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81
No.281

凤凰大参考专访
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莫汉

作者:杨嵩孛 易心
时间:2017年4月20日
日,卡内基印度中心主任拉贾•莫汉访问北京。在齐家园外交公寓旁的一家云南餐吧,莫汉与凤凰大参考进行了轻松却又深刻的对话。

莫汉非常善谈,思维清晰,对中国的了解令人印象深刻。而他对中印关系特点的总结,更让我们看到,中国舆论所关注的话题,在印度的思考原来如此不同。

本章为此次专访的上半部分,“一带一路”和中印关系。

印度为何对“一带一路”如此纠结

凤凰大参考:首先请您谈谈对北京的印象,您这次访问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拉贾•莫汉:过去三十年来,我经常来北京,这次应该是我第14、15次来了。我去过中国很多地方,如深圳、西藏、云南、大连等。虽然我不会说中文,但我对中国文化非常了解。

每一次来,我会发现中国又进步了,中国发展的步伐总会让人惊讶。因为中国在过去30年所取得的成就,用任何标准来衡量,都是非凡的。这一直让印度人备受激励。这也说明强大的政治战略,能让一个国家和人民从困境中走出来。

拉贾·莫汉(左)接受凤凰大参考专访。

凤凰大参考:5月份中国即将举办“一带一路”峰会,全球很多国家都会参与,请问您对此如何评价?

拉贾•莫汉:我一直在关注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并就此写过一些文章。我注意到在习近平主席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之前,这一战略在某些层面已经初具雏形。中国过去曾有“西部大开发”政策,由此我开始关注中国西部的开发:云南、新疆、西藏,也就是靠近印度的这些地区。

我们注意到这些地区的变化,一边不断在建设新的铁路、石油管道,另一边中国又将这些地区和周边的国家连接起来。这些都是实质性的成效。如今的“一带一路”战略的规模和范围都要超出“西部大开发”。后者主要面向国内,前者则面向外部世界。从历史上看,这也是最伟大的国际战略之一,因此很多国家都支持中国的“一带一路”,包括我们的邻国。就在不久前,联合国通过的一项决议支持“一带一路”。

凤凰大参考:但在我们的印象里,印度一直排斥“一带一路”,您能解释一下原因吗?

拉贾•莫汉:我认为印度对于“一带一路”的态度是很复杂的。对于“一带一路”不同组成部分的态度也是不一样的。

对于其陆上的部分,印度曾对“中巴经济走廊”提出反对,该走廊穿越印巴存在争议的巴控克什米尔地区。因为印度关注的是主权问题。就像主权问题对中国很敏感一样,印度对此也很敏感。而且中国在“中巴经济走廊”的一些活动,是在印度所主张的领土范围内。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反对“一带一路”的全部。比如对于将云南、缅甸、孟加拉、印度连接起来的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印度是支持的。

下个月,在新德里就会有一个相关会议。对于“一带一路”中没有主权争议的部分,我们和中国会展开合作协商。

对于海上丝绸之路,又是另外的问题。印度并不确定,或者说我们有一些猜测,如对于中国在斯里兰卡的港口项目是军用还是民用?是有战略目的,还是出经济目的?是否会成为中国海军基地?因此我们需要通过对话来了解对方的担忧。所有这些问题都需要区别对待。印度的态度是,我们在对整个倡议正式表示支持之前,还需要更多的讨论。

与此同时,加强建立与他国的联系对于印度很重要,对中国也很重要,对于我们的邻国也如此。因此,我们的出发点是一样的。问题在于,我们需要注意一些项目对他国可能造成怎样的影响。

凤凰大参考:所以您认为我们应该逐个解决这些问题?

拉贾•莫汉:是的。拉贾•莫汉:是的。

五点总结中印 两组三角关系尤微妙

中印地缘情况。

凤凰大参考:您如何评价当前的中印关系特点,双方最大的共同利益是什么,矛盾又是什么?

拉贾•莫汉:我认为中印关系经历了很多不同的阶段。例如,在后殖民主义时期,中国人民和印度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并肩抵抗帝国主义,有着共同的愿望。所以双方有很多共同点,有很多合作。在第二个阶段,新中国和新印度原本有希望共同合作,但却因为边界、西藏等问题产生纠纷,在1962年发生边界冲突。在第三个阶段,从60年代早期到80年代,两国之间没有往来。此后的阶段则是从1988年至今。我们见证了中印关系不断巩固,让我们的边境维持安全,扩大经济合作,在多边问题上合作,如中印都是金砖国家(BRICS)成员。因此过去30多年来,两国关系持续扩大,但同时,也有一些问题重新浮出水面,它们主要存在于下面五个方面。

其中之一是关于边界。尽管中印边界仍和平,但不断有紧张的局势。印方认为,中国军队的活动越来越靠近中印边界,边界本身也有争议,因此时常有互入对方边境的事发生。而且这些紧张事态的频率也有所增加。而且,由于两国没有关于边界争议的决议,这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

第二个方面是经济关系。两国的经济纽带显著增长,同时印度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也在增长。印度对中国双边货物贸易额为700亿美元,其中约500亿美元都是贸易逆差,也就是说,印度对中国的出口贸易额仅有100亿美元出头。所以这对印度是一个大问题,印度认为,必须对此有所行动。

第三,围绕中国与巴基斯坦,印度与美日的关系。中国和巴基斯坦建立了全天候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对此印度并不反对,但我认为这种伙伴关系对印度的利益是存在敌意的。如印度希望在巴基斯坦进行反恐行动,但对于印度将武装组织“穆罕默德军”的头目马苏德列入联合国安理会制裁名单的申请,由于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关系,这没有得到中国的支持。过去几年来,中国和巴基斯坦关系正在加深,同时也对我们造成了影响。

同时中国也抱怨印度和美国保持紧密的关系。对此印度表示,中国自身和美国的关系的规模远超出我们和美国的关系,你们的贸易额更大。特朗普总统将在4月和习近平主席会晤。当中国抱怨印度和美国走得太近时,印度会表示,当中国在上世纪70年历代和美国恢复外交关系时,那时印度和美国的关系并不好。

印度的两个意愿感觉被中国阻拦

凤凰大参考:对于双方关系的未来发展,您认为竞争大于合作吗?

拉贾•莫汉:我认为作为大国,我们都会和其他国家有联系,但我们要确保这不能伤害他国利益。那么我们如何做到这一点就是关键所在。

第四,印度一直希望在国际社会发挥更大作用,印度希望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同时印度也希望加入核供应国集团。在这两个问题上,中国都在阻拦印度。因此从印度一方来看,我们会认为中国在试图阻止印度的崛起,中国不希望印度成为一个国际舞台的大国。正如中国有句话:“一山不容二虎。”亚洲不能有另一个国家占据和中国类似的位置。

最后,还有中国与印度的小国邻居的关系,或者说中国不断扩大的影响范围与印度国家利益之间的问题。中国声称印度反对中国和尼泊尔、斯里兰卡的关系。印度则表示,中国试图将这些小国从我的身边带走。

因为中国和印度都在发展。这也成为两国之间的一种摩擦。如印度和越南关系,中国指责说,这是在插手南海问题。印度则反问:中国想在印度洋做什么?

所以,这五个方面中国的印度的关系存在问题。对于两国而言,我们的挑战是如何处理两国双边关系的新阶段。这是对我们的政治智慧的考验,怎么控制缩小两国之间的摩擦,扩大合作领域。强调积极的方面,弱化消极的方面。

凤凰大参考专题文章为本栏目特约,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拉贾•莫汉(C. Raja Mohan)

卡内基印度中心的主任。印度外交政策顶尖分析师,南亚安全、亚洲大国关系和军备控制问题专家,《印度快报》外交专栏作家,新加坡国立大学南亚研究所的客座教授,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委员会成员。

2009年至2010年,莫汉获封美国国会图书馆外交政策和国际关系方面的亨利•艾尔弗雷德•基辛格学者。此前,他是新德里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大学和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拉惹勒南国际研究院的教授。莫汉还曾担任《印度教徒报》外交编辑和驻华盛顿记者。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罗潇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包括中国 土耳其选择转向东方之路

对于土耳其改行总统制,西方媒体集体炸锅,哀叹土耳其的民主终结于4月17日。埃尔多安的权力大增,似乎伴随着与西方距离的拉远。那么,土耳其到底想走一条怎样的道路?在土耳其爱国党主席多乌·佩林切克与凤凰大参考对话的第二部分,我们会猛然发现,在这次修宪公投前,土耳其人已经走在了转向东方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