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278
No.278

两岸统一才能兑领的
68箱巨额债券

作者:陈咏江 时间:2017年4月1日
日,国民党宣称找到一批在大陆取得的巨额债券,表明其对台湾的贡献,以期缓解在党产议题上的被动处境,但遭到民进党当局的冷嘲热讽。按照民进党的思维,追杀国民党党产时要追诉历史源头,躲避债务时却割裂两岸历史连结,无视逻辑上的自相矛盾,更缺乏对债权人最起码的尊重。

而特别值得重视的是,在蓝绿围绕党产的吵闹声中,似乎已经被遗忘的大陆普通债券持有人的债权更应该被提及。

突然出现数额惊人的巨额债券

3月17日,国民党举办记者会,称其清查旧有党产时,发现一批1947年国民党政府发行的第二期美金公债,本息合计3648.09万美元。根据当时美元与黄金挂钩的金本位制,35美元可兑换成一盎司(31.1035克)黄金,这批债券换算成黄金为104万2312.0143盎司(约相当于3万2419公斤),以3月10日黄金价格每克新台币1188元计算,约值新台币385亿1439万8000元。而截至2016年,国民党包括银行存款、土地房屋、投资事业等所有财产在内约新台币166亿元。

对于巨额财产的真实性,国民党行管会主委邱大展表示,该党文献多次记载这笔黄金债券,在战乱中由专人辗转运抵台湾,后委托中国信托商业银行保管,债票总计20万809张,分装于68箱内,得以保存至今。1989年2月,国民党办理法人登记时,列入所附的财产汇总表。

去年,国民党曾与中国信托商业银行商洽取回该笔财产,但依“两岸人民关系条例”,1949年以前在大陆发行的公债,在国家统一前不予处理,故未获同意,至今仍留存银行,有拍照为证。

并不为众人所知的巨额公债。

为何此时公布并不为众人所知的巨资

面对民进党当局对国民党党产步步紧逼的追杀,这是国民党的情非得已之举。

民进党首次全面执政后,凭借“立法院”人数优势,强行通过涉嫌“违宪”的“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处理条例”(简称“不当党产处理条例”),建立追缴国民党党产的法源依据。随后成立的“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简称“党产会”)由陈水扁御用律师顾立雄出任主委,更是以彪悍做法先后冻结国民党现金流、斩断中投与欣裕台公司对国民党的财源输送,并拟充公国民党拥有的不动产、打击国民党外围组织、追征当年出售党产所得,让向来阔绰的国民党沦落到发不起工资、靠募款度日的艰难境地,陷入惶惶不可终日的绿色恐怖之中。

由于“不当党产处理条例”要求国民党1年之内申报所有财产,否则直接视为不当财产,国民党最迟也要在今年内申报这笔财产。而当下,国民党正处于党主席选举前的不稳定阶段,在党产议题上,国民党“立院党团”及党内各方势力,并不能发挥战斗合力,洪秀柱领导的国民党中央在缺人缺钱的情况下要应付追杀,压力已到临界点。

这批巨额财产在法律属性上属于“政府对国民党债务”,“两岸关系条例”中也认定属“国家债务性质”,加上大法官释字475号解释更赋予此为债权人“对国家之债权”。对国民党而言,公债债券显示的“不是国库通党库,而是党库支持国库”。公布这笔财产,至少可以在形式上表明,国民党党产并非一味负面、只取不予,而非绿营所塑造的“国民党就是掠夺台湾的寄生虫”形象、“国民党亏欠台湾”,可以凸显国民党在台湾存在的正当性。所以,邱大展一再强调,这是“中华民国政府”对国民党的债务,蔡当局应正视国民党的贡献。

国民党搬出金山银山,也不会制止民进党的荒谬

虽然国民党当年从大陆搜刮的美元、黄金成为台湾稳定经济的基础,但民进党当局上下对于国民党大动作公布巨额债券,只是摆出冷漠嘲讽的姿态。

“党产会”发言人施锦芳。

“总统府”发言人林鹤明称,这是国民党1947年训政时期在中国大陆执政时所发行的一些债券,“与台湾人民何干”。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发言人施锦芳则认为“国民党以前都不知道自己有385亿”,“这很好笑”。民进党立委庄瑞雄讽刺,“这不是挖到宝,而是看到鬼”。民进党“立委”林俊宪也嘲讽国民党“兑领得到才有鬼”。

在民进党的政治逻辑里,无论其执政好坏,只要其主要政治对手国民党被打趴下,就可以实现长期执政的目的。为清算斗争国民党,不惜破坏法制基础,更遑论国民党的抗辩努力。也就是说,国民党即便“掏心掏肺”、搬出金山银山,在民进党无意与其共存的绿色恐怖之下,也是枉然。

同样的,在民进党的逻辑里,“台独”是党纲所明确规定的,也是民进党上下所接受的“理所当然的现状和方向”,其追杀国民党的行为,也就不必跟大陆发生任何关系,哪怕是历史上的传承关系,“关起门来打就够了”,发生在大陆的事情自然是“与台湾人民何干”。所以,才会发生追讨国民党财产时是从1945年起算,但国民党提出对政府的债权(1947年的债券)后,蔡当局才会毫无包袱的以轻佻态度回应,才会毫不犹豫的说出“与台湾人民何干”。这种斗争时溯及既往到最大限度,躲债时割裂历史不顾史实的矛盾做法,在民进党那里居然融为一体,却那么自然、那么理所当然,不禁让人怀疑,民进党主导下的台湾政治将会继续堕落到何时。

披露巨额债券行为,或为重启偿还埋下引信

1947年3月29日,国民政府颁布“美金公债条例”,发行1亿美元的公债,年利率6%,偿期为10年,但只偿还了两年。除了国民党持有的债券外,大部分债券是大陆的老百姓用血汗钱换购的,这些人的权益如何保障却成了舆论的盲点。

依“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规定,国家统一前有两类债务不予处理,一是1949年以前在大陆发行尚未清偿之外币债券及黄金短期公债,其次是国家行局及收受存款的金融机构在大陆撤退前所有各项债务。而根据 2009年大法官释字475号解释,当年“因国家发生重大变故导致政府迁台”,因此债券担保的基础已变更,若现在由政府清偿,显违公平原则,故判定“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中不处理债券的规定并未“违宪”。

由此,债券持有人要想在岛内循体制途径取得债权,几无可能,只能是期望两岸早日统一,或进入统一议程后纳入该项议题。或许,国民党今日披露巨额债券这一行为,能够为将来重新启动普通人的债权偿还埋下引信。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凤凰国际智库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陈咏江

中国社科院台湾研究所政治研究室助理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法学博士。研究领域专注于台湾政治,法律,国民党党产等。先后参与多项省部级课题研究,在各类期刊杂志发表文章百余篇。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罗潇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五位中外观察家为何给特朗普“差评”?

两个多月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观察家和思考者的眼中,形成了怎样的形象?对此,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前主席、前美国驻华大使博卡斯,澳大利亚前外长鲍勃卡尔,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黄靖,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于2017博鳌亚洲论坛年会期间,在中国国际电视台《对话思想者》电视论坛展开一场激烈辩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