,台湾社会将永无宁日,台湾民众将被迫吞下“少数人决定多数人命运”、“尊重了少数,忽视了多数”的苦果。

对两岸关系的主要祸害是什么?

当然,对于笔者而言,最为关注的,还是这部新法到底会对两岸关系产生什么样的具体负面影响。

“公投法”的最终版本,已将“领土变更与修宪”,以及两岸政治协议两项最具敏感的议题,排除在“公投”范围之外,这着实让外界对“法理台独”触动战争引信松了一口气。排除这两项内容,外界暂时可以不用担心岛内某些政治势力“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发动“法理台独公投”、挑战大陆的对台政策底线。

但是,深入了解岛内政局和两岸关系的人们会发现,其实这部新版“公投法”虽然拆掉了一个看得见的炸弹,实际上却埋下了一个隐藏的地雷,其带给两岸关系的风险与威胁不容忽视。

具体而言,新版“公投法”通过后,各种游走边缘地带、打插边球的“类主权式台独公投”、“准主权式台独公投”,就会在各路牛鬼蛇神、跳梁小丑的推动下不断出现,甚至很有可能获得通过,从而给两岸关系带来巨大危险。

“变相台独公投”至少可有四种

从目前浮出水面的信息观察,“台独”势力可能操作的此类“变相台独公投”至少有以下四种:

第一,“和平中立公投”。 这种变相搞“一边一国”、凸显台湾“主权国家地位”的“公投”,近年来获得陈水扁副手吕秀莲的不断力推。

鸟笼公投法修正展望‘和平中立’公投记者会现场。

新版“公投法”通过后,吕秀莲就已扬言,只要“公投法”的施行细则一公布,她就会立刻将已经连署好的第一阶段“和平中立”连署书送进“中选会”。此类“公投”摆明了具有“一边一国”意涵,是在搞“一边一国”,但是新版“公投法”可能很难限制,因为它既不涉及“领土变更与修宪”,也不涉及两岸政治协议,不排除有成案的可能。

第二,“改‘国歌’公投”。 此类涉及“象征性国家符号”的“公投”,很有可能成为下阶段“台独”势力挑战大陆政策底线举动。

目前出现的“改国歌公投”、将护照上的“Republic of China”移除,都属于这种类型。尤其是在所谓的“国歌”问题上,虽然目前岛内民调显示其可能性不高,但因其只是行政命令层次,对它的更改根本不涉及“修宪”、“制宪”,所以一些“台独”势力就会幻想,这不会触及大陆对台政策红线,从而铤而走险,贸然推动。

第三,“拆省公投”。 新版“公投法”一出,岛内各种脑洞大开的“鬼主意”,就立即出现。

其中,值得关注的一个,便是这种所谓的“拆省公投”,即岛内有些媒体描述的将“台湾省”拆成几个省。比如,提案将桃园市改为“桃园省”,将台中市改为“台中省”,将台南市改为“台南省”。如此一来,将台湾省拆成四、五个省,满足一下“台独分子”的意淫。此类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主意,摆在今天民粹泛滥的台湾,也并非没有可能,一旦成案,势必同样会给两岸关系造成巨大冲击。

第四,“涉外凸显主权国家地位的公投”。 此类公投,在过去曾多次出现,2004年时的“入联公投”、“返联公投”就属此类。

过去,因为门槛很高,未能获得通过。但是这两个旧的案子,如果按照新版“公投法”的通过门槛,都能获得通过。在当前涉外事务冲突加剧的情况下,岛内某些政治势力借助此类议题,捞取政治资本的可能性更高。日前,有台湾人士就放话称,未来将推动台湾加入WHO的“公投”。这一迹象说明,“公投”的“潘多拉盒子”打开后,今天加入这个国际组织,明天加入那个国际组织的“公投”,或许将层出不穷。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将不断给两岸关系的伤口上撒盐,让本已陷入僵持对抗局面的两岸关系,更加无转圜改善的空间。

以上列举的,只是目前暂时浮出水面的一些“公投”类型,未来“台独”势力为了政治利益,不排除“脑洞大开”,搞出更多的花样名堂。

“入联公投”曾遭到台湾民众反对。

需要高度警惕的开始

新版“公投法”通过后,虽然外界普遍认为,此次通过的版本,没有将两岸政治协议与“领土变更与修宪”纳入“公投”的范围,暂时避免了两岸直接摊牌的危机。但是从风险意识的角度考虑,除了上文提及的“类主权议题公投”,将严重伤害两岸关系,更为严重的是,它还有可能给两岸关系带来更为深层的危机。

诚如一些学者所提醒的,新版“公投法”所产生的外溢效应值得警惕。比如,此次新版“公投法”,将投票年龄下修至18岁,很可能给台湾政坛产生“催化作用”,下一步很有可能会催生“公职人员选举罢免法”修正案的出台,然后在此基础上倒逼“修宪”,以最终在“宪法”层面上把选举年龄下调至18岁。

一旦搅动“修宪”的浑水池,岛内某些政治势力就很有可能借机大做文章,不知道会搞一些什么幺蛾子,来搞乱两岸关系。所以说,新版“公投法”,虽然表面看起来对两岸关系的伤害目前还不大,但若从风险防范的角度来看,岛内任何政治势力在这个议题上做的文章,都需要高度警惕。

总之,新版“公投法”给两岸关系带来了新的风险,新的威胁。不过,正如一些岛内学者所说,这部新版“公投法”是一部“引火自焚法”,如果岛内“台独”势力胆敢利用它,触碰大陆对台政策的底线,换来的只是更快的灭亡。对于大陆来说,擦亮双眼,紧盯“台独”政客的一举一动,并全面厘清“台独”的边界,消除“台独”分子幻想的灰色地带,一定能够将各种“变相台独公投”予以扼杀。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范笃

中国社科院台湾问题专家。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越南是最了解中国的国家

11月,马云在越南演讲时,一名“粉丝”冲上讲台,被安保人员拦下后,他向马云下跪致敬。 这一幕,在越南网民中掀起了轩然大波。有些人认为,这严重丢了越南青年的脸,让越南人在中国人面前矮了三分,还有些人则认为,这只是向偶像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没必要小题大做。这个现象突出暴露了当前越南在中国面前的复杂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