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参考 No.369
No.369

胡逸山:
特朗普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作者:易心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着一带一路推进,以及当今世界秩序演变,文化、贸易与国家关系三者间的联动,成为越来越值得学界紧密跟踪的话题。

近日,在新加坡举行的“国际华人文化周”,恰让我们看到全球华人对这一问题的即时思考。

巧合的是,“国际华人文化周”举办期间,也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首访亚洲之际,这让《凤凰大参考》与马来西亚前首相政治秘书胡逸山博士,在文化周活动上的独家对话更多了实际参考背景。

不认会像奥巴马那样,有相对的雄心大略

11月8日,胡逸山在新加坡“国际华人文化周”上做论坛演讲。

凤凰大参考:外界十分关注特朗普的亚洲之行,在他12天的行程中,分别涉及亚太政策,东南亚,以及东北亚。关于亚太政策,外界都在关注一个新概念——“印太战略”。您认为这是一个成型的概念吗?

胡逸山:首先我们从一个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在特朗普短暂的、已实施的各种外交举措看,我不认为这一理念很重要。我不认为特朗普像以前的奥巴马,会有相对的雄心大略,有类似重返亚洲和再平衡这样的区域战略。

特朗普及其所谓的“印太战略”,在很大程度上其实是将美国这些年来,在太平洋地区和印度洋地区所做的各种行为的统和。我不认为他因为有了这个“印太战略”,就会把更多的美国武装力量调来这里。坦白说,我不认为是这样的。

即便特朗普想要有一个战略,他也会更着重于依靠盟友,比如日本、澳大利亚、印度。那么这将意味着这几个盟友的军费要增加,向美国购买更多武器,巡逻更频密。除此之外,我并不认为美国在这里会有更大的存在。所以在这样的基础之下,我们正拭目以待,这个到目前为止还极为模糊的“印太战略”到底会怎样,目的是什么,以及到底谁会参加。

凤凰大参考:的确,这一概念的提出给人十分突然的感觉。

胡逸山:盟友之间需要强调自由与开放,可是目前并没有自由贸易的严肃存在。比如说,以前澳大利亚和日本与美国有签订TPP,但现在被他一手推翻,那么到底自由和开放从哪里看出来呢?这个概念不是一个组织,应该只是一个倡议和构思。外界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

此外再看特朗普的政府,他们如何推展这个所谓的“印太战略”呢?我个人是认为不会推展的太过积极,因为外交向来都不是其首要考量。

即便欧洲都不会太有亲密感,何况东南亚?

凤凰大参考:但我们看东北亚,特别是日美同盟,似乎变得更加紧密?

胡逸山:东北亚课题的确有迫切性,主要是因为朝鲜这些年来的一系列动作,公然违反联合国的一些决议案,进行核导试验,导致周边各国都很紧张。比如,朝鲜的核试验地点距离中国仅60公里,日本则更加怕飞弹在头顶横穿的危险,韩国更不用说了。

特朗普以及东北亚相关的领导人们,不管是日本、中国、韩国,大家都是要寻找一个最低的、共同可以接受的方法和共识抑制朝鲜的鲁莽行为。假如说特朗普这次亚洲之行有哪些较迫切的问题,以及可能会有的实质成果,最可能的地方就是在东北亚。

凤凰大参考:东北亚距离东南亚很远,那边的事态紧张和波动,会对东南亚会形成联动影响吗?

胡逸山:本来朝鲜半岛的问题和东南亚是没有一定联动的,就像你所说的,距离上很远。但在今年2月,朝鲜最高领导人的哥哥在马来西亚被杀,即便我们想置身事外,但这样的事件却是不顾其他国家主权的做法,并且还扣留人家的外交官,这就会在东南亚地区形成一股反感的情绪。所以,朝鲜在东南亚传统上的一些贸易伙伴,现在也纷纷关上大门了。

东盟峰会领导人牵手合影。

凤凰大参考:特朗普此次访问在菲律宾和越南都有活动,那么该地区的学界和战略界的主要关注点和预判是什么?

胡逸山:坦白讲,我们首先不敢对他有太大的期望,因为即便是欧洲,特朗普都不会与之有太多的亲密感,或者是把对欧洲的政策看成是很重要的政策等等,更何况是东南亚呢?

第二,在没有期望的基础上,我们同样也需要一个理清。我们必须了解:如果美国的确对我们(东南亚)不感兴趣,那就要说清楚,而这也不要紧,我们就可以再去找其他伙伴,比如中国,甚至印度。我们只是要讨一个解释,一个理清,一个说法而已。因此,我不认为我们会期望在特朗普的这次来访期间,达成新的协议。

这让我们有釜底抽薪感觉

凤凰大参考:特朗普退出TPP时,我们在东南亚看到了很多震惊。

胡逸山:对,是震惊。说到TPP,许多东南亚国家,包括马来西亚,越南等等,他们的当政者是在当地反对的情况下,极力坚持才加入的,但最终竟然是一向处于主导地位的美国宣布退出,这让我们有釜底抽薪感觉啊。

这让很多东南亚国家对美国,我不敢说是诚信方面,但至少对美国的外交政策在这么短时间发生这么大的转变,而心有余悸。

凤凰大参考:会感觉有些随意。

胡逸山:对啊,所以不能对特朗普有太大期望了,希望理清他的立场就满足了。

我们与中国有“低垂果实”可摘取

凤凰大参考:最后一个问题,关于“一带一路”。中国国内有专家学者认为,东南亚处于“一带一路”的核心地位。

胡逸山:这是一个很自然的核心地位,因为中国跟东南亚在传统上,不管是贸易往来,人员文化的交流等等,都是十分频密的。而在“一带一路”的倡议下,更会得心应手的来做一些事情,会有比较所谓的“低垂果实”可以去摘取。

凤凰大参考:比如说?

胡逸山:比如中国跟东南亚的贸易历史悠久,而且量很大,除了跟美国、日本、欧盟之外,后面就是东南亚最大。如果把基础设施搞的更好一点,铁路和公路多建几条,港口多建几个,这些贸易可就能以倍数增长。

如果你去找一些中亚国家,他们对贸易这个概念跟特朗普的理念有相似的方面,都有一点点反感。他们会问为什么需要更多贸易?我们自己搞就可以了,为什么要做生意?可是东南亚国家毫无疑问,期待的是必须做贸易,尽快做贸易,以及如何才能做出更好的贸易。

凤凰大参考:我知道,马来西亚的总理纳吉布,2016年底访问中国的时候,签了很多大单。

11月3日,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和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共同在吉隆坡宣布,马来西亚DFTZ(数字自由贸易区)全面启用。

胡逸山:也逐渐落实了。比如说前几天,马云要把马来西亚当成是东南亚运营的基地,我们马来西亚政府也积极的建立这样一个物流基地,跟马云合作。对我们来说这是好事,有更多贸易了对不对?

凤凰大参考:在经贸进展比较的理想情况下,政治也是很受舆论关注的一个层面。比方说(明年)选举可能会对经贸的影响?

胡逸山:不会影响的。事实上,中国跟外国交往的时候,大多与当权政府交往更为频密,但在野人士看了就会批评,然而一旦在野的变成当权的,就会停止批评,就是这么简单。他们并没有意识形态上的不同,还会照常做生意,并不反对。

凤凰大参考: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真的要参加下一届选举吗?

胡逸山:我不知道,但整个反对党肯定是以他马首是瞻了。

凤凰大参考:非常感谢。

凤凰大参考文章为独家出品,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及作者姓名,违者必究。

胡逸山

马来西亚前首相政治秘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国际研究院兼任高级研究员。胡逸山在各界十分活跃。他来自沙巴州亚庇,19岁考获3个学士(机械、航天工程及德国文学),接着在两年内取得2个硕士(工学和国际工商管理),24岁获得法学博士,自小被赞誉为“神童”。他通晓5国语言,目前是联合国顾问、大学讲师、研究学者等。在新加坡举办的“国际华人文化周”论坛活动上,他首次接受《凤凰大参考》的专访。

二维码

凤凰大参考

扫描微信

关注微信公众号

凤凰大参考出品

策划:易心 制作:崔梦肸(实习生)

栏目合作:zhaoqm@ifeng.com

下一篇

时殷弘:"印太"没有经济支柱

在特朗普首次访问亚洲的背景下,《凤凰大参考》对国内外著名国际问题学者进行专访,做了一次多角度的立体评论。这些评论跟随特朗普的亚洲脚步,陆续推出。 本文《凤凰大参考》对话中国著名美国问题专家时殷弘,试图对特朗普首次访华成果,以及中美关系走向进行解读。